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天晴了
    ~~~~~suimeng~刘志广看看楼上,“怎么回事?”祝明星了句“我去看看”,刚要往楼上走,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急步走下楼来,见到刘志广,露出一口白白的糯米牙

    祝明星问道,“宝宝,怎么了?”

    这位叫宝宝的大姓潘,名叫德宝,短圆脸,起话来很象给周星驰配音那位,他有些气喘,“陈主任气得把杯子都摔了,我下来拿扫帚”

    刘志广抬头再看看楼上,却很轻松地对祝明星道,“以后岳就安排在办公室了,嗯,我休息一会儿,岳,跟着祝主任好好干”

    岳笑呵呵地道,“刘书记,您多关照”

    刘志广头一扬,大气地道,“什么关照不关照,都是弟兄们,都得维护着干工作,你我好,我你好,大家都好,才是真的好”他无意出一句著名的广告辞,大家都乐了,岳一想,话虽幽默,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这人身上有江湖气,岳看着他的背影,跟着祝明星走进办公室

    楼上镇长还在忙活,刘志广却去休息,看来两人有矛盾,至少关系并不和谐,并且前面挡门他也不管,这是不是在组织部的人面前给那个没见过面的陈主任上眼药?他再想到胡鸿政的话,“江平这个主任当得挺辛苦”,嗯,辛苦二字,有意思,组织部就是研究人的,人家什么情况看不出来?

    办公室里的格局外面两大间,里面一间,可是大间里却空无一人祝明星一皱眉,介绍道,“办公室七个人,刚才上去的是潘德宝,党委秘书是李海燕……”

    岳一听,呵,女同志担任党委秘书,少见,嗯,这个女人哪,肯定不寻常!

    “你看我,鼻子出血了!电话,我在厕所也能听见!”他正想着,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清脆又利落岳一扭头,一个又矮又胖留着齐耳短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满脸堆笑,眼光不断打量着岳

    刘志广的司机笑着道,“你们女同志,每个月都流血,怎么还流鼻血?”

    岳声接话道,“那是大姨妈走错路了”

    司机看了看李海燕,又指指岳,一下笑出声来,笑得茬了气,又捂住自己的肚子,祝明星一皱眉,但还是忍不住,也笑起来,李海燕上前打了岳一下,“怎么没大没的?结婚了没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什么也懂啊?!”她打量了一下岳,“这就是刚来的选调生吧,呵呵,你挺有才啊!”

    多年跑长途的经历,让岳在第一眼就能把一个人琢磨得**不离十,他也知道乡镇的女干部在这些调侃面前早就练得面不红心不跳,到了这个环境,他仿佛回家一般,感觉很轻松,“李姐你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请您多关照”他学着rb人的口气,装模作样地给李海燕鞠了个躬

    这一弯腰把李海燕逗得直乐,“呵呵,办公室本来有一宝,这又来了一宝,以后办公室可热闹了,祝主任,我可得要伙子跟我干,宝宝不愿意接我这一摊,我现在可算抓着人了”

    祝明星认真看看她,“再议,屁股还没坐热呢”他看看院子里,走进办公室里面的套间,关上了门

    李海燕让岳坐她对面,就开始拉扯起来,她很健谈,话里话外也不断打听岳的情况,岳故意装作不知道,不断逗她,逗得李海燕指指楼上,捂着嘴咯咯直笑

    谈笑间,李海燕指指窗外,“又回来了”岳往外一看,午走掉的村民又重新占领了大院央,有的拿着方便面、饼干,有的还夹着铺盖卷,看来是要“长驻沙家浜”了

    祝明星这时也拉开了套间的门,他板着脸,严肃地道,“陈主任让我们把村民劝回去”

    李海燕收敛起笑容,“不是有****办吗?”

    祝明星不耐烦地,“领导了,我们就得干,不能强调客观理由”

    李海燕偷偷撇撇嘴,“陈主任从管委大院出来的,他习惯了管委办公室管****,你得跟领导提”

    祝明星的脸象要拧下水来,“先别这个了,通知****办吧”

    “赵玉卫是咱们芙蓉街道的四大精,别陈主任话让办公室干,就是陈主任没话,他也是出工不出力”李海燕提出了反对意见

    “那就通知全体机关干部,都出来做工作”祝明星好象很能听得进去李海燕的话

    “都做了一上午了,有效果吗?”李海燕坐了下来,任祝明星站在桌旁

    祝明星不悦地道,“通知派出所”

    “这不是激化矛盾吗?去年金鸡岭换届选举,老李包村,不是被打破头了吗?派出所去了,不照样打起来了”李海燕轻飘飘回道

    “眼看快下班了,再堵着门,领导出不去,机关干部出不去,就成笑话了”祝明星终于露出愁容,突然他看看岳,“来,大家都,岳有什么办法?”

    岳对祝明星的印象,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他想了想,看看重新被堵上的大门,“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不过,要给我从外面找几辆车”他看看祝明星

    祝明星看看李海燕,“好,让班车马上开过来”

    “有笔和本吗?给我准备五十支笔,五十本笔记”

    “好,一百本一百支也行”祝明星虽然有些不解,但痛快答应着

    见他答应得痛快,岳轻声了几句,祝明星一摸下巴,怀疑地望着他,“这能行吗?不行,可就闹大了,那就不是现在的规模了,全村人还不得把政府掀喽!到时,我们的责任就大了!”

    李海燕不置可否,只是笑道,“伙子这个脑子还真不一般哪!呵呵,你把火药桶点着,陈主任到时踹死你的心都有了!”

    岳眨眨眼,笑道,“这不行,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祝明星抬头看看时钟,烦躁地又拿出手机,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一咬牙,“我去打电话”

    岳却轻松地坐下,“燕姐,你接着”两个时下来,李海燕就变成了燕姐

    ………………………

    ………………………

    “叮铃铃,叮铃铃,”芙蓉街道心学校长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校长正在开校务会,但看看电话,马上接了起来,“金鸡岭的学生?好,”他看看墙上的时钟,“好,班主任老师带队,马上在校门口集合”

    接着,芙蓉街道初、芙蓉街道高也都接到了祝明星的电话,内容相同,语气一样,时间一致

    接着,三所学校的班主任老师也都接到各自学校教导处的通知,所有金鸡岭的学生也都被不明所以的班主任老师带到了学校门口

    已经快放学了,学生们也无心上最后的自习平时一个村的学生,相互间都很熟悉,这时,伙伴见面,个个都象脱离牢笼的鸟一样,兴奋盎然,他们才不管要干什么呢,在学校,老师的话比家长的话要管用得多

    班主任们也在互相议论,都是一头雾水,校长只对他们,让他们到街道听一个姓岳的领导安排

    芙蓉路街道的班车很快就来了,着在各处学校门前的停留,在各个班主任带领下,金鸡岭的学生很快坐满了车厢

    ………………………

    ………………………

    芙蓉路街道,下午五点

    机关干部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有人推车要走,可是走到门口,眼见飞不过去,只好又悻悻地回到楼里,所有人的情绪都聚集在了祝明星身上

    “祝主任,回不了家了,怎么办吧?”这是幸灾乐祸的

    “你们办公室怎么干的,一天时间还处理不好这点破事?”这是站着话腰不疼的

    “好了,办公室管饭吧”这是爱占便宜的

    各种怪话连篇累牍,各种玩笑阴阳怪气,“祝公公”也喊了出来……

    祝明星的脸沉沉的,语气也变得很不好,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岳就站在他身旁,很清楚地听道训斥的话不断从听筒里飘出来,岳猜着这可能就是楼上那位陈主任,看着祝明星的脸,感觉他就象大冬天被媳妇从热被窝里踹出来,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班车终于开来了,岳看看一脸沮丧有些担惊受怕的祝明星,“来了,主任,我出去看看”

    祝明星满脸希望,好象把宝都压在了岳身上一般,“好,时间不多了,抓紧时间”他还想陈主任快出来了,可是当着这么多机关干部的面,后半截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岳拿着一兜笔和本子爬过拖拉机,三个汉子倒很友好岳笑着问道,“午,吃得怎么样?”

    “好吃,下馆子了,”一个高个子大声道,“撑得我胃疼”另两个汉子都呵呵笑起来

    岳笑道,“呵呵,吃得好那以后再来啊”他得很意,就象跟邻居家大哥窜门一样打着招呼

    来到车前,他笑嘻嘻地道,“我姓岳,班主任们先下车”看着一班老师走下车,他继续道,“今天叫大家来,就一个任务,里面是谁家的家长、谁家的亲戚,谁的孩子领回去,领回家都到班主任这里报个数,前三个完成任务的班主任,年底都是先进,镇上都跟你们校长打招呼了”

    刚才就是校长布置的任务,自然不怀疑,老师们对荣誉都很看重,这关系到晋级与职称,马上就有老师返回车上开始布置,其他老师则在班车窗外大声喊着自己学生的名字,恨得第一个冲进去

    岳笑呵呵地站到一边,下午堵门的那个大脑袋不知什么时候凑了上来,“兄弟,新来的?”

    岳看看他,也不是,也不不是,这时,只见孩子们都争先恐后地下了车,飞爬过拖拉机,跑得慢的,大声喊道,“哥,等等我”

    跑得快的,回头喊道,“哎,我二大爷在那,”接着就喊上了,“二大爷,跟我回家,晚上回家吃我奶奶做炸酱面”呵呵,这是以物相诱的

    孩子们都不甘落后,芙蓉街道大院里顿时童声起伏,叫声一片,“爸爸,老师了,跟我回家,回家年底就是三好学生”呵呵,这是比较实在的

    “妈妈,我饿了,咱回家吧”这是亲情动人的

    “爷爷,快跟我回家吧,再不回家,明天我不上学了”这是威胁相从的

    ……

    大人们看看孩子,感受着他们手里的温度,耳听着他们口里的亲情,象铜墙铁壁的战线终于开始动摇,象冰封雪裹的心理终于开始融化,一个个彼此看看,就是没有孩子牵手的汉子女人心与软了,“好了,都多少年了,也不差这一天,走,大不了以后再来”

    “走,累了一天了,回家给孩子做饭去”

    就是看着孩子来有些生气的老爷们,也禁不住孩子的童言童语

    ……

    这来得快,去得也快,岳心里暗乐,“孩子们慢走,一人一支笔,一本笔记本,等会儿,班车送大家回村”

    大大、高高矮矮的孩子马上都围了上来,岳慌忙,“慢慢来,不要急,每人都有,哎,”现在的孩子太高,他被挤得有些站不住了,“哎,不要挤,最后领的都是两支笔,两本笔记本!”他大声喊道,作了个鬼脸,冲在前面的孩子马上退缩了,给他周围让出空间来

    岳看着孩子们闹腾,听着他们的欢呼,他也乐得合不上嘴,呵呵,毛爷爷得对啊,孩子们都是**点钟的太阳,太阳出来照四方啊,呵呵,这会儿,雨过天晴了!

    大院里,机关干部啧啧称叹,纷纷议论,“呵,这是谁出的主意?这个主意好”

    “你别,还挺有人情味!”

    “哎,门口那个伙子是新来的吗?”

    “嗯,听上午几句话打走堵门的车,后生可畏啊!”

    祝明星的脸上又恢复了特象领导的作派,他拿出手机,很庄重地着,“陈主任,我已经解决了,很顺利……”

    大院外,站在一旁的大脑袋摸摸后面的头,“呵呵,真是好办法!”他大大咧咧又凑上来,“新来的?叫什么名?”

    岳见他的样子,还没是话,大脑袋也不认生,“我叫郎建辉,兄弟们都叫我大灰狼”

    岳马上笑着道,“兄弟们都叫我肖宏茂”他的笑脸就象联合国友好和平亲善大使,不由得人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