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菊花台
    黑八悄悄溜出了大会议室,刑警队二中队的苏明晓正等在大会议室门口。

    本次联合行动三家共同执法,虽然黑车头目因涉嫌非法经营罪由公安局进行提审,但是事涉黑车运营,根据周平安的指示,交通稽查可以参与案子。

    “八哥,一共有几个黑车团伙?”苏明晓问道。他是刑警队的老人了,从阮成刚时代他就在刑警队了。

    “据我摸底,一共有四个。”黑八装模作样地伸出四根手指头在苏明晓跟前摆了摆。

    “你看看这个人,”苏明晓拉着黑八朝这里的审讯室走去,“这个人叫崔平玉,他的团伙所有的车上都有禁止吸烟的牌子。”

    看着监控屏幕,黑八倒抽一口凉气,“他,他是老大?”

    “从独眼龙及其他黑车司机的供述来看,他是!”苏明晓递了一支烟给黑八,“这人他原来是教师,后来不干了,干了这个。”

    “啊,是教师?怪不得说话文绉绉的,为嘛不干了?”这就解释得通了,黑车司机也没有眼前这位有文化嘛。

    “作风问题,爱上有妇之夫,不,反了,是有夫之妇。”苏明晓笑道。

    “啧啧,处理得太重。”黑八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看着屏幕上的身影,嗯,还真有种玉树临风的架式。

    “不是处理得重,是他主动辞职的。”苏明晓道,“把辞职报告扔在校长脸上,摔门而去。”

    “有担当,是条汉子。”黑八赞道,大拇指又竖了起来。

    “哎哎,八哥,你这立场可有问题啊,”苏明晓拍了拍黑八毛茸茸的脑袋,“我叫你过来,不是让你表扬他的,是让你想想,有什么突破口,帮着我们审下来,现在会场那边等着要证据,周书记的意思,打黑和打伞一并进行,就等着我们这边的口供,那边抓人。”

    这意思,苏明晓是遇到麻烦了,这人什么也不说。

    “我去会会他。”黑八狠狠吸了一口烟,跟在苏明晓后面朝审讯室走去,“苏队,找个小伙子,给我到网上打点材料。”

    “什么材料?”苏明晓笑着看看这小黑胖子,他肚子里那几两墨水还赶不上他这个警校毕业的大老粗,去审这个秀才,他还要拿着材料!

    算了吧,领导在会场等着呢,再拿不下来这个人,高队怕是又要发火了。

    …………………………………….

    …………………………………….

    标兵哥!

    清秀的标兵哥现在标致不起来了,他的两只手都被铐在审讯桌上,他百无聊赖地低头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突然,对面响起一阵笑声,那笑声就象老鼠叫一样,从地下的黑洞中传来,但慢慢放大了、放肆了,那笑终于不可遏制,破堤而出了,整个审讯室里全是这种张狂的笑声。

    “噢,你来了?”标兵哥很淡然,这笑并没有激起他的反感。

    等候在隔壁的苏明晓不禁也暗自佩服他的这份修养,如果黑八敢在他跟前这样大笑,那两个大耳刮子就扇上去了,这还是看岳文的面子!

    “你好,崔哥是吧?”黑八笑着伸出手来,但看看标兵哥的手,他的手又缩了回去。

    标兵哥又笑了,“你贵姓?”

    审讯室的门却突然开了,黑八扭头一看,苏明晓亲自进来作笔录了。

    “免贵姓宋,唐宋元明清的宋。”黑八卖弄道。

    “我有罪吗?”标兵哥好象完全没有听清这几个朝代。

    
    r />

    “有,当然有,没有你会到了这里?”黑八诘问道。

    标兵哥看看自己的两只手,“我顺道把送你到医院,你们把我的车扣了。”标兵哥又笑了笑,显得很大度,“我不要你的钱,你没法判定我是非法营运。”

    黑八点头承认,话锋一转,“你不止拉过一次,车站有录相,可以证明。”

    “可是,我收钱了吗?”标兵哥反问道。

    “对,”黑八笑道,“没人看到,也没有人作证,但这个录相,说明你们打架斗殴了,这就是你现然为什么坐在这里的原因,当然,你需要把非法营运的过程说一下,还有,独眼指认你是他们的老大。”

    “他说是就是了?”标兵哥不为所动,“我还说我是美国总统呢,但是真的吗?”

    苏明晓的脸皮都胀红了,这不是因为可乐,是因为可气,会场那边等着要口供,可是这边却在磨洋工,本来是黑八带人找到标兵哥,他以为黑八有什么办法呢。

    就在苏明晓琢磨着要把黑八弄出审讯室的时候,黑八笑了,标兵哥也笑了,两人就象是多年的老友,在审讯室里上演《老友记》了。

    标兵哥揉揉手腕,他的指甲很干净,修剪得很整齐,身上粉色衬衫,米黄色的休闲裤,又显得很有时尚和品味。

    “算了,”黑八一下站起来,“我也不问了。苏队,是不是直接投到看守所去?”

    苏明晓愣了,“看守所?”

    “对啊,前天碰到周杰伦,他说他给看守所写了首歌。”

    标兵哥笑了,笑得前仰后合,这心理素质,在审讯室里还能笑成这个样子,连苏明晓都暗自佩服。

    “你知道周杰伦吗,你知道方文山吗?还碰到周杰伦?还给看守所写歌?你以为他是迟志强?”标兵哥想要擦擦笑出来的眼泪,可是奈何两只手被牢牢地控制住了。

    “啊,你没听过吗,很有名的,”黑八吡笑道,“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苏明晓看看黑八,别说,还真有《铁窗泪》的滋味,用在眼前这个清秀的男人身上还真挺合适。

    他发现,这个崔玉平真是收敛了笑容,静静听着黑八吟唱。

    “哎,崔哥,听好了啊,重点是后半段,可能是写给你的。”

    “写给我的?”标兵哥迷茫了,好象沉浸在周杰伦的歌声里无法自拔。

    “对,听着啊,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什么意思?”标兵哥皱皱眉头。

    “没什么意思,就是一点常识,噢,看这样子你这是一进宫,苏队你真应该给崔哥普及一下看守所里面的常识。”黑八笑着把手中打印好的两页纸递给标兵哥,“看看,里面可是狼多肉少啊。”

    标兵哥抬头看看黑八,又看看轻飘飘放在跟前的两张纸,身上不禁打了个哆嗦。

    《**见怪不怪?青年自曝看守所内遭性侵:民警说很正常》

    《看守所里的潜规则,每次事后都拉肚子》

    《青年自爆遭奸,民警:正常,女监也有》

    “崔哥,看你这小模样,人见人爱啊,你不止是妇女的偶像,很快也会成为男人的偶像,就你这小模样,在里面会被重点照顾滴!”

    黑八挺着小肚子走到了标兵哥的身后,他的手一拍标兵哥的肩膀,标兵哥浑身上下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