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二层等着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五轮丹诀》上所属的一品丹药,已经被陆清炼制的七七八八,然而先前在离火圣域之中传承的《太上丹经》却还没有着手消化。

    轻车熟路,思绪无伤,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处于一种神妙之境,清净至极的气息加持,那是从人形透明光影上揣摩的,而且陆清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炼制出身具丹晕的丹药,与此有很大的关系。

    尽管还不清楚其中具体的玄妙,但并不妨碍自己依葫芦画瓢加持在自身的炼丹之道上,随着一品丹药的纯熟,周身那股清净无为的气息仿佛逐渐淡化,不,应该是逐渐的融入天地大势之中。

    一念而觉,诸般药材归于身前的炼丹炉中,天地大势涌动,莫名的气息贯通炼丹炉内外,地脉之火熊熊燃烧,很快将炼丹炉内的药材化作丹液,而后印诀挥洒,锤炼其中的杂质。

    整个过程,双手行云流水,烈火之力随心,天地灵气入体,婉转不绝,尽管引起的能量波动不大,但在四周诸多二品炼丹师看来,不提结果,这种水准却有挑战的资格。

    “丹液铸就,分丹化形,双方的炼丹都快结束了,只是……他真的可以再次炼制出身具丹晕的丹药?”

    对于这一点,不仅葛雷怀疑,就是贺牵都有些淡淡的疑惑,虽说陆清整个炼丹的过程很完美,但徐奇的炼丹同样堪称完美,而且在神魂之力的掌控先天强于天地大势掌控。

    葛雷悄声低语,仍旧静静看着陆清的动作,任凭神魂之力如何窥探,却始终不能从陆清的动作之中窥得玄妙,而且真论起来,对方炼丹的手法还不及自己高明。

    如果这种炼丹水准都能够炼制出丹晕异象,那么,葛雷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亦或者在陆清身上还有什么隐秘,而自己没有看到,或者没有注意到。

    嗡!嗡!嗡!

    天地灵气涌动,丹塔一层的穹顶下场地,灵气汇聚,伴随着双手几乎不分先后的口中轻喝之语,一道道玄光从各自身前的炼丹炉中迸出,映照诸人的面孔。

    “合!”

    另一边的徐奇,周身金红色玄光大盛,双手一动,刹那间,便是天地灵气颤动,挥手一招,便是一颗颗通体异香弥漫的丹药出现在手中。

    旋即,周身玄光隐去,张口一吸,金炎木灵火消失不见,整个虚空之中顿生一股奇异的幽香,没入鼻息之中,更有一种别样的滋养之感。

    “合!”

    陆清也是一般,周身淡蓝色玄光大盛,随着最后一道印诀的挥洒,身前丹炉为之迸出淡淡的翁鸣,挥手一招,亦是一颗颗通体光芒闪烁,异香扩散的丹药出现。

    悠然起身,弹指之间,炼丹炉中的火焰归于寂静,熄灭不存,玄光包裹的手掌之中,一颗颗奇异韵律弥漫的丹药沉浮,没有任何拦阻,任凭四周诸多炼丹师窥探。

    “晶莹玄光,纳元之层,那是……典籍上记载的丹晕!”

    瞬息之间,一道道神魂之力笼罩陆清手掌中的丹药,对于徐奇炼制的丹药,不出意外,定然也是极品中的极品,他们前来于此,就是要看一看这个胆敢挑战徐奇的人有什么本领。

    然则,呼吸之间,随着陆清手掌之中沉浮的那九颗丹药映衬着诸人眼眸深处,观陆清之前的药材种类,诸人已然知晓是纳元丹。

    圣洁通透,如同一块完美无瑕的白玉,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关键在其周身,还有一层淡淡的莹光之罩,牢牢的护持丹药之身,沟通外界天地灵气,时时刻刻补充丹药本能散发损失的药力。

    而拥有这般异象的丹药,在丹塔珍藏的典籍之中有着清晰的记载,那就是身具丹晕异象的丹药,也许最顶尖的极品丹药与这种丹药刚开始炼制出来的时候,药力相差无几。

    但相隔一段时间后,就会有明显的察觉,而且极品丹药如果说对于药材中杂质淬炼了九层九,那么,这种丹药基本上淬炼了十层,臻至圆满,臻至完美。

    “身具丹晕异象的丹药,我今日竟然也见到了!”

    “根据古元丹塔的记载,在三百年前,似乎也有一位炼丹师炼制出身具丹晕异象的丹药,只可惜只有那一次,后来在没有炼制出那般丹药!”

    “丹晕!”

    “……”

    仅仅丹晕这层异象,也许没有太大的作用,但对于在场的诸多炼丹师来讲,那却是一位炼丹师炼丹水准的真实体现,代表着对于丹道的感悟。

    三百年前那位侥幸炼制出丹晕异象的炼丹师,当时还只是一位三品炼丹师,可是在后来短短的时间内,进阶四品炼丹师,渡过丹劫,成就化神玄妙,成就丹道大师级存在。

    故而也有典籍言语,若是有炼丹师可以炼制出身具丹晕之丹药,那么,针对炼丹师的丹劫将不再是劫难,将不再是一道天堑。

    “丹晕!”

    与陆清相距不远处的徐奇,听得四周诸多炼丹师之语,刹那间,神色为之一变,旋即一道神魂之力探出,虚空笼罩陆清手掌中的九颗纳元丹。

    周身不由得金红玄光大盛,旋即,那本应该周身炙热气息绽放的徐奇,一时间,却是令的周身的虚空天地有些寒冷,默然不语,将仍在手中沉浮的那九颗极品丹药一把紧紧攥住,法力吞吐,直接化作灰尘。

    “它……是你的了!”

    丹晕之下,一切其余丹药为尘埃,将手中的九颗丹药湮灭之后,已然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后纤瘦的身躯转过,看向陆清,单手指着穹顶之上的一号房间。

    “你叫陆清?”

    语毕,周身金红玄光笼罩,欲要离去,随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周身玄光微微淡化,再一次向着陆清看去,低声询问,听不出什么情绪。

    “在下陆清,刚至古元丹塔,还请多多指教!”

    将手中的九颗丹药置于虚空,迎着徐奇看过来的清冷目光,微微一笑,对其拱手一礼,对着四周拱手一礼,经此挑战,想来自己算是初步融入古元丹塔。

    “我在二层等着你!”

    没有多余,徐奇再次留下一句话,旋即,耀眼的金红玄光包裹身躯,一步踏出,身化流光,消失在丹塔一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