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魔功再现
    “陆清见过大长老!见过诸位长老!”

    丹塔正厅非谈话之地,从虚空中漫步而出的大长老一行人,挥手间,便是带着陆清强行挪移到一楼的另一处寂静区域,四周均是丹塔的高层长老。

    百日不见,大长老一身气息仍旧那般神妙不可测,见此,陆清躬身拱手一礼,衷心而拜,就凭借丹塔能够为自己出动人手寻求一个说法,足够令自己心中感慨激动。

    “陆清,依据丹牒上的印记显示,你的气息是百日之前突然归于寂灭的,加上苏心蕊所言,你应该被被离火圣域的人擒拿的。”

    “为何……?”

    丹牒上的印记显示是不会出现错误的,数万年来,丹牒一直正常运转,作用也很简单,就是记录炼丹师的信息与贯通炼丹师的命运。

    如果炼丹师身陨,那么丹牒上独属于那位炼丹师的印记便是暗淡无光,也是彰显着那位炼丹师的命运终结,若非如此,当日,丹塔也不会那般大的阵仗。

    “当日在南蛮林地中,却是遇到了数位筑基期修士的拦阻,不过对我而言,离开还是无恙,只是在我即将踏过云梦大河的时候,来了一位离火圣域金丹境修士。”

    “实力差距太大,无法逃走,被其镇压,吞噬一身本源,陨我之命,抛于云梦河底,想来丹牒上的印记也是那个时间暗淡的。”

    到了如今,那日无论是自己要返回,还是小丫头要返回都已经不重要了,思衬大长老之语,有看了看旁边几位神情疑惑的长老。

    倒也没有隐瞒什么,缓缓而语,说道当日之事,一身法力被夺,一身精血被夺,一身精华被夺,这种感觉至今历历在目。

    “吞噬你一身本源,陨你之命,这么说,你当时应该是死去了,但现在你却是安然无恙?离火圣域之中竟然有这般功法,可以吞噬修士本源!”

    “我依稀记得典籍之上似乎有关于吞噬修士本源功法的记载,只是那种功法应该被毁灭,不存于世才对!”

    陆清语毕,大长老倒是没有立刻回应,身旁的其余几位长老倒是若有所思,彼此之间,相视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顿时一皱。

    既然当时已经死去了,那么,现在陆清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跟前,比起那种吞噬修士本源的攻伐,他们更狐疑个中缘由。

    “由死而生的过程,陆清也不太清楚,也许是我体质的特殊,也许是命不该绝吧,机缘之下,天地大势破入真意层次,灵觉极境破开,接引三道劫雷,肉身极境不存。”

    “而后天地灵气加身,神魂开辟,登临神藏筑基!”

    不灭灵篆的存在涉及根本,先天极境也是份属极境,陆清没有多言,由死而生本就是一个禁忌之事,但在典籍之上,也不是没有类似的记载。

    故而陆清并不担心此事,言语缓缓,周身顿时青色玄光大盛,一缕缕若有若无的天地真意扩散,肉身震颤,宝光自生,虚空为之翁鸣。

    真意的层次,预示着在进阶下一个层次之时,已经没有了任何阻碍,肉身微动,宝光自生,无上宝体的底蕴非同一般。

    “极境!”

    “陆清,你竟然真的破入极境了!”

    “极境!”

    “……”

    这个境界,乃是天道之下蜕凡炼气的最高层次,每一个时代,能够踏足其内的屈指可数,根本没有固定的方法与道路,能够破入其内,要么机缘,要么运道。

    而今,一行丹塔高层长老竟然听闻陆清已然破入其内,顿时一个个面露惊容,面露不可思议之神色,神魂之力扫视,面前的陆清却是比百日之前强横数十倍以上。

    肉身宝光自生,虚空嗡鸣之音不断,仅仅是气力层次,都足以立于神藏巅峰,仅仅是神魂之力的强横,都足以立于筑基巅峰,至于境界的超凡,更是在神藏筑基以上。

    对于极境层次的信息,他们知晓的也是不多,但在丹塔的典籍记载中,他们却可以从别的修士身上给予参考,极境之下,当为十万八千斤层次,关于十万八千斤层次的突破,他们可是隐隐了解的。

    十万八千斤层次破入新境界,一身实力增幅不过**倍,论综合实力,与神藏筑基中级巅峰媲美,与此刻的陆清相比,却有一定的差距。

    而且陆清所言,其不仅破入肉身极境,还破入灵觉极境,这等层次的神魂开辟以后,神魂之力当超越普通修士多矣,刚才感应,其神魂之力无论在凝练程度,还是强横程度,都隐约媲美刚突破金丹境的修士。

    由此而观,极境玄妙的外显便是如此,但内在的奥妙他们却不清楚了,只是有记载以来,凡是登临极境的,只要中途不陨落,几乎全部踏足通天玄妙以上。

    “极境层次,乃是肉身、灵觉的双重蜕变,初时并不明显,真正的好处还是在通天玄妙之上,陆清,你由死而生,破入极境,当属机缘。”

    “人族之内能够吞噬修士本源的也就是《移宫魔决》了,本以为彻底残灭,想不到如今再次出现,陆清,日后你当小心为上。”

    “诸位,我有一些话要单独与陆清言语!”

    于在场的诸多丹塔长老所言,大长老并不作评价,陆清能够安稳归来就是极大的盛事,破入极境,更是锦上添花之事。

    经此之难,想来陆清接下来会在丹塔之内安稳修行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话音婉转,谈及那吞噬修士本源的功法,人族之内,也就只有《移宫魔决》了。

    言语中那个流出一丝轻叹,那卷功法再现,估计没有掀起一定的腥风血雨是断然不会再次湮灭的,思衬此,大长老单手微微摆动,左右看了诸位长老一眼。

    闻声,在场的诸多长老微微一笑,而后,拱手对着大长老一礼,周身流光闪烁,天地灵气微微震颤,随之接连消失不见。

    “当真是天道垂青之人,历此劫难,不仅没有沉沦,反而跃入极境,先前与你九月之期,而今已然不存,时值丹塔炼丹师盛事,陆清,这也正是你的晋升之路。”

    “你的背景孱弱,贸然进入丹塔总部,只怕引起不适,若是能够以无与伦比的炼丹术挫败一位位同道,到那时,你当真正无忧亦。”

    “说起来,你如今所修当为何道?”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