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抢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贺牵前辈有言,地心岩火的威能就算是金丹境的修炼者碰上,也是极为棘手,至于灵器更是如此,虽有九品之分,但金圣不过筑基期,手中的灵器顶多三品灵器!”

    三品灵器,论层次属于低级灵器,属于筑基起修炼者可以掌控,如果自己能够将这件灵器消融,想来对于金圣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创伤。

    典籍有语,想要真正的使用灵器,非有神魂之力日夜冲刷不可,由此,灵器于己身相连,其上留有己身神魂烙印,此举虽对于操纵灵器有妙处。

    但若是灵器被毁,与灵器相连的神魂同样为之损伤,根基为之创伤,有此良机,陆清不会放过,感应着金圣越来越强的攻击。

    陆清没有把握全身而退,一位筑基圆满的修士,战力超越自己多矣,除非自己能够更近一步,不然逃走的希望渺茫。

    一边将一瓶疗伤丹药填入嘴中,一边双手紧紧握住那柄震荡肉身的蛟龙锏,长约两尺,通体金黄,长鞭柔软又坚硬,此刻落于陆清的手中,再加上被地心岩火覆盖,顿时不远处虚空而立的金圣神色为之骤变。

    双手即刻掐动印诀,神魂之力催动,想要将蛟龙锏收回,但突然间蛟龙锏仿佛失去了指挥一般,尽管仍旧可以感觉到蛟龙锏的存在,但想要化作玄光脱身已经不可能了。

    “三品灵器,让我试试你有多坚硬!”

    地心岩火熊熊的覆盖在蛟龙锏上,轰然间,陆清便是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力量从蛟龙锏内迸出,不仅如此,一丝丝强横无比的力量还隐约欲要挣脱自己的束缚。

    当即,宝光自生,金钟笼罩,封锁天地虚空,截断一切,一只手牢牢的抓住蛟龙锏尾端,用火剧烈的灼烧,另一只手则是紧握成拳,十万八千斤气力闪烁,其上水火韵律闪烁,重重的落在蛟龙锏上。

    嗡!嗡!嗡!

    一拳打出,整个蛟龙锏为之颤抖!

    又一拳打出,整个蛟龙锏为之金色玄光大盛!

    又一拳打出,整个蛟龙锏为之剧烈颤抖,一丝丝灵器本源的力量显化,一道道蛟龙锏上纵横交织的阵法为之力量觉醒。

    “放开蛟龙锏!”

    肉身为之抖动,神魂深处传来一缕缕疼痛之感,一个不查,虚空而立的身形直接跌落大地,强行稳住身形,一步踏出归于陆清跟前,看着对方的动作,神情又是勃然大怒。

    道喝一声,双手婉转,印诀挥动,一道遮天大手从天而落,似要将陆清镇杀!

    “哼!”

    陆清不屑,此刻对方的灵器在自己手中,虽然蛟龙锏挣脱的厉害,但地心岩火已经在逐渐消融蛟龙锏上的阵法,只要将阵法摧毁,然后便可磨灭灵器上的一切。

    有感头顶的浑厚金色大手印,当即,手执蛟龙锏,直接迎上,一击而落,借力打力,依靠那道金色大手印拍下的力量,陆清强力又是一击,汹涌澎湃的火焰更是为之沸腾。

    “噗!”

    刹那间,一道剧烈的疼痛感从神魂本源荡出,那是属于与己身相连的蛟龙锏受损所得,纵横交织、玄光璀璨的蛟龙锏上,已经有些许阵法纹理不存。

    以此为突破口,下一刻,整个灵器之上数十道阵法接连瓦解,地心岩火之下,阵法瓦解之后的灵器表面,已经有不少地方消融,化作一滴滴金色液体,落于大地之上。

    噗!噗!噗!

    灵器之上,每一道阵法的崩溃,都引得金圣通体为之颤抖,为之金色祥光大盛,神魂本源为之剧烈受损,那是与自己本源相连的灵器,若是被强力摧毁,一身本源起码受损三层以上,至于战力,起码下落一半以上。

    “三分神指!”

    乘风而行不可得,值此良机,陆清手持蛟龙锏,强忍着肉身的创伤,脚下风神腿而动,屈指一点,三分归元而上,肉身靠前,北冥运转,二人瞬间贴合一处。

    “我两之间的因果今日也该了解了!”

    记得当日还在离火圣域的时候,就是这家伙暗中下首,令秦炯偷袭自己,虽没有功成,但也引起不小的麻烦,迫使自己前往丹塔,也导致今日现在的情形。

    三分神指之下,近距离之下,径直洞穿金圣的胸前,贴身而上,北冥运转,拉扯着对方身上的精血,刹那间狂奔而出。

    本想要将其浑身上下的精血抽干,扔在在蛮荒林地深处,但忽然间,陆清似乎想到了什么,张口一吸,那独属于对方体内的蛟龙血脉喷薄而出。

    “我……杀了你!”

    神魂为之重创,乘风而行不可得,想要快速离去又被三分神指重创,想要施展印诀攻伐,又被陆清吸走体内蛟龙血脉。

    这一刻,不仅神魂为之剧烈受创,肉身本源亦是为之剧烈创伤,通体金光闪烁的肉身上,一双充满强烈杀意的血腥眼眸盯着陆清,双手极力的打向陆清。

    嗤!

    豁然间,陆清手持蛟龙锏,直接洞彻金圣的胸前,落于其心脏所属,轰然间,金圣通体闪烁的金色祥光不存,源至心脏的精血更是源源不断的被陆清吸纳。

    一身生机逐渐不存,金圣面上不可置信,艰难的低下头看着胸前的蛟龙锏,万万也想不到,竟然是自己的灵器杀了自己,一身感知快速消散,看着那属于自己的蛟龙鲜血被对方吞入,更是一缕鲜血从口中蹦出。

    “你……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肯定要……!”

    精血飞速流逝,陆清没有与其废话,那一缕缕独属于对方体内的蛟龙血脉入体,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便是被凤凰血脉与蛮荒玄龟血脉镇压。

    无暇理会金圣最后的言语和动作,伴随着口中的鲸吞长吸,短短数个呼吸间,金圣体内的蛟龙血脉不存,肉身为之枯萎,整个人仿佛干尸一般,一双带着强烈不甘的双眼始终未曾闭合。

    “哼!”

    屈指一点,地心岩火落入其身,挥手间,将对方的空间戒指取走,只留下那残缺的蛟龙锏和不远处神情惊恐万分的七位离火圣域筑基修士。

    感受着体内崭新充实的力量,虽然未至巅峰,但已经足够离开了,撇着那不敢近前的七人,脚下青光闪烁,旋风骤起,消失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