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我是嘎拉扎布的朋友!”额尔古纳酒店的老板热情地握住了岳文的手,双手紧握,力道很大,很是热情。

    “谁?谁是嘎拉扎布?”岳文蒙圈了。

    “刘总的朋友,就是秦湾刘总——刘涛的朋友,我们的海鲜全是他供货,他说你是他的领导!”

    刘涛是岳文结识的秦湾当地的商人,他不媚俗,并不因为岳文当时是廖湘汀的秘书而倾力结交,也不因为他是交通局长而有求于他,岳文自信看人还是很准的。

    刚才与老毛子拼酒以前,刘涛打来电话,他刚从京城回开发区,可是岳文却到了满洲里。

    “朋友,我们是朋友!”岳文酒劲上涌,他一敲桌子纠正道。

    “免单,撤下这一桌,重新换一桌,我们重新开始!”老板豪爽地一挥手,“一会儿嘎拉扎布也过来,他也要见见把俄罗斯酒神喝倒的朋友,我们接着喝。”

    葛慧娴又是担心又是惊喜,眼看着一场鏖战偃旗息鼓,另一场大战却又要打响,看着桌在上添酒回灯重开宴,她的心弦转轴拨弦三两声,就弦弦掩抑声声思了。

    “山海人酒量就是大……”老板热情地坐在了岳文的旁边,听着他这样夸奖,岳文笑了。

    他的姥爷在西霞口方家店就是开小卖部的,就是那种农村最原始的商店,商店里当然还卖散酒。

    父亲岳魁每次喝酒都会用筷子蘸酒给他尝尝,滴滴白酒入口,岳文开始觉得辣,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父亲岳魁与母亲方秀兰平时应酬也多,他跟着到了酒桌上,起初喝香槟,就当汽水喝,后来喝果酒,再后来喝啤酒、白酒……

    他十五岁时,喝一盅白酒啥事都没有,十六岁时,家里来了客人,他就可以上桌作陪了,高中时,与同学吃碗羊汤烩火烧,也得跟同学喝两瓶啤酒。

    大学时买不起好酒,用那种塑料桶打的散酒,全宿舍能喝一桶!

    后来,跟着司机押车跑长途,这酒量慢慢就练出来了,全国各地的司机碰到一块,全国各地的酒话他都会说一点。

    姥爷活着时候就断言,“这小子,以后肯定是个喝酒的好手。”

    ……

    刘涛的海鲜买卖作得很大,他这么看重这个年轻的局长,专门打过电话来,要求好好照顾,好好接待,不过,就是不冲刘涛的面子,岳文喝酒这么豪爽,老板也有心结交。

    “岳局,这山海省的酒歌是怎么唱的?”

    “岳局?”刚刚在服务员扶持下从外面走回来的咏梅大哥愣了愣,“什么局?什么局长?”

    酒店老板看看他,“新巴雅尔,这是秦湾交通局的岳局长!”他也不知是没有听清楚还是有意省略了开发区三个字,“岳局,你们山海省的酒歌很好听。”

    岳文笑着一摇头,“乡间的东西,蒙古长调更好听……”

    两人正在说着,包间的门又开了,一位蒙古汉子模样的人带头走了进来,他满脸堆笑,“金市长来了。”

    咏梅大哥的酒也醒了,他慌忙迎上去,老远就伸出了双手。酒店老板也笑着迎了上去,立时,市长周边就如众星捧月一般。

    “秦湾交通局的岳局长是哪位?”副市长看了看酒席上的面孔,几个年轻人,都已倒下,那硕果仅存的不用问就是岳局长了!

    “这就是秦湾交通局的岳局长!”老板赶紧把市长介绍给岳文,“这是我们的金市长!”他又看看身后跟着的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这是我们交通局长的邹局长。”

    “岳局长,你好。”金市长热情地笑了起来,对咏梅大哥的殷勤视若不见。

    岳文也笑着站起来,他脑子有些糊涂,但在脑海里努力搜索自己以前是否曾与这里的副市长接触过。

    “前天中视播报了你们打击黑车、整顿运输市场的行动,我们大受启发,”金市长很健谈,也是个自来熟,“我还跟邹局长商量,过几天到秦湾去实地参观学习一下,没想到,岳局长大驾光临,给我们传经送宝来了!”

    “欢迎!”敦实的邹局长憨厚地笑着。

    在座的人都在笑着,葛慧娴也在笑,她的的眼神亮晶晶的,就象风铃草一样,岳文的身影在她眼中不断摇曳。

    大学时岳文就喜欢结交朋友,各个系学生会的学生会干部,他基本都熟,就是出去打篮球、踢场足球都能结交人,秦大哪个系他都有熟人!

    可是,这走出秦湾,走出山海,到了三国交界的地方,他还有熟人?!

    “曲处的电话。”金市长热情地把手机递给了岳文,电话里立马响起了热情的声音,“老弟,到了我这里,就是到了自己家里一样,金市长不是外人,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刚从京城回来,后天就过来,我们好好畅谈一番……”

    整个酒桌上没了声音,电话里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冲金市长对电话那边的人尊敬的样子,这人的职位看来不低。

    金市长放下电话,笑着对岳文道,“曲处后天过来,他说没有亲自安排人接机,他心里很过意不去。”

    “工作嘛,他跟在领导后面,时间不能掌握,”岳文真有些喝高了,上眼皮与下眼皮一直打架,“我就是给他打个电话,看他方便我就到呼和浩特去看看他,谁让我下飞机才给他打的电话!”

    当秘书时,跟着廖湘汀全国开会时,他结交下一批人,有人仍然干着秘书的老本行,有人却已经提拔了,但都是一省或一市的中坚力量。

    “小岳是什么局长?”咏梅大哥现在更清醒了,他知道电话那头的份量,对岳文也更是在意。

    “正处级的局长。”张倩笑了,笑着看看葛慧娴。

    “噢,相当于我们这里的局长。这么年轻!”大哥眨眨眼睛,“可是,嗯,这么年轻!”

    酒宴重新接上,美酒重新倒上,岳文却感觉自己喝不下了,真喝不下了。

    恍惚中,踉跄中,他端着酒杯来到鸿燕南飞的油画下,众人都笑着看着他,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有任何一丁点异议。

    “风从草原吹过,吹散了多少传说,草原上传扬你的恩德,被酒和奶茶酿成了歌……”

    苍凉的歌声,如蒙古长调般的歌声响了起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喝多了,真是喝多了,岳文没有注意到,手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闪,葛慧娴也没有听到,自己坤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闹。

    ………………………………………..

    ……………………………………….

    “可惜了,真可惜了,没有看你大展威风!”任功成一觉醒来已是天下皆白,“走到这三国交界的地方,老六你还有熟人,莫道草原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啊!”

    尼亮也醒了,二人都来到岳文的房间,早早地把葛慧娴撵了出去。

    “我们俩跟着领导沾光,享受一把领导出行的待遇,”任功成笑道,“今天去哪?”

    “去国门看看,晚上到套娃广场和中苏购物街,”当地的人按接待领导的规格,陪着一群人,接待方案早都做好了。

    “嗯,这会儿四哥真抬起头做人了,”任功成笑道,“听说老爷子的军刺赠给老六了,那个二舅哥也没了脾气,大舅哥现在见着我们比谁都殷勤。”

    “嘘——”

    岳文作了个噤声的手势,“部长,起来了,起来了,昨晚?我没看到啊!”他笑了,“嗯,喝多了,您有什么指示?”

    他的脸突然沉了下来,任功成与尼亮都很惊讶,大学四年、毕业五年从没见过他这样,那是震惊、伤心、怀疑、焦燥、难受……

    “秘书长,我知道了,等会儿我给您回电话。”他无意识地又把对电话那边的称呼改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