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破解之法
    随着李云天的身形倒飞而回,那坐在墓门高台之上的洪涛也是骤然的睁开了双眼。

    一瞬间洪涛的双眼就死死的锁定住了那剑阵之中的地面,只见,那原本一片狼

    藉的地面,此时竟然是诡异的变得平整光滑了起来。表面之上一层淡淡的紫色火焰

    诡异的灼烧着。

    仅仅只是片刻,那火焰就消散不见了。

    而那追击李云天而来的任天行的身形也是重重的撞击在了禁制结界之上。任凭

    任天行在里面如何怒吼,显然,他此刻都是无法突破而出的。

    而后这任天行也是看清楚地面之上的情况,身形踏足地面之间,那一双血红的

    眸子再次锁定了李云天那淡然落定的身形。这次任天行没有怒吼出声,而是就这般

    面色阴沉的对着李云天以及那洪涛冷声说道:“想要凭借此阵法将我困住,哼!做

    梦,浪费这般剑阵的威能,竟然是转而困锁我。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撑多久!”

    说罢之间,任天行双手结印,脚下一个重踏,当即那平整的地面就出现了一道

    道的龟裂。可是任天行的身形却是剧烈摇晃了一下,之后就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李云天可以清晰的看到任天行脸上那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的神色变化。

    而一旁的洪涛则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回头看着李云天的目光之中更是充

    满了敬重之色了。很显然,李云天所有的猜想都成为了现实,而李云天的防备也是

    完全起到了作用,那任天行果然是会土遁之法的。只是很可惜,他这遁法已经是无

    效了。

    李云天淡淡一笑随口说道:

    “这地脉之气衰竭,但是引动踏阳地火还是没有问题的,将上面一层灼烧凝练

    一番。上面结合剑阵之力,足足三尺厚度,我倒要看看在你施展出遁法之前,你体

    内的真元还能承受几次震荡的反噬之力!”

    洪涛之前还不知道李云天是做了什么,但是听闻李云天这话,洪涛就大概明白

    了。仅仅只是一瞬间就将地面凝实到了这般地步,可以阻止对方施展土遁之法,这

    样的神通手段,洪涛也是闻所未闻的。

    “给我破!”

    一声爆喝发出,任天行手中的血魂枪是化为一条血色巨龙疯狂的撞击在了那禁

    制形成的结界之上。

    嗡!巨大的嗡鸣之声只让人耳膜胀痛。洪涛都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感觉到身

    前的葬剑剧烈颤抖了一下,洪涛是赶忙结出阵决,一瞬间,那刚刚有些波光震荡而

    出的结界就恢复了原样!

    “果然可以抵挡得住!哈哈,没想到道友如此年轻,竟然是阵法宗师啊!”

    洪涛看着那任天行被禁制结界之上的力量给震退身形,不由是狂笑一声,如果

    仅仅只是这样的反冲的话,他还是完全能够承受得住的,如此之下,他自然是十分

    惊喜的去感谢李云天了!

    回头看向李云天时候,洪涛的心中对李云天的敬重已经是变成了敬畏了。方才

    那轰鸣之声,就算是自己的修为都难以承受,可是李云天竟然是半点异状都没有浮

    现面色之上,看起来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这哪儿还是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啊,说他

    是元婴期都有人相信啊。

    只是,洪涛不知晓的是,李云天的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提早闭合

    了自己的听觉!如此之下,方才那禁制结界碰撞的声响才没有影响到李云天,也正

    是如此,所以,洪涛此时的话,李云天也是完全没有听到的。可以说,对方白感谢了。

    不过,李云天还是关注着洪涛这边的动作的。看着里面的任天行那怒不可遏的

    样子,显然这个天巫教的前任少教主此时心态已经是临近崩溃的边缘了。接下来,

    恐怕是要更加疯狂的攻击了。对方不可能解开阵法,唯有强行破开。或者是将阵法

    之力损耗完毕!

    这损耗完毕实在是太难了。这边的洪涛虽然修为不济。但是刚刚服用了丹药,

    体内的真元已经是恢复了大半,如此耗费下去,那阵法之力绝对是可以将任天行给

    耗死的。

    所以,任天行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疯狂的攻击,将这些破坏力叠加

    到一起,足以将阵法洞穿,或者是毁掉!这样才有可能从中逃遁而出来。

    而以任天行的手段,若是被其逃遁而出,身边的洪涛估计再战之力已经不具备

    了。就凭借李云天一人想要阻拦住对方,那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你莫要分神,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持住手中的飞剑,它就是阵眼,一旦把

    持不稳的话,阵法就会被破开。现在他是瓮中鳖,但是爬出来之后那就是猛虎下山

    了!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吧,仅仅只能是将其困住半个时辰左右,也就是说,等

    他破开之后,里面的那位掌门还没有突破的话,这剑阵就算是彻底的成为摆设了!”

    李云天对着洪涛是十分认真的提醒出声。

    而洪涛闻言,脸上刚刚浮现而出的喜色也是瞬间阴沉了下来,对着李云天郑重

    的点了点头以此来示意自己清楚其中的严重性。

    洪涛转过头去专心把持手中的飞剑,但是嘴上却是对着李云天郑重的询问出声道:

    “道友,之后还有何破解之法。若是……我拼了这条命,能否将其困守的时间更

    久一些?!”

    李云天闻言,不由是翻了一个白眼,随即就对着洪涛说道:

    “你想什么呢?你拼着损耗元婴精华自然是能够将其拖住了。可是如此之下,

    你死了之后,这任天行不还是可以将你们青城派给灭了。我说,你可别想不开,否

    则,我这一番心血就白费了!”

    洪涛这会儿脑子才转过弯来,不由是苦笑一声,连连摇头说道:

    “那这该如何是好啊。难道就这般等待着任天行突破而出吗!?”

    “呵呵,你看我像是坐以待毙的人吗?行了,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去里面看看

    你们青城派的掌门,我会尽量让他快些突破。”

    李云天随口对着洪涛招呼一声,竟然是脚步下踏,落在了这剑冢禁地的墓门之

    前,这抬脚就是要进入其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