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我想有个家
    [_]suimeng.“这厮怎么还在这?”岳有些气愤

    任功成笑道,“你心些啊,这些大院里的秘书都不是善茬!”

    岳圈起胳膊,朝葛慧娴一示意,葛慧娴笑道,“别过分啊”归,却大方地挽起岳的胳膊,朝闻振宇走去

    “我刚才打电话了,电视台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行动”闻振宇一本正经地道

    “噢,刚才忘了告诉你了,这是我自己组织的”岳也学着他的样子,一本正经地道

    闻振宇气得用牙咬住嘴唇,“你,无赖!”

    岳笑着用舌头舔舔嘴唇,“你,无耻!”

    双方针锋相对,相持不下,任功成平时对大院里这些自矜自大的秘书就没有好感,这时,他也乐得旁观

    葛慧娴对闻振宇倒无恶感,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追求,她多少有些高兴,她拉拉岳,“我们走吧”

    “你到哪?慧娴,我送你吧”闻振宇有些晕头,平时哪受过这个气啊,就是打个电话,局委办那些四五十岁的领导也得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他炫耀地一按手的遥控器,一辆帕萨特的车灯闪了闪这是一辆二手车,不是买不起新的,可是在秦北区当副区长的父亲却一直强调要低调

    葛慧娴礼貌地道,“不了,我朋友有车”她看到了任功成的采访车

    这典型就是装逼被雷劈啊!

    岳慢悠悠地道,“不就是车吗,谁还没有啊?”

    闻振宇讥笑道,“自行车啊!”

    岳掏出钥匙,奔驰越野的车灯在夜暮闪了几下,闻振宇有些不敢相信似地盯着岳,葛慧娴也很是吃惊,彼此的家庭条件太了解了,工作两周抢银行也抢不到一辆百万豪车吧?

    岳爱逛车展,她也跟着岳认识了不少好车,这一辆,平时在车展上都是用金黄色的流苏绳围起来的,不让便坐

    闻振宇看看奔驰,再看看自己的帕萨特,什么也没,钻进车子,车子气急败坏地冒了几口青烟,垂头丧气地驶入大道

    葛慧娴的眼睛里闪烁着亮起的五彩霓虹,“这车?……”

    岳潇洒地拉开车门,理直气壮地,“借的!”他见葛慧娴还是有些放不开,亲自拉开副驾驶的门,把葛慧娴让了上去,“后备厢里我带了几块金石,你一块,给我们家娴娴一块”他冲任功成道,剩下的他想让葛慧娴打点一下单位的关系

    听到金字,看着他的得瑟样,任功成张开嘴,却不出别的话,只吐出一个字,“靠!”

    ……………………

    ……………………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已,多少友谊能长存,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今天且要暂别,他朝也定能聚,纵使不能会面,始终也是朋友……”

    清晨的阳光洒进这间安静的居室,葛慧娴慵懒地躺在床上,一缕长意搭在雪白的肩上听着岳又在唱《友谊之光》,这是他们宿舍的保留曲目,她很是熟悉,六个人喝多之后,必定高歌一曲,激越的歌声却常常让他们喝得更多,停不下来,着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李榕和她也慢慢被歌曲感染,可是现在任功成的身边却不再有李榕的身影

    门外传来了早饭的香味,她细细闻着,眯起眼睛,看着一一束束温暖的光线,很亮,在这个温馨的早晨,她并不想起床,只想静静地体验这一刻的美好,不忍打破这份静谧与温馨

    “起床了”岳系着自己的围裙却出现在门口

    “呵,嗯,象个居家男人”葛慧娴笑道,丝毫不觉自己春光外露

    岳的眼睛贪婪地在葛慧娴的身上扫过,坐过来,伸进手去,那温软柔滑马上氤氲了他的手掌,葛慧娴娇嗔一声,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眼里氤氲着两汪春水,动情地,“亲爱的,一起床就看到你,真好!”

    她眼睛一闭,嘴唇却贴了过来,岳激烈的回应着,就在他要进一步动作时,葛慧娴却坚决地伸出手来,“乖,听姐的话,”她白皙的脸上荡漾着两块红云,“那里,还是,暂不开放”昨夜经过激烈的拉锯战,她还是守住了阵地

    岳恨恨地看看她,,“你怎么象个灭绝师太?唉,师太,求求你,你就从了朕吧!”

    葛慧娴感受到他强烈的渴望,她压抑着,也憧憬着,“等我们,在秦湾……买房,登记,你考回来,什么都是你的……”

    到房子,岳感觉自己的激情有些消退,但念头却一闪而过,他马上又投入到那伟大的探索,在反复拉锯,葛慧娴有些坚持不住,恰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岳紧紧压住她,葛慧娴却坚持要接,见拗不过她,岳只能失望地往床上一躺,“唉,功亏一篑啊!”

    葛慧娴拿起手机,雪白身子在阳光下更加耀眼,她亲昵地亲亲岳,“乖啊,听姐姐的话,有糖吃”她咯咯笑着

    岳也笑道,“不是有糖吃,是有奶吃”葛慧娴见状又要作势打他,一见电话,却郑重起来,食指竖在红唇边上,作了个禁声的手势

    “主任,你好,噢,没打扰,我早起来了,噢,我男朋友来了,噢,那合适吗,呵呵,好,那我听您的,主任,午十一点半,凯悦大酒店,好,我准时到”她放下电话,又在岳脸上亲了一下,“乖啊,午姐单位聚餐,我们一起去,你要好好表现呦,晚上,不,下午,下午回来姐好好犒劳你”她暧昧地眨眨眼

    岳看看她,只能无奈地起身,“那先吃早饭吧”葛慧娴也不避讳,拿起梅色的内衣,娇笑道,“来,岳子,侍候姐更衣,给姐穿上”

    梅色的内衣,这是葛慧娴最喜欢的颜色,岳拿起来没有立刻给葛慧娴去穿,而拿到鼻前闻了闻,内衣很新,但仍透着葛慧娴的体香,葛慧娴娇笑道,“为你,新买的呢!”

    岳坐到葛慧娴的身后,却把内衣放下,两只手从后面环绕过去,调笑道,“都男人的手是绝世好bra,呵呵”

    葛慧娴有有些动情,她把雪白的脖子倚在岳肩上,嘴唇的热气直冲岳的耳朵,喘息着道,“我只戴你这幅绝世bra!”

    岳霎时感动起来,情人的话,却也是至情的话,它就象一道催化剂,把交融与痴缠在这个难忘的早晨激化,一时间,岳恨不得把葛慧娴融化进自己的骨子里

    等葛慧娴在的饭桌前坐定,已是将近九点饭已经凉了,岳把白白的皮蛋瘦肉粥、清脆淡绿的榨菜、金黄的油条重新摆上餐桌时,葛慧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断穿梭,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嗯,这就是家的感觉,自己的家的感觉,她痴痴想着

    “你这也没什么东西,凑合着吃吧”岳习惯性地撩起围裙擦擦手葛慧娴这间房子是与同事合租的,街道给补贴,昨晚同事主动躲了出去,给两人创造出独处的机会两人平时吃食堂的时候多,冰箱里并没有多少食物

    葛慧娴喝了一口粥,“嗯,以后每天都能喝到这样的粥,每天都能见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家啊?”她憧憬着,认真道,“岳,我想有个家”

    秦湾的房价在全国也是屈一指,葛慧娴也考虑过,双方家里赞助一点,两人再用公积金贷点款,基本可以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安个家,这也是大多数年轻公务员的普遍途径

    岳在她对面坐下,笑道,“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他还没完,自己的手机也响了

    “喂,你好,傅师傅,我不在开区,噢,对,我在秦南,什么?……陈主任午叫我吃饭?我不在开区,噢,你们也在秦南,”他看看葛慧娴,“我女朋友单位领导请吃饭,在哪?”他看看葛慧娴,葛慧娴声,“凯悦大酒店”岳马上也重复了一遍

    葛慧娴注视着他,听得很认真,却提示道,“你去那边”她一改脸上的娇容,正色道

    岳只得回复道,“好,傅师傅,那我等你通知”

    葛慧娴见他放下电话,又放松下来,“嗯,才去两周,混得不错嘛,给姐姐汇报汇报!”她拿起勺,舀了一口粥喂进岳口

    岳却是满腹惊疑,巧合吗?不可能吧?一个处级的街道办主任追到这里请自己吃饭?那更不可能吧?无利不起早,陈江平打的什么主意?

    他脑虽在思考,但嘴上并没有停下来,“我们街道陈主任,也在秦南,不知听谁我也在秦南,午吃饭叫着我”

    “呵,这么快就在领导心里挂上号了,乖,再奖励一下”葛慧娴故意努起红唇,两人隔着饭桌又亲吻在一起

    ………………………

    ………………………..

    一年四季,每个季节的秦湾都很美,但秋季是秦湾当之无愧最绚丽的季节当平庸关路金黄色的银杏一夜间漫天遍地,嘉岭关路色彩斑斓的枫树转眼间层林尽染,这都提示着行色匆匆的人们,秦湾最美的季节又再次来临

    繁华的香江路,岳跟葛慧娴挽着手,徜徉于人海

    情人并肩而行,路再遥远也并不觉累,两人却只是逛逛,并没买东西,这里的消费仍然离他们太远

    等岳把葛慧娴送到凯悦时,仍未接到陈江平的电话,岳暗想,估计是把自己忘了,这样,他反倒安心了

    凯悦,他并不陌生,大学时,天热时两人无处可去,就到这些大酒店里,这里气候宜人,环境优雅,还有免费的咖啡,简直是谈恋爱的绝佳去处,凯悦他们光顾过不止一次

    两人信步走进来,这次却是真来消费,看着熟悉的巨大的水晶吊灯,倒映出人影的光洁地面,岳感叹道,“都秦南好,看来还真好,你们聚个餐都选这种地方!”

    葛慧娴在大厅里的沙上坐下,却并没有见到科里的同事,“以前从没来过这里,不知领导为什么龙颜大悦,呵呵,让我们跟着沾点光”

    “李榕跟功成怎么回事?”岳一下想起了这事

    葛慧娴点了一下岳的脑袋,“人家男人有钱才变坏,任功成才工作几天啊,听就搭上了一个有钱的女朋友,把李榕,”甩了两字她还是不出口,“两人分了”

    “李榕告诉你的?”岳喝着免费的柠檬水,突然,他看到了大厅的旋转门转动,之进来一个人,他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