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十方俱灭
    对于人族之内的灵器炼制手段,诸般典籍上记载的很少,不过虽然很少,但总归有些残留,灵器分九品,非破开神魂者不能够发挥灵器的威能。

    以武道修士举例,神藏境武者对应一品二品三品灵器,化真境武者对应四品五品六品灵器,在其上则是对应七品八品九品灵器。

    每一品级的灵器之所以会划分的这般清楚,原因就在于每一种灵器中的阵法烙印,拥有九道阵法加持的灵器为一品巅峰,一十八道阵法加持的灵器为二品巅峰。

    以此类推,三品灵器有至多二十七道阵法,四品灵器强有三十六道阵法……八品灵器拥有至少六十四道阵法加持,最高品级的灵器则是拥有九九八十一道阵法加持。

    每一道阵法连通天地,绽放威能,阵法加持的力量越多,灵器的威能也越发前那个行,在九品灵器之上,便是传闻中的灵宝,那般宝物非真正的强者不可使用。

    而《通天灵宝经》中记载的诸般宝物炼制之法,则是有些许不同,普通灵器的炼制是将数道阵法分别加持灵器胚胎之上,而后启灵功成,灵器诞生。

    但无上经文记载,除了简单的将数道阵法烙印灵器本体之上,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将阵法之道与炼器之道合一,以阵法之道的玄妙和炼器之道的玄妙合而归一。

    一元之始、两仪分化、三才震天、四象无穷、五行林立、**通天、七星曜日、八卦灵形、九宫归元、十方俱灭!

    阵法之道起于一、成于三、盛于七、终于九、灭于十,如此这般,混元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每一种阵法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

    炼制一品灵器,取一元之阵,数至九,归于九宫,九元归一,成就混元大阵,如此,整个灵器之上烙印的阵法就不仅仅只有九个,则会有十个。

    如果以一元之阵,合于三,三合九,则灵器的威能更盛,如此这般,阵法之道无穷,炼器之道无穷,此之谓通天灵宝。

    神魂识海深处,化身盘坐于巨大的莲台之上,青色氤氲之光缭绕不绝,玄妙自生,头顶虚幻的晶莹玉蝶,造化加持,滚滚无穷奥妙沉浮其内,源源不断的给予消化吸收。

    欲炼器,先明悟阵法,意识沉浸于无上经文深处,一道道纵横交织的能量纹理显化,混沌虚空之上定下一点,定下根基,而后由此而出,混元太极显化,头顶日月星,下承天地人。

    地火风水弥漫,五行之力不绝,**七星之力笼罩,八卦虚影不断,九宫之势通天,一阵演化成无穷,一念而成归空间,镇压混沌,鸿蒙破开。

    一时之间,陆清似乎有感,这阵法之道似乎也是一门无上大道,若是有人修行至极致,同样有能力开天辟地,演化混沌,开辟鸿蒙。

    阵法之妙对外,可镇压一切侵扰,对内,可淬炼一切至强,先前开辟掌中宇宙之时,便是依葫芦画瓢,以阵法之威能将其开辟。

    以五行五脏归天地根基,以人体四肢归天地四极,如此,岂不是像一个天然的阵法熔铸之身,推及肉身深处,筋脉纵横,法力无穷,未必没有一次推演分化、深入的可能性。

    念及此,陆清顿觉元始之道第一层的大圆满似乎还可以更近一步,以九宫归元成就五脏四极,而后直达十方,镇压一切。

    “清哥儿,东西买齐了!”

    忽然间,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的言语之声,陆清徐徐的从深层次修行中醒转,周身九色玄光消散,头顶的道图隐去,一股股威压不存,双目神眸为之睁开。

    看向一侧,却是陆虎已经归来,心中默算,却是过去了三个时辰,天色已经开始变得徐徐昏暗起来,四周天地灵气震颤。

    “我小看了炼器之道!更是小看了阵法之道!如是这般,器阁中的无上强者似乎手段无穷强大矣!”

    一阵演化天地,一阵破灭虚空,这等手段非炼丹师所能够拥有,口中轻叹一声,短短数个时辰的时间,自己连门槛都没有踏足其内。

    阵法之道与炼器之道博大精深,如果修炼至高层次,陆清觉得丝毫不比所谓的灵道、武道弱小,就是不清楚器阁内的那些人明悟多少玄妙。

    “虽还未迈入门槛,但想来炼制一品灵器足够了!”

    阵法之道的精妙,丝毫不下于灵道与武道,以自己现在的感悟,炼制出九道阵法归元如一的一品灵器或许有些困难,但拥有一道阵法、两道阵法、三道阵法加持的灵器却是不难。

    挥手间,将那枚装有炼器材质的空间戒指从陆虎手中摄走,下一刻,便是一大堆充满矿物味道的东西摆放在陆清身侧。

    脑海中翻滚无上经文中的低等级灵器炼制之法,虚幻的晶莹玉蝶加持,一道道熔炼手法和印诀不断的给予推演,给予熟练。

    陆虎则是在一侧休息,观清哥儿又沉浸于修炼之中,也没有打扰,自顾自的在炼丹室一侧修行《金钟罩》,再有些许日子,自己破入第五层不难。

    三炷香之后,陆清周身为之一震,而后九色玄光大盛,屈指一点,面前的巨大丹炉为之嗡鸣作响,通红色的地心岩火熊熊燃烧。

    心念一动,身侧那堆炼器材料便先后的没入那暗金色的炼丹炉中,接受火焰的熔炼,在地心岩火的灼烧之下,诸多炼器材料很快给予消融,各自归于一隅,一丝丝怪异的味道弥漫,不过顷刻间便是被陆清封锁在丹炉之中。

    双手横立身前,印诀翻滚,神魂之力纵横,一缕缕细小的能量纵横在丹炉之中,将那些零碎的器物溶液汇聚一起,一道道奇异的力量显化在丹炉内部。

    不多时,那一摊摊笑容的器物溶液汇聚,顺从陆清的心意,成就一柄长剑的形态,而且伴随着陆清双手的持续舞动,内部的能量交织,一道道奇妙的轨迹烙印在灵器胚胎之上。

    初次炼器,陆清并不准备一下子烙印九道阵法加持,仅仅一道简单的破甲阵法加持其上,随其不在理会,自顾的将胚胎深层次淬炼,慢慢的,缓缓的,一柄寒光绽放端的长剑沉浮于丹炉深处。

    地心岩火将其笼罩,一缕缕杂质被淬炼而出,长剑成型,长约二尺三寸,三指之宽,手柄普通,仅仅是螺纹形态,虽未开封,但破甲之阵加持,已然有锋芒。

    “启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