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圣教总坛
    看着周身这般的阵仗,陆清突然觉得似乎刚才诸人口中的无上宝体真的了不得,但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运气一般,唯一与他人不同的也就是《无字天书》了。

    至于所谓的肉身宝光,那似乎是《金钟罩》与《龟灵诀》、《玄龟不灭体》修炼所得,三门修行之法中,唯有《玄龟不灭体》层级最高,难道修炼此法会形成无上宝体。

    不过无论此刻的陆清再继续思衬什么,在周围诸多的外门长老眼中,那就是无垢之体,那就是无上宝体,那就是修炼大成,通天彻地的无上宝体。

    迎着一位位离火圣域外门大人物看过来的眼神,陆清心中纠结无比,一者自己的目标根本不在南蛮魔教这边,早点探清楚这里的一切,返回大兴王朝才是正事。

    但另一方面,他们所开出的条件的确诱人,无偿供给自己修炼到金丹境的资源,无偿提供给自己最好的修炼环境……,还有着甚至想要将其小女儿、小孙女嫁给自己,弄的陆清面色一红。

    “哈哈哈,诸位,老夫来晚了!”

    斗武场高台上的诸位外门支柱长老,虽然神情有些着急,但看着周围的同伴,倒也都显得不急不躁,如此这般数十个呼吸之后,斗武场的虚空之上,又是一道声音传荡,虽显苍老但中气十足。

    闻此声,陆清眼中一亮,若说拜入四周诸人的门下,似乎都相差不多,毕竟大家的地位都等同,你能够提供的东西,我也能够提供。

    故而,陆清也一直站立高台,没有出声,如果无上宝体的价值真的这么大,那么,离火圣域的内门不会不知道这个消息。

    看不清形势的情况下,那就待价而沽,择优而从,不过耳听这道忽然出现的苍老声音,淡红色的流光闪烁,身形一晃出现在陆清跟前。

    正是数日前,以九颗玄龟灵丹拯救自己的外门苏长老,不论那丹药是废丹,还是真正的极品丹药,自己的伤势痊愈,得玄龟血脉是真。

    “苏烈,我记得在十年前,出了那档子事后,你就不再收徒了,怎么,今天也忍不住了?”

    小丫头的爷爷现身,立于陆清的跟前,一袭淡灰色的长袍加身,须发灰黑,精气神倒是挺旺盛,左右看了一眼,都是熟人。

    又瞅了瞅跟前的陆清,想不到自己也是看走眼了,当日,自己以九颗废丹为对方疗伤,不曾想异象陡升,而且任凭自己如何探察都无法弄清楚对方身体的隐秘。

    现今看来,倒是那无上宝体的作用,毕竟这种体质出现的太少,有关的记载也都是无上宝体的主人如何如何强大,如何如何名镇星海,距离宝体的细节不详。

    难不成无上宝体有化废为宝的作用?苏烈不清楚,但看着周围的状况,也容不得自己多想其它。

    “谁说我要收徒了?按照圣教的规矩,此人前些时日不过是黑风洞的一个废人,筋脉尽断,丹田被破,后来被我孙女买回来,欲要为我药奴。”

    “之后,我以九颗玄龟灵丹加其身,令其筋脉复原,丹田如旧,方有今日造化,昨日,我便与其言语,让其进入炼丹房,助我炼丹。”

    “小子,此事真假如何?”

    身躯微转,对着之前语气有些不善的外门长老看去,径直回应道,而后话锋一转,将陆清的来历细节娓娓道出,话音未落,四周诸位外门长老的神色已经微变。

    语毕,苏烈再次静静的看向陆清。

    “就算有此事又如何?苏烈,这可是一尊无上宝体,如果入你炼丹房,将来不过一位炼丹师,如果专修血脉,开辟开发宝体,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圣教的无上强者。”

    “孰轻孰重,你可要想清楚了?”

    没等陆清回应,四周的一位位外门长老顿时面色不悦的看向苏烈,炼丹师的身份确实尊贵,但相对于圣教来说,需要的更是一位无上强者,而非一味炼丹师。

    如果被苏烈得逞,浪费一尊无上宝体,消息传出,离火圣域颜面何存,如果令的圣教总坛关注,他们更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很明显,苏烈已经无视了他们,双耳摒弃一切,继续看向陆清,等待对方回应。

    “却是如此!”

    脑海思绪万千,面对眼前诸位强者的纷争、嘈闹,一时间脑海空明,闻此语,与事实一般,陆清拱手一礼,颔首以对。

    “你身具无上宝体,如果仅仅停留在离火圣域,那才是浪费,入我炼丹房细细思衬吧,如果想好,老夫倒是可以亲自送你入总坛。”

    “而且,你自己的事情也可功成!”

    闻此声,苏烈面上笑意闪烁,四周诸位外门长老的神色却是瞬间难看起来了,没有继续多说,言语别有深意,身具无上宝体,呆在哪里都是核心焦点。

    以对方的智慧,想来会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过对方体内的血脉为玄龟血脉,如果用来炼丹,倒是有些不恰当,不过这并不是自己的选择。

    “……多谢苏长老指点!”

    一语而落,整个斗武场高台为之一静,而后,一位位外门长老怒目而看苏烈,连带着看向陆清的神色都颇为不悦,不过事已至此,继续呆在这里只会颜面尽失。

    当时,斗武场之上,道道流光纵横,划过虚空,呼吸间消失不见,只剩下陆清与跟前的苏烈。

    “我们走!”

    沉静的斗武场上,看着一位位外门长老离去,诸位外门弟子叹息不已,再次看向高台上的陆清,均是羞怒了,诸位长老的垂青,他们想要还没有机会,如今亲自邀请,竟然拒绝了。

    炼丹房苏长老虽有些名气,但与刚才降临的刑堂、传功阁长老相比,还是差了不少,想不到那小子竟然选择了苏长老,当真是不明智。

    看着高台上炼丹房苏长老手掌挥动,淡红色的光芒包裹住二人,转瞬化作流光消失不见,待在四周螺旋而上楼阁中的小丫头见状,也连忙的走出斗武场。

    就在苏烈与陆清离去不久,充其量十多个呼吸的时间,便又是一位位强横气息丝毫不弱先前外门长老的存在显化斗武场。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