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婆家
    “看,那座二层楼就是我家。”

    顺着岳文的指点,葛慧娴看到成排的的二层楼,迤逦在

    眼前展开。嗯,这是一个富裕的镇,葛慧娴心里蓦地一松,两人在一起谈情爱,好似蜜里调油,却很少到自己的家庭,更遑论家境,现在看来,男友的家庭拿出剩下的房款,问题不大。

    本来她也是作好打算,如果岳文家实在有困难,他们就向银行申请贷款。

    “妈,爸,慧娴到了。”刚进院子,岳文就喊了起来。

    “慧娴来了?”几乎就在同时,岳文的母亲方秀兰、父亲岳魁和妹妹岳言就从屋里迎了出来。

    葛慧娴不禁睁大了眼睛,她赫然看到方秀兰的手里夹着一枝烟,见到她,方秀兰顺手把烟头扔到地上,热情地接过葛慧娴手里的东西,“快进屋,走了半天,累了吧?”

    压制着惊讶,她看看岳文,岳文也朝她挑挑眉毛。

    葛慧娴瞟了他一眼,落落大方道,“阿姨好,叔叔好,这是妹吧?”她看着岳言。

    姑娘从头到脚透着古灵精怪,正从头到脚地打量她呢,“你就是我未来的嫂子吗?这么漂亮啊!”她拖腔拉韵,声音娇娇的,细细的。

    葛慧娴还没来得及谦虚,方秀兰就道,“怎么话呢,现在就是你嫂子,怎么还未来的!快,快,慧娴,屋里坐。”她长脸细眉,声音挺粗,语气却不容质疑。

    岳魁一脸络腮胡子,眉开眼笑地跟在后面,看着这张笑脸,葛慧娴能从心底里感受到他内心的喜悦。

    “走了多长时间,饿了吧?”岳魁忙不迭把水果放到茶几上。

    “是有些饿……”岳文道。

    “我没问你,我问慧娴。”岳魁一下打断他,热情地对葛慧娴道,一句话,又逗得葛慧娴又笑起来。

    “我也饿……”岳文辩解道。

    “男人,饿两顿没关系,你看你,”岳魁打量一下岳文,“都成副书记了,……把衬衫掖裤子里,麦糠搽腚,不利不索……怎么给领导留下好印象?”岳魁看看岳文,先训上了。

    葛慧娴看着这位未来的老公公,又被惊着了,这是岳文嘴里的那个津门下乡知青的老爸吗?话可真不是知识分子的样子啊!

    她起身把带的礼物放到茶几上,“叔叔阿姨,也不知你们喜欢什么,我们就随便买了点。”

    方秀兰笑道,“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啊!”

    岳魁笑得咧开嘴,“这是孩子一的份心意,嗯,听你阿姨的,下次回家光带着嘴来就行了啊。”

    “哥,有没有随便买一下我的礼物呢?”岳言娇的身子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虽然对着岳文话,可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葛慧娴。

    “哪能少得了你的?”岳文看看葛慧娴,葛慧娴笑着把mp4递给她,“也不知你喜欢不?”

    “嗯,这还差不多,……谢谢嫂子了。”岳言娇滴滴笑道,她打开一听,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又一下搂住了葛慧娴,吓了葛慧娴一跳,“哎,嫂子,我爱死你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周杰伦?”岳言满脸惊喜,她又放开葛慧娴,拳头握在一块,前后晃动着,一幅陶醉的样子。

    “欲擒我老妈必先擒我妹,”这是岳文的话,葛慧娴看看岳言,知道岳文出的这招在这个上高三的姑子身上奏效了,她笑道,“你喜欢,如果有机会,姐带你去看他的演唱会。”

    “姐,不,嫂子,呵呵,你是我的亲嫂子。”岳言扑上来,又要搂葛慧娴的脖子。

    “去去去,没个姑娘家样,听什么人唱歌不好,听个吐字还不清楚的人瞎唱,唱就唱吧,唱得还象和尚念经,”岳魁训道,“方书记,走吧,去饭店吧。”他对自己老婆笑道。

    对自己的老婆还称官职?葛慧娴不禁有些莞尔,从进这个家门开始,她一再被震惊,抽烟的婆婆,不象个知青的公公,古灵精怪的姑…

    她不禁打量一下岳文,自已的这个,呵呵,男人。

    从家里到饭店,一路上方秀兰与岳魁都不断在与人打着招呼,葛慧娴明显感到两人在镇上的好人缘。

    “二姐,晚上有空没有?晚上张镇也过来,没有你不能开席啊,你一定得来啊……”

    “三哥,镇西头又开了家老字号,晚上老伙计们一块尝尝?”

    ……

    而方秀兰和岳魁回答得很一致,“今天儿媳妇头一次进门,晚上哪也不去,在家侍候儿媳妇。”

    葛慧娴不禁有些脸红,但也感觉心里热热的。

    岳言亲热地挽着她的胳膊,撇撇嘴,“他俩整天都不在家吃饭,场合多着呢,你看,你看,他俩还经常换烟抽,你敬我一支,我敬你一支,熏死了,所以我和我哥从发誓,长大一定不抽烟。”

    葛慧娴没来由地又是一阵暗笑,碰上这个姑子,她感觉到自己的腮帮子都疼了,她朝岳文眨眨眼睛,可是她却发现岳文却是一幅乖宝宝的模样。

    “哎,文回来了,大学毕业了吧?看,这孩子还这么腼腆老实!一点也不象你妈!”一位老人慈爱看着岳文。

    葛慧娴不禁又一次笑起来,“老实?他?”她靠近岳文,“真没看出来啊,你在你们这口碑这么好!”

    岳文骄傲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从到大,……”

    “从到大干坏事他都躲在后面,”岳言快嘴快语,主动揭开了他的老底,又道,“大家都叫他狗头军师,时候,高年级的同学欺负他,他怂恿别人捅马蜂窝蛰人家,结果那人挨了一顿打,他没事……”

    看着岳文追着岳言要打,岳言笑嘻嘻地躲在了葛慧娴后面,方秀兰也看到这边的情景,“岳言,不许欺负哥哥!”

    话间,饭店老板娘迎上来,“哟,二姐来了,呵呵,这不是文吗?听你妈留在秦湾了?言也放假了,二姐你真有福气啊,一双儿女都这么有出息,哟,这位漂亮的……?”

    “我儿媳妇,”方秀兰笑呵呵地,“一会儿赶着把你们的拿手菜都上来。零↑九△↓△09 xs”

    “那是,您这媳妇真俊,我看呢,就象我们西霞口的苹果,白里透红,都快赶上二姐您年轻的时候了!”老板娘夸奖着。

    葛慧娴暗笑,她看看又夹着香烟的方秀兰,实在想象不出自己抽烟是什么样子!

    等进了包房,方秀兰也不让,径直在主位坐下。

    岳魁笑道,“在咱家,一把手是你大姨,我坐副陪。”

    方秀兰笑道,“你叔很会摆正自己的位置,来,来,慧娴,过来靠着我坐。……文啊,放假回来经常起来,今天我是终于见到了,呵呵,也不知道我们家文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让你看上他,呵呵,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一定经常过来看看我跟你叔叔,……”

    见方秀兰亲热地拉着自己的手不停,葛慧娴有些感动,也有些不好意思。

    岳言嘟嘟嘴,“妈,你是不是有了嫂子不要你闺女了?”

    方秀兰还没回答,岳魁接过话去,“你得跟你嫂子多学着点,人家一毕业就留在秦湾了。”他看看方秀兰。

    方秀兰会意,“娴,我们家都是这么叫,……我今天可把你当亲闺女了啊,”岳言撇撇嘴,“你毕业比文早一年,文刚毕业又去了平州……”

    “妈,你磨叽不磨叽,你不就是想问,虽然不在一块,他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吗?”岳言嗑着瓜子,却是快言快嘴,“嫂子,你不知道,我妈早盼望着抱孙子,整天抱怨,这个月又出去多少份子钱,镇政府和镇上这四个村哪家有喜事都叫她,她早就想收回来了。噢,不对,是双份的份子钱,因为我爸一般也参加。”

    葛慧娴又害羞又想笑,她把头埋在饭桌上装作喝水,才努力把笑意压下去,但肩膀仍禁不住有些抖。

    方秀兰瞪了岳言一眼,岳文训道,“年纪不大,你懂些什么,好,不是结婚吗,哥如果结婚,你随多少份子钱?我可跟你啊,哥结婚,二百以下自带马扎,五百以下可以提供凳子,一千以下可以坐椅子,你自己吧,你想坐马扎还是坐椅子?”

    自己的这个男人,行事向来不拘一格,但对自己妹妹也这样话,葛慧娴又想笑。

    岳言想回嘴,方秀兰却抢先道,“你们都不了,处得也挺好,等找个时间,我们跟你爸妈见见,就把事定下来,不管什么时候办,先给你们在秦湾买套房子。”方秀兰趁机把想要的话讲了出来。

    岳文看看葛慧娴,葛慧娴也看看他,二人会意,这次回来,本来就是要房子的事,没想到方秀兰主动起来。

    “妈,慧娴这次来,一是见见您,二是慧娴她们单位分房子,我们商量着,两家凑凑,慧娴家拿了十五万,还差十万。”

    方秀兰一拍桌子,高兴地,“我们家也拿十五万,不够再添!”

    岳魁脸上的皱纹全舒展开来,一会看看葛慧娴,一会看看岳言,本来还想着两地分居,催促他俩起赶紧把事定下来,现在可好,房子也有了,嗯,还是我儿子有章程,两步要并作一步走了,呵呵,结婚真在眼前了,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岳言却眨眨眼睛,“妈,你把钱都给我哥,将来我咋办?”她狡黠地笑笑。

    方秀兰骂道,“钱,妈有!你才多大,这些话也不怕你嫂子笑话,真是一个闺女三个贼,就会算计你老妈,”她刚完,马上意到到这话有问题,“你看,人家你嫂子就不这样,人家这是事摆到面前才跟父母张口。”

    岳言吐吐舌头,“有了媳妇忘了闺女,不带这样的!”

    …………………

    一晚上过来敬酒的人很多,不是认识方秀兰的,就是认识岳魁的,或者两者都熟悉的。

    方秀兰不只抽烟,而且喝酒,并且,葛慧娴发现这未来的公公婆婆都很健谈,特别是这位未来的公公,如果不打断他,他永远停不下来,怪不得岳文这么能讲,这是随他爸。

    房款问题解决了,她心情更好了,看着这未来的婆婆、公公、姑也越来越有意思了……。

    “叔,阿姨是这里的书记?”葛慧娴还是对这位未来的婆婆兴趣更浓,虽然自己在街道也常接触社区的干部,但象方秀兰这样的农村女干部还是第一次见到,趁着方秀兰出去敬酒,她笑着问岳魁。

    岳魁喝得两颊通红,话更多起来,“娴,不是我吹啊,在西霞口,象你阿姨这样的,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来!从二十六那年生了文就开始干大队书记,干了快三十年了,每年的荣誉不用,光市人大代表就干了好几届,不干镇上还不答应,在镇上句话,书记、镇长也得考虑考虑,副镇长、副书记见面也得叫声二姐……刚才进来的是草编厂的老刘,他二子在黄海舰队当兵,前年家里出事还是你阿姨给帮着跑的交警队,这个村,谁家有事就找你阿姨,你阿姨现在书记村长一肩挑,每年到了选举,绝对是全票当选……”

    “全票?”葛慧娴有些好奇。

    “对,全票!有人花钱拉选票都拉不走,这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心里都有杆秤,真心为老百姓办事,真心替老百姓着想,老百姓也得掂量掂量,换一个人上来村里还有这么好的福利?我不是我替你阿姨吹,每年村里八月十五、春节,每家按人头发福利,八十岁以上老人每年一千块钱,就是城里有些村也达不到咱这个水平……”岳魁唠叨着,但很自豪。

    …………………

    ……………………

    在南河住了几晚,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不住嘴的公公,抽着烟有些霸气的婆婆,都让她印象深刻。

    “嫂子,你真漂亮,你笑起眯着眼睛更漂亮了,我哥是不是被你迷倒了?”岳言不知什么时候坐在她身边。

    葛慧娴谦虚道,“你长得才漂亮……”

    岳文插话“你哥我长得丑吗?从到大,哥不是一直用实力告诉你,哥才是真正靠脸吃饭的吗?”

    岳言撇撇嘴,“是,你是靠脸吃饭,姐,我告诉你个秘密啊,”看着岳文出去洗葡萄,她靠近葛慧娴的耳朵,“你平时注意我哥的眉啊,他的眉毛会动,双挑代表那开玩笑,单条眉毛一挑,就是要整人了。”

    葛慧娴笑道,“我知道,他有句口头禅,注意了。”

    “这是随我妈,我妈在大喇叭中就爱这样喊,”岳言模仿着,“方家店全体村民注意了,方家店全体村民注意了……”

    岳言学着方秀兰的粗嗓门,逗得葛慧娴笑得前仰后合。

    两人正在亲热地着,葛慧娴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一看,却是街道办公室电话,刚接起来,办公室胖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葛,我今儿值班,刚才给何书记送文件,他办公桌上分房的名单怎么把你的名字给划掉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