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家世清白
    ,精彩小说免费!

    此行与二小姐一同前来的内府掌事一共有四位,只可惜与陆清熟悉的五掌事没来,前来的四位掌事中,都是自己陌生的,故而先前只觉得他们是内府的高级奴仆,亦或者是其他身份。

    九房奴仆,四位掌事分别出手考核,人员看似有五十八位,但真正进行的过程中,乃是极为快速的,就算是先前那位支撑时间最久的奴仆,也不过五十个呼吸上下。

    其他奴仆只会更短,轮番而上,转眼间啥时间过去了近乎半个时辰,虚空骄阳高高悬起,虽然还未曾绽放极致的热量,但已经有了些许的温和之感。

    而且不知何时,那二小姐所在的区域出,一只素净的华盖竖起,遮挡阳光,退避视线。

    “柴房,你们修炼的是《劈柴刀法》,来,让我看看你们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负责考核他们的掌事为四掌事,一袭深蓝色的锦衣长袍加身,中年模样,身材略微有些发福,但从刚才的考核来看,本领颇高。

    刚才考较执衣房施展的乃是棍法,而今又手中持有一把刃口微钝的柴刀,与此同时,如同先前的几房奴仆,该使用并起施展的,一样不少,陆清七人每一人手中发配一柄钝口的柴刀。

    “柴房王三!”

    林主事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看着陆清七人,又看了看考较他们的四掌事,双眼凝视,希望这次柴房挑选的七人能够有所成绩。

    随着四掌事口中的沉声之语落下,柴房的七人中,便是悠然走出一位年轻精壮的汉子,皮肤黝黑,一头漆黑的长发盘在头颅四周,手持朴刀,对着四掌事一礼。

    而后直接一记竖劈,势头甚猛,配合着筋骨脆响,内力加持,连带虚空都仿佛有些嗡嗡回荡。

    铛!铛!铛!

    两柄钝口的柴刀相触,蹦出一阵沉闷的声响,二人的实力都是明劲层次,每一招施展下去,都带着重逾千钧的力道。

    柴房的那位奴仆施展的正是陆清这段时间同样修行的《劈柴刀法》,但是那位四掌事的手段却是看不出内蕴,只是任凭王三施展刀法,你来我挡,你劈我挡。

    没有绚丽的刀光,没有横劈高山的气势,更没有霸道无边的底蕴,有的只是最原始的招招碰撞,有的只是最初的刀法形态。

    “徒具其形,评价乙等下!”

    二者之间的对抗不过十个呼吸,豁然间那位四掌事陡然一刀劈出,将柴房王三震退数米开外,轻轻摇摇头,便是身躯微转,看向二小姐。

    没有任何回应,但是二小姐身侧的那位侍女却是快速的持笔记录着。

    至于柴房的王三,先是闻声一愣,而后面上有些沮丧起来,乙等下的评价很有可能要被发配到外府,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徒之奈何。

    “柴房陆星!”

    没有迟疑与耽搁,在四掌事评价完前一位奴仆之后,从剩余柴房的人中,又走出一位,拱手一礼,手持柴刀便是冲了过来。

    然而,八个呼吸之后,如同先前的王三一般,被一刀震退,而后获得乙等下的评价。

    “柴房陆章!”

    “柴房陆占!”

    “……”

    很快的,柴房此次挑选出来的七人中,出战的六人中,只有一人勉强的得到乙等上评价,其余均是乙等下,整个时间还没有过去半柱香。

    陆清年岁最小,便是灰衣小帽的站在最后,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已经过去的数十场战斗,心中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初步的评估。

    “柴房陆清!”

    一语而落,陆清手持柴刀,缓步上前,思绪运转,内力游走,《劈柴刀法》第一式为拔刀式,何为拔刀式?陆清先前不知晓,但遍览脑海中烙印的人形透明光影痕迹与自己这些年的经验。

    所谓拔刀,便是蓄势!便是将全身上下的精力集中在一起!

    便是要将浑身上下的力量汇聚一处迸发出来

    步伐稳健,手中的柴房徐徐而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的顶着四掌事,同属于明劲层次,陆清相信自己可以取得自己预期的成绩。

    “哦,有点意思,看你的年龄不大,不知刀法参悟的怎么样!”

    那四掌事静立的身躯微微一动,看着缓步而来对的陆清,不由得双眼为之眯起,不提眼前的奴才战力如何,但这种动作已经有了些许模样。

    柴刀斜持身前,内力灌输其中,短短数米的距离,一晃而过,旋即,陆清没有任何迟疑,没有施展《旋风扫叶腿法》,但配合刀法的玄妙,一刀由下而上,用力的挥动。

    铛!

    刹那间,一道沉重而又清脆的闷响回旋,四掌事的神色也在瞬间大变,两柄钝口的柴刀相碰触,顿时一股莫大的力量滚滚而来,顺着手中的柴刀,便是涌入身躯,一个不擦,整个人为之趔趄,接连退后数步。

    “嗯?天生神力?”

    一刀之力,将内府掌事震退,虽然都是明劲层次,但这还是考核以来的第一次,还是第一次有奴才击退四掌事,观此景,不远处的二小姐与身侧的其余掌事均眼中一亮。

    不提那柴房的小子刀法如何,但这一击中绝对内蕴强大的力量,而且非是普通的明劲武者可以媲美,从四掌事的反应都可以看出来。

    “那个奴才我似乎见过?”

    端坐在宽大木椅上的二小姐,一袭淡青色的长裙加身,头顶遮阳华盖,美眸扫视场中的战斗,看着手持朴刀的陆清,脑海中画面转过,若有所思,看向身侧的侍女。

    “那个奴才应该是小姐七天前在凌风阁见过的,当时昭阳郡主的玉佩丢失,这奴才顶撞郡主,还与郡主的手下交手,颇有实力!”

    没有令二小姐失望,身侧的另一外侍女也扫了陆清一眼,旋即,便娓娓道来,想不到那夜里的奴才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具体信息呢?”

    二小姐点点头,看着不远处已经彻底战斗在一起的陆清和四掌事,或许是天生神力,每一刀斩击下去,都带着强劲对的力道,一时间,四掌事的身形竟然不断的为之后退。

    “陆清,今年十四岁,半个月之前乃是外府的奴才,因灾祸之事,被调入内府,祖上三代都是府中的奴才,家世清白,不然也不会这么快被调入内府做工。”

    那位一直负责记录的侍女,翻阅着手中的资料,三个呼吸过后,低沉而又清晰的声音缭绕在二小姐耳边,快速说完,本身也是下意识的看向陆清,能够被二小姐询问,看来这个奴才要被重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