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奈何?
    越向下方走去,体内的火鸦血脉越发激荡,体表不自觉的显化火红玄光,温热的气息回转,法力澎湃而动,周身百脉本能颤动,北冥运转,四周的地火气息被吸纳体内,融入火鸦血脉之中。

    “地火是火属性的天地灵气汇聚,融入山川地脉而成,故而堪称天地异种火焰,长时间的接触地火,可以纯化提升你体内的火鸦血脉。”

    “这里是外门所在,只有地火的存在,而在内门的炼丹坊所在,却是有着天地间极为霸道的火焰——离火的存在,以地火蕴养数万年,方才铸就,也是离火圣域的根基之地。”

    “以后你或许有机缘接触那种火焰!”

    对于陆清身上的法力异样,苏烈长老不以为意,当初自己初入这里的时候,遍布在这里的地火气息同样吸引着自己血脉,静修一段时间后,血脉纯度提升,法力威能强化。

    向下的石阶不多,不过二三十阶,徐徐而动,便是来到炼丹坊的地下二层所在,先前所言,不过有三个房间,分立三角的存在,内部是一个宽阔的空间。

    地火气息弥漫,浸润天地灵气,朦胧的雾气顿生,火红色的光芒闪烁不断,平坦的圆形空间内,形如一个大厅,其间隐约可见有几道身影,耳边更是飘过淡淡的回音。

    “苏烈,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陆清与苏烈突然出现在这里,似乎令厅内的那几人颇为诧异,当即,便是一道狐疑的声音传荡,中气十足,气息充沛,踏步而动,向着他们走过来。

    “我怎么不能出现在这里?炼丹坊中,我可是三大执事长老之一,出现在这里有什么问题?”

    踏步而动,陆清紧跟在苏烈身后,便是与厅内的那几人碰触,对方一共有三人,为首的是一位年约四十岁的男子,淡红色的发丝冠带头颅之上,一袭锦衣红袍加身,气息隐秘,看不出具体的修为。

    身侧则是两位年轻人,观其生命气息,都是在二十岁上下,火红色的长袍加身,加持俊朗的外表,倒是有些不俗之处,看着突然进入地下二层炼丹室的苏烈与陆清,不由得相视一眼,面上微变。

    离火圣域的内外门中,凡事能够炼制出三品丹药的均可以位列长老之位,但想要做到执事长老的位置,不仅炼丹要更加出色,还要有强大的修为作为支撑。

    外门有三大执事长老,内门也有三大执事长老,彼此不分高下,出现在苏烈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子,便是外门新晋的一位三品炼丹师。

    扫视着那人与其身后的两位年轻人,神魂之力闪烁,探察周围三个炼丹师的状况,苍老的面上双眼为之眯起,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个,自然没有,只是苏长老一直待在自己的院落中炼丹,今日出现在炼丹坊,着实令卢星惊讶,即如此,在下有一事相求,希望苏长老可以应允!”

    那位衣着淡红色的中年男子,看着也出现在这里的苏烈和陆清,眉头不自觉的一挑,据自己所知,除非炼丹坊要事,不然苏烈一年也不会前来这里一次。

    不曾想,今日碰上了,而且还是如此的不巧,眼角的余光扫视着身后的两位年轻人,随即上前一步,对着苏烈一礼,徐徐而道,手中光芒一闪,便是一枚圆形的暗红色令牌出现。

    其上一面烙印着一个古朴的三足两耳炼丹炉,另一面则是一个古朴的“丹”字,持在手中,言语不断,虽有诧异,但自觉还有希望。

    “你想要使用我的炼丹室?他们两个是你的弟子?”

    活了这么久,若是连眼前这人的举动都看不明白,苏烈就妄活了这么大岁数,扫着那人手中的执事长老令牌,整个外门中,只有三枚。

    想来眼前的卢星是向其他两位执事长老求来的,不然,以对方的资格还不可能启用这里的炼丹室,这里的三个炼丹室中,其余两个都已经有炼丹师存在了。

    唯一还空置的,就只有属于自己的那一间了,寻常时候,自己倒是不在意,其他炼丹师用了也就用了,不过今日自己既然来了,那么,一切就当归于自然。

    “是,而且已经得到二长老的应允,陵山、炎原,还不快来拜见苏长老!”

    果不其然,与苏烈所想的一般,看着手中的那枚执事长老令牌,徐徐而语,旋即将其收回,单手对着身后的二人挥动,顿时,那两位年轻人均上前一步,口中礼敬之语流淌。

    “拜见苏长老!”

    “拜见苏长老!”

    礼毕,缓缓起身,退在一旁,他二人的修为与炼丹水准正陷入一个瓶颈,需要一个绝佳的环境进行突破,请教师尊之后,便有了今日之行。

    “筑基期的修为,也算不错了,若是以前,你持这枚令牌还有些作用,不过从今日起,我将会长期使用这间炼丹室。”

    “你们回去吧,陆清,我们走!”

    那两位年轻人的修为一眼便是苏烈看穿,已经破入筑基期的修为,只不过体内的阴阳乾坤之气未曾合一,想来还不能够炼制二品丹药。

    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宽阔的厅内,卢星三人的神色又是一变,而后,苏烈没有与他们客气,手臂挥动,招呼着身后的陆清,奔向这里唯一空闲的炼丹师。

    嗡!嗡!嗡!

    石门封闭,屈指一点,便是熟悉的印记激活开关,炼丹师的房门大开,迎面一股浓郁之极的天地灵气与地脉火焰气息,与其而出的还有如云如雾的烟霞火雾。

    陆清静静跟随,迈入那件炼丹室内,体内的火鸦血脉越发的沸腾起来,观四周的情况,也没有刻意压制,北冥运转,狂暴的吸力顿生,吞噬几近雾化的天地灵气与地脉火焰之气。..

    苏烈二人进入其内,炼丹师的石门自动闭合,隔绝外在侵扰,观此景,静静站在厅间的卢星脸上难看至极,头颅微转,看向已经闭合的石门,眼眸深处更是有些阴沉之色。

    “师尊,如今那间炼丹室已经被苏长老占据,我们该怎么办?”

    那两位衣着锦衣红袍的年轻男子,同样觉得对方不近人情,果真如传闻一般,炼丹坊地下十间炼丹室中,均适合三品炼丹师炼丹。

    本以为可以借助其中一间,破开修为枷锁,让炼丹水准更上一层楼,想不到竟然出现这种情况。

    “还能怎么办?”

    “苏烈十年前因为儿子的事情,惹得总坛的一位大人物不悦,一身修为也被重创,不然以对方的资质应该归于总坛的,不过据我所知,他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我们走!”

    卢星阴沉的面容令的四周炙热的大厅都隐约为之一寒,没好气的看着身侧弟子,形势比人强,如此奈何?反正对方也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

    语毕,冷哼一声,踏步离开地下炼丹坊,身后的两位相视一眼,摇头而叹,紧紧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