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鲜血模糊的却是二能的双眼,他努力地转过头去,身子一软,一下跌倒在地上。

    岳文举着一块砖头,正站在二能背后,笑呵呵地看着大家。

    别人没看清怎么回事,胡开岭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土枪里填充的是铁砂,打出去就象散弹枪一样,四面开花,这么近的距离,人无处可藏,更无处可跑。

    刚才就在他紧张想办法的时候,他看到了岳文。

    岳文朝他笑笑,藏在土堆后面,就在两人对峙,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二人身上时,岳文象一发子弹一样,快速出膛,只用一下,二能就躺到了地上。

    大灰狼急了,“我靠,兄弟,你倒底站在哪边?”

    这句话问得岳文有些难堪,呵呵,自己倒底是站在哪一边。看着胡开岭和胡家嫂子都在注视着他,再看看二能老婆搂着二能痛哭失声,他尴尬地笑笑,捡起枪挎在自己肩上,“先送医院,可别出人命啊。”

    大灰狼狠狠地看看他,又看看胡开岭,与二腚等人手忙脚乱地把二能抬上车离去。

    带头大哥被人用板砖拍倒了,工人们立刻丧失了斗志,作鸟兽散,村民们没了对手,也都偃旗息鼓,胡开岭挥挥手,都纷纷下山。

    岳文摘下肩膀上的枪,越看越是爱不释手,呵呵,民间的土枪早都上缴了,怎么二能还敢私藏?

    再看这保养得极好的土枪,手工还真好,得,“私藏枪支违法,没收。”他大喊道,可是周围却无人响应,没人与他争。呵呵,没人争更好,这个村子太不安全,正好留作晚上防身。

    这时,黑瘸一拐地从坡下走了上来,看到岳文正在显摆地拿着枪摆着造型,破口大骂,“岳文,他大爷的,敢情是你在这当起解放军来了,让我去送死。”

    岳文重新把枪挎在肩上,“八哥,你这叫大公无私,别埋怨啊,要不就是割敬神,割了,神却得罪了。”他看看卜凡。

    黑八没好气地,“话跟放屁似的,放屁还有味呢,你连味都没有。”

    蚕蛹也走过来,呲笑道,“八哥现在形象真伟岸啊!”

    岳文看看黑八满身脚印子,头上还沾上一些草末,也禁不住笑道,“别,八哥这形象,都可以上男人装的封面了。”

    黑乐,“哥的形象这么伟岸?”可是他马上反应过来,“一对贱人,男人装的封面是女人好不好?”

    岳文和蚕蛹看着他气急败坏却又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都笑弯了腰,黑脚踢过来,“去死!”

    “哟,宋干事,裤子怎么破了?”胡家嫂子重新恢复了爽朗的作派。

    蚕蛹看看位置,低声问,“是不是插到菊花了?”

    黑八看看蚕蛹,骂道,“贱人就是贱人,到了山里你也贵不了。”他反手一摸屁股,“哎哟,血!败家玩艺哟,把我屁股都捅出血来了?”

    胡开岭看看胡家嫂子,仰头大笑,就连卜凡,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

    .

    接下来的日子,很有戏剧性。

    卜凡乐得每天走路都象踩在棉花上,官腔依然有,话语里却多了很多亲切。

    胡开岭也整天乐呵呵的,车轴般的汉子时常从睡梦中笑醒。

    黑八人前人后直嚷嚷,出力不能白出,不能光让出力最多的流泪流汗,俨然以功臣自居,讨官要赏了,从他那话语间隙,岳文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来,卜凡肯定给他承诺过什么了。

    在岳文和蚕蛹的紧逼慢诱下,黑八破天荒地请了客,在岳文简陋的书记室里,用岳文新买的锅,给两人下了四包方便面,又卧了俩鸡蛋,蚕蛹又嚷着加了两根火腿肠。

    岳文也有些纳闷,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原因不为别的,因为自从二能的金矿被封后,剩下的矿区挨个被堵,水电更与矿区无缘,在坚持了多日后,中秋前夕,有人主动找到卜凡,同意了街道的条件,在退矿协议书上签了字。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矿主,他能第一个来,卜凡并不感到意外。

    这人年轻时活得相当窝囊,父母死时都买不起骨灰盒,光棍了几十年,这几年发家才娶了个黄花大闺女,在城里安了家。这样的一个人,就象刘备遇到荆州的孙尚香,乐不思蜀了。卜凡当晚就请他喝了酒,并请他传话给其它老板,早签合同享受更多优惠,晚签可是丁点优惠也也捞不着。

    接下来,一个个来,又一个个走,当场没签的也答应过些日子再签。胡开岭犹嫌慢,村里的大喇叭整天响着他的大嗓门,惹得岳文把线给他拔了,他也不恼,自己笑着重新接上,大嗓门依然响亮地回荡在金鸡岭的上空。

    岳文这些日子都到会议室里去瞅瞅,看着矿老板们一个个象学生似的听话,他暗自摇头,这怎么可能,断人财路无异于要人的命,会这么和气?

    施忠玉,还是象以前一样,每天都到村委来,见到岳文总会站起来,板着的脸上挤出几分笑容。

    他的免职通知街道已经下发,可是岳文却只是给他看看,并没有贴到公示栏里。这样引而不发,就象利剑悬于头顶,会比免去他更有效果。

    他奋斗了一辈子,会计,在这个山村,就想当于区里的常委了,他很是看重,现在他对岳文很是恭敬,开口闭口岳书记如何如何。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在卜凡和胡开岭预定的轨道上运行着。

    他想回街道,这里似乎用不着他这样一个人了。一个周的时间也早已过了,但陈江平却跟着区管委廖主任到沪东和津海新区考察了,好象根本不记得有金鸡岭这回事,不记得金鸡岭还有岳文这个人。

    他本想去找大灰狼,但大灰狼根本不接他的电话,看来打了二能是把他得罪了,而二能躺在医院里,据已经放出话来,要花二十万买岳文一条腿。

    胡开岭也听了,邀请他晚上到自己家住,岳文不去,他晚上就非要过来与岳文作伴。在忍受了他两天吓死害虫的酣睡声后,岳文好歹才把他礼送出境。

    胡开岭开始还不愿走,岳文逼急了,“你再不走,我走,我陪嫂子睡去!”

    买条腿不怕,大不了自己还他一枪,谁也不是被吓大的!可是,归,岳文晚上就把枪放在床边,村委会的锁也重新换了一把大锁。

    天高云淡,山青叶绿。

    岳文却感觉自己成了断线的风筝,对未来的不确定,对现在处境的心,竟让他失眠了,睡不着,他就整晚猜测而白天,听到桌上的电话,他总会神经质般跳起来,却始终不见陈江平找他。

    他也试着给陈江平打电话,却总是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这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他感觉,这比陈江平在凯悦逼他还让他难受。

    最后几天,黑八、蚕蛹都不来了,岳文一个人整天在山上走,胡开岭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跟胡家嫂子商量,“你看,把个伙子愁的,整天在山上瞎转悠!一个外地人,在这连个亲戚都没有,却被发配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赶明得找找卜委员,还得让他回街道去!”

    ..................

    ..................

    薄暮中的金鸡岭,火烧云把天际遇得通红。

    “岳书记,买东西啊!”施忠孝站在了卖部的门口,岳文放开怀里的呵呵笑着的孩,他早已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施忠孝,“桂花,岳书记来我们村你不要收他钱了,账都记矿上。”

    名叫桂花的老板娘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这怎么好意思?施总?”打了二能,你还这么客气?反常即为妖,岳文心里骤然打起十分警惕,脸上却仍露出一幅与人无害的的笑脸。

    这几天,他在村里,到这家扒会儿玉米,到那家摘些花生,发现村民们看到施忠孝都很尊敬,施忠孝也都主动跟村民打招呼,关系并不象想象中那么紧张,至少表面上过得去。

    “事。”施忠孝摸摸根根直立的寸发,拿出一些糖块、零食分发给一个个流着鼻涕、满手泥巴的孩子。

    “噢”孩子欢叫着,跑着吃开了。施忠孝笑着与岳文打打招呼,坐上车一溜烟而去。

    “老书记来了。”桂花指指西面。

    “老书记?”岳文看看西面,一个老人背着手朝卖部走过来。岳文有些哑然失笑,这人几乎就是李卫当官中那个装病的老帮主翻版,一模一样,三角眼,八字胡,不同的是,口袋里插着一个烟袋而已。

    “老书记你好。”岳文不敢怠慢,抢前几步问候道,“我是到咱村来挂职的岳”。前几天他曾去拜访过老书记,但不凑巧,到城里的女儿家去了。

    “呵呵,好,”老书记抬眼看看他,“欢迎啊。”鼻音很重很浓,三角眼眼皮下垂,给人一幅欲睡不醒的样子,他边边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话的意思。

    走到卖部门前的广场上,他站了下来,双眼盯着前面,自顾自地拿出烟袋来,突然他转过头来,“抽一口?”

    岳文笑道,“好来。”他用手指压压烟锅里的烟丝,接过老书记手里的火柴,火焰亮起,青烟袅袅,“吧嗒吧嗒”,岳文抽了几口就咳嗽起来。

    “呵呵,”老书记笑起来,“不会抽烟吧?装烟倒挺象那么回事。”

    “我爷爷抽烟,我常给他装烟丝。”岳文乖乖笑道。

    老书记接过烟袋锅,火星明灭,一闪一闪照亮了他布满皱纹的脸,岳文从侧面看着他,人虽然老了,眼睛很浑浊,但定定地目视前方,象尊老槐树一般。

    一袋烟功夫,卖部的广场就象赶集一般,聚满了人,大人乐呵呵地笑着,孩不知疲倦地在大人身边如蜂般穿梭着,惹来几个大人不时高声笑骂。

    一台大鼓也被抬到了老书记旁边,一个老人站在了大鼓后面,接着几个老人也慢慢走到老书记周围,有拿着铜锣的,有拿着铜钹的,桂花搬出一把椅子放在鼓后面,老书记看看坐了下来。

    “咚咚咚咚”,大鼓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岳文感觉这沉闷的鼓点,仿佛就象砸在了他的心上,一下,两下,三下仿佛要把这些天的烦闷彻底砸开。

    老书记一挥手,大铜钹、大皮鼓马上一齐敲响,夹杂着鼓密密麻麻的鼓点,疾如千军万马,又如雪山崩塌。

    突然,所以的乐器一齐停下,老书记的鼓就象指挥一般,“梆梆梆梆梆梆梆”,接着所有的乐器又一齐奏响,力度却更胜先前,如是者三,所有的乐器又都混在一块,气势却更是宏大。

    岳文离老书记最近,声音震麻了耳朵,但此时,他却感觉浑身舒坦,几个周来的郁闷仿佛一扫而光,而此时,每个人的脸上就象着魔一般,充满了神采,每个人的动作都很大,铜钹上下翻飞,鼓槌前后挥舞,红绸随风乱飘,个个如痴如醉,如狂如癫。

    突然,所有的乐器又齐齐静默,一支唢呐陡然间横空出世,激越凄凉的声音穿透耳膜,直刺入人的心底,岳文感觉眼睛一热,两行热泪不自觉流了下来,他突然想跑到村外,大吼大叫一场

    不知不觉间,山风骤起,黑云压顶,遮住了星月。

    老书记把鼓槌一扬,所有的乐器戛然而止,“变天了,都回去吧。”

    岳文却仍如痴如醉,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老书记看看他,“岳,岳,回去吧,”看看岳文,又加了一句,“变天了!”

    落雁山上,黑沉沉的树木随风乱动,呼啸之声不绝于耳,金鸡岭村,风卷草末簌簌直响,俄顷,豆大的雨点随着狂风倾盆而至,一时间,风声、雨声、雷声、树林摇晃声搅作一团,闪电不时在天边一闪而过,照亮了金鸡岭的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