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三绝》
    “说完了,我就先走了!”

    于秦炯的说辞,陆清颇为无语,的确,在当时的斗武场上,自己将对方击败了,但那也是对方自找的,登临斗武场,就应该有这种准备。

    至于其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又与自己何干?总的来说,若非自己能力不行,何须怪到自己头上,围拢自己的不过六七人,修为有四五位都已经破入炼气圆满。

    然而,于如今的自己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看,没有与他们动手,脚下旋风皱起,一跃登天而起,虚空挪移,天地灵气运转,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然归于传功阁的审核处。

    速度极快,在秦炯等人的眼眸深处,只是一道淡蓝色的光芒掠过,那被自己等人围困的陆清消失不见,待自己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进入传功阁。

    按照外门的规矩,传功阁内动手者,直接给予最为严厉的惩处,轻者会给予圣点、修行资源的扣押,然后派往南蛮前线执行任务。

    重者,直接废除修为,沦为废人,这都是外门曾经发生的例子,反正为了一个陆清,闯入传功阁对方的资格还不够。

    况且对方既然进去了,肯定要出来的,只要对方出来,就别想安稳离开。

    传功阁外的一切于陆清而言,并不在意,如果自己愿意,刚才就可以将他们重创,甚至击杀,先前就曾思衬过,即将离开离火圣域之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更何况自己今日还有大人物,前几天的时间,已经将传功阁第一层书架上的书籍纵览一番,今日则是第二层的数十万书籍,优选而读。

    如果说第一层都是一些修行的常识和一些基础东西,那么,第二层倒是讲述的稍微深一些,而且内部还有一些粗浅的武道修行之法,灵修之法,甚至血脉之法都有。

    只可惜都太为粗浅,顶多与自己先前修行的《大力诀》一个层次,根本拿不上台面,不过陆清也没想拿这些东西充台面。

    又是四个时辰过去,陆清从传功阁而出,由着先前几天的经验,倒是晚出去些许,错过拥挤的高峰期,走出传功阁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

    “还没走?”

    刚走出传功阁,走下台阶,便是数道熟悉无比的视线落在身上,天地大势灵觉,仍是正午时分的秦炯一行人,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一直在这里等着自己。

    “先把他擒拿,回去再好好收拾他!”

    没有给陆清说话的机会,已经骄阳下苦苦等待数个时辰的秦炯更是没有废话,直接下令,那六七位已经近前的炼气弟子,已然周身狂暴的玄光运转,踏步近前,掌法、拳法婉转,毫不留情的轰上去。

    “不知好歹的东西,就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吧!”

    陆清眉头紧皱,黑白分明的双眼微微眯起,不去找麻烦,偏偏麻烦招上来,己身站立原地不动,单腿微动,刹那间在身前虚空横劈。

    腿风连绵,强劲的法力加持,辅以天地灵气,攻伐无双,撕裂虚空,一道道璀璨的风刃自生,直接迎上扑上前来的六七人。

    砰!砰!砰!

    没有任何抵挡的可能性,每一道风刃中的力量都超越六万斤,一击之力,将除秦炯之外的所有人击飞百米之源,而后重重的落在大地之上,五脏六腑为之重创,想要站起来,已经不可能。

    而后看着神情瞬间大变的秦炯,脚下淡蓝色玄光闪烁,刹那间出现在其跟前,一掌打出,风散云聚,无形无相,携带狂暴的劲力,落在周身已然绽放浓郁之极黑色玄光抵抗的秦炯。

    轰!

    一掌之力,携带排山倒海之时,横推一切,秦炯的身躯连一个呼吸都没有支撑到,倒飞数百米之外,硬生生的撞击在传功阁四周的其余房屋之上。

    那一掌的力量,直接将秦炯体内的筋脉震断一段,五脏六腑移位,周身法力更是溃散,想要完全复原,没有数个月根本不可能,除非对方愿意花费大代价,不然以后别想出头了。

    在炼丹坊地下炼丹室中明悟天地大势以后,旋风扫叶腿法与落英神剑掌法已经修炼至圆满,灵觉有感,《无字天书》显化,并行而出,人形透明光影施展《三绝》。

    何为《三绝》?

    一曰《排云掌》!

    二曰《风神腿》!

    三曰《天霜拳》!

    三绝相生相克,单独而出,均是一等一的神藏境战技,并行施展三分归元,甚至通达化真境战技,若是参悟其内的风无形、云无相、天地苍茫之意,甚至通达更深也不是不可能,端的无双!

    之前腿影重重,风刃斩击,乃是《风神腿》,一掌连绵,风云变幻,乃是《排云掌》,至于《天霜拳》,根本没有出现的必要,他们也没有资格令自己施展此等战技。

    干净利落得将秦炯一行人解决,迎着周围一道道惊骇的目光,陆清脚下玄光璀璨,《风神腿》施展,如风如电,径然离开传功阁所在区域。

    ******

    “你醒了?”

    一处略显奢华的灯火通明所在,温暖的房间之中,既不显得燥热,也不显得寒冷,身材曼妙的侍女行走其中,不断的来回侍候着里面的大人物。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传功阁前被陆清一掌打成重伤的秦炯徐徐的苏醒,剧烈的疼痛感从浑身上下流淌而出,双眼为之缓缓睁开,逐渐适应周围的明亮。

    看着那位站立在自己床榻前的身影,顿时神情骤变,面上掠过一丝惊慌,连忙强行挣扎着从床榻上做起,甚至想要站起。

    “秦炯拜见师兄!”

    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虽不知这位内门的师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但来至对于眼前这位师兄的恐惧告诉自己,肯定有大事发生。

    “不必起来了,你就躺着吧,听说你是被外门传闻的那位无上宝体打伤,可是如此?”

    脆朗的声音缓缓,单手轻轻深处,一股柔和的劲力将秦炯压制在床榻之上,一袭淡金色的长袍加身,无形的威严与尊贵绽放,做完这一切,双手背负身后,继续而语。

    听其言,这间房屋内的其余人为之靠近这里,至于时候的侍女,直接被驱逐出去,一道道目光汇聚,落在秦炯的身上,各有诸般心思涌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