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剑阵起
    任天行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之间,手上印诀已经是快速捏动而出了。

    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那个在身边骚扰自己的小苍蝇,最重要的是

    能够抵挡住接下来的这般剑阵攻击。

    虽然任天行并非是剑修,但是活了数百年的时间,对于一些剑修的手段,他还

    是相当的清楚的。就凭借方才的阵势,任天行就知道,此处定然是有剑阵即将启动。

    而方才因为那个烦人的苍蝇突然出现,让自己稍稍吃了一些暗亏,但是任天行

    也十分清楚,从头到尾,自己都是在不断的逼迫着洪涛,就是不想让洪涛太过拖延

    时间,而此时洪涛引动剑阵,那威能定然是不凡的。任天行虽然修为不凡,但是还

    绝对没有达到那种目中无人的程度,青城派能够传承数千年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葬剑阵!灭!”

    洪涛一声爆喝骤然响起,一时之间在其周身的气势增加了数倍有余。

    原本刚刚露出地面的李云天此时也是忍不住再次缩了回去,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盯着悬浮半空的洪涛,就在洪涛的身后一柄古朴的飞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浮

    现而出。

    不用说了。这就是李云天之前所感知到的那柄飞剑。整个青城派最强大的飞

    剑,孕养在了这剑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岁月了。

    借助剑阵之力,这柄飞剑的品阶已经是无限的接近仙器的品阶了。不过,很显

    然,若是再能过百年的时间的话,那么它的品阶肯定是可以达到仙器品阶的。

    只是,面对这般生死存亡的时刻,不将它取出来的话,那留在这里也是会让别

    人得到。其实这般选择只要不是傻子都是可以轻松做出来的。

    此飞剑的越有二尺八,看起来并不算太长,其上喷吐而出的剑芒也并不亮眼,

    造型古朴看起来就犹如是一把刚刚出土的青铜剑一般,但是其上那种凌厉的剑气,

    以及一种森寒的阴郁之感,让人看一眼都会忍不住有种低头不敢直视的感觉。

    别人看不清楚这东西的虚实,但是李云天却是看的十分清楚的。无论这柄飞剑

    的品阶如何,它始终是没有达到完整状态的。仅仅只是一柄剑胎而已,若非是有炼

    器师将其重新淬炼的话,那么它的威能发挥也是受到了相当大的限制的。

    当然了,李云天现在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就算具备了。那也是不会在这柄飞

    剑之上耗费心思的,为什么?这东西不是李云天的,干嘛要费力气啊。青城派还请

    不动李云天来帮他们淬炼飞剑的。

    若非是一时兴起加之计划安排妥当的话,李云天甚至都不会在这里出手的,毕

    竟方才的凶险程度,也就只有李云天自己清楚的。那可真的是一不小心,自己的脑

    袋就会被人家给拍扁的啊。

    即便仅仅只是一把不完整的剑胎,但如今在洪涛的手中也是完全够用了。毕竟

    现在这柄飞剑是用来引动周围剑阵之力的,相信就洪涛动手之间还会将其藏在身后

    的小心模样来看,那也是绝对不敢用这般飞剑直接去攻击任天行的。

    周围落定的飞剑瞬间是静止了下来,而任天行周身的血色龙卷风也是瞬间消

    散,转而,在其周浮现出了一道血色光环,将其完全笼罩在其中!一股股浑厚的真

    元之力灌注其中,让那血环之上浮现出了道道的灵纹光华,其持枪而立,看起来整

    个人已经是做好了迎接任何攻击的准备了。

    整个剑冢之中迎来了对战开始之后第一次的平静,这种平静甚至是有些让人心

    寒的。不过这般平静定格的时间都不足一秒钟,一瞬间,那些地面之上各处都是的

    飞剑之上是射出了数不清的剑芒,这些各色剑芒冲天而起,而后在空中划出了一个

    弧度,就这般朝着任天行的身上轰砸而去,很显然,阵法的威能已经是启动了。

    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就这般压制而下,整个剑冢禁地都在晃动着,而那些剑芒

    冲到了任天行的头顶之上的时候,在其脚下的地面已经是瞬间塌陷了下去,足足三

    米有余。

    可以说任天行此时就是在一个圆形坑洞之中,只不过任天行并没有因为如此就

    露出任何惊骇之色,而是双手持枪举过头顶,随即就是一声冷喝,手中长枪挥舞而

    起,一声声精铁撞击的声音发出,任天行竟然是硬生生的将那看都看不清别说是数

    清楚的剑芒给抵挡了下来。

    李云天见状,双眼也是微微一眯。而后身形是一跃而起,随手抛出自己手头上

    的那柄黄金飞剑,脚步踏足其上,就这般御剑飞行到了洪涛的身后,身形悬浮而定。

    身前的洪涛全身都处于紧绷状态,察觉到了身后李云天的动作,也来不及去看

    李云天脚下的飞剑,直接是开口对着李云天说道:

    “道友,这阵法如何改变?!葬剑阵的第一重威能,我已经发挥出来了。但是

    以我的修为最多只能发挥到第二重,若是能够跟掌门联手的话,或许可以引动第三

    重将任天行击杀。可是……现在,唉,我已经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啊!”

    其实任天行根本就不用说话,李云天就可以看出他这般状态是强撑着的。而方

    才李云天没有及时开口指点,并非是李云天小气,而是因为李云天也是要好好的看

    一下这剑阵的威能的,转瞬之间窥探清楚这剑阵的一切,对于李云天来说也是相当

    的耗费心神的。

    此时李云天站在洪涛的身后,就是要对其指点出声的。看着那就在自己身前的

    古朴飞剑,李云天的眼中精芒闪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将其内的一丝贪婪之色给压制

    了下来。

    而后,李云天就对着洪涛沉声说道:

    “静气凝神,听我号令!”

    “是!”

    不知不觉之间,洪涛竟然是应声答应了一声,就好像是士兵回应长官的命令一样!

    “这剑阵乃是逆阳转阴,所以三十六阳位是完全被压制,你如今发动阵法威

    能,三十六阳位更是压榨的暗无天日。而若要改功为困,需要将三十六阳位之中的

    十二位引动而出,在周围形成剑阵禁制。现在你控制身后阵眼按照我所说的做,丁

    戊、寅戌……!”

    李云天的话说的很快,他知道时间并不多,而现在只能是希望面前的洪涛不会

    太笨,能够听得懂自己的说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