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孤注一掷
    “咦?刚才还有爆炸的声音,现在怎么没有动静了呢?”

    张大板回头看着赵天才,是一脸疑惑的询问出声。

    赵天才闻言也是一脸迷茫之色,对于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他们都是一无所

    知。不过,赵天才却是十分有自信的对着张大板说道:

    “放心吧,天哥绝对是不会出半点问题的。你什么时候见到过天哥吃亏啊!”

    张大板闻言当即点头应道:

    “嗯,这话没毛病,天哥老霸道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那刘长成着实是有些眉头冒汗。他虽然不知道李云天究竟是

    什么来历,但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自己身边的两人那绝对是李云天的忠实粉丝。

    而事实上,这剑冢里面的情况,刘长成也是一无所知的。他虽然也是长老,但

    是跟齐豫行这种执法长老是完全不同的,根本就没有资格踏入其中。即便是曾经有

    机会,刘长成也是一个一心醉于炼丹之人,也是不想进入其中的。毕竟传言其中是

    相当危险的。

    对于身边两人投来的询问目光,刘长成只能是露出了一脸苦笑之色,勉强回应道:

    “嗯……我只是听说里面有些危险……不过,相信刚才那位前辈是不会有问题的。

    能够无视剑冢的阵法禁制,来去自由,前辈即便是不敌任天行,那也是可以完美脱

    身的。”

    “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任天行、任我行的啊,你这是笑傲江湖啊。我

    天哥就是天下无敌的!那是修真的老祖宗!怎么可能不敌那狗屁东西呢?!”

    赵天才一听刘长成这话顿时就不爽了起来,对于刘长成这般对李云天不自信的

    态度,赵天才就是无法容忍的。

    张大板也是一脸怒不可遏的对着刘长成叫嚣道:

    “放你的臭屁,我天哥一个脚趾甲盖子就能给那里面的小子崩飞喽!一拳能给

    他屎都打出来!天哥的凶悍岂是你能够了解的?!”

    刘长成当即是被两人的模样给吓住了。虽然明明知道两人的修为连给自己提鞋

    都不够的,可是两人这般彪悍的模样,加之对里面李云天的无限推崇,刘长成是真

    的毫无保留的被吓住了。

    连连对着两人点头说道:

    “是是,两位道友说的是。是我不了解那位前辈的神通手段,两位别生气。我

    们现在也算是自己人。”

    “嗯,这才像样嘛,我们是来搭救你们青城派的!”

    赵天才见到刘长成的态度还算不错,这才面色缓和了一些。

    而一旁的张大板刚要开口,这眼角的余光却是瞄到了那边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

    齐豫行。不由是压低了声音对着身边两人说道:

    “哎,那老小子往咱们这边看呢。难道他能看到咱们?喂,我说刘长老是吧,

    你这玩意儿到底行不行!?”

    听闻张大板这话,刘长成也是全身一颤。赶忙朝着齐豫行那边看去。若是这要

    真的是被齐豫行给看到的话,刘长成确定,自己绝对是没跑了。跟齐豫行相比,自

    己的修为还是要差上一些的,并且自己不擅长与人斗法。还有身边两个拖油瓶,那

    多半是死定了。

    赵天才也是秉住了呼吸,一双眼睛不善的盯着那边正朝着自己这边张望的齐豫行。

    不过,在刘长成看清楚了齐豫行的视线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身边大惊

    小怪的张大板以及赵天才安抚道:

    “他并非是发现了我们,而是在朝着门派之内观望,看样子,他也是很担心这

    里的情况会引起外面的人注意,毕竟宗门之中还有三位长老坐镇,其中三长老的修

    为也是不弱于齐豫行的,只是三长老深入简出,极少参与门派里面的事情。但,剑

    冢这边有异象,他必然是要出动的!”

    想到这里,刘长成也不由是朝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眼神之中也是带着期待之色。

    若是这个时候三长老带着剩下的两名长老到了的话,那绝对是有机会将齐豫行

    给击杀了。到时候,自己也是瞬间跳出来。不但是可以表明自己没有叛逃青城派,

    反而会在此次浩劫之中立下功劳。只要齐豫行被杀,那药谷失窃的事情,他还可以

    推到齐豫行的身上。

    不过让刘长成有些失望的是,自己的期待似乎是落空了。门派那边是一点动静

    都没有。

    很显然,剑冢这边地处偏僻不说,隐蔽性更是很高的。里面还有阵法禁制守

    护,他们距离的近一些,所以会感觉到地面的震颤跟里面的爆炸之声,但是青城山

    群山连绵,距离较远,人多的地方想要注意到这里,绝对是很难的。

    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看来只能是将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放在里面那位身上了!刘

    长成心中暗叹一声,只能是回头继续看着那瀑布的方向,在瀑布的上空方才的异彩

    已经是消失了。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归于平静了一般。

    但只有里面的人知道,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而且仅仅只是激烈碰撞的一个开

    始而已。

    “道友如何称呼!”

    洪涛看着那踏步而来的任天行,此时竟然还有心思询问李云天的姓名。

    而李云天也是相当的坦然,当即对着洪涛回应道:

    “叫我凌云!这家伙的战斗经验比你丰富的多,若是让他逼近,你就没有半点

    的机会了。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如果清楚了。那就赶紧按照我说的动手,否

    则,接下来,我也只能是避而不战了!你要是不怕死,就跟他继续耗下去!”

    听闻李云天这话,洪涛的嘴角不由是浮现了一抹凄惨的苦笑。而后双眼之中却

    是精光闪烁,骤然定向对面的任天行,骤然爆喝道:

    “任天行,这可是你逼我的!今日你要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若是我青城派不

    灭,你天巫教将再无宁静之日!”

    “哼!只会叫嚣有什么用?难道,你觉得来了一个结丹中期的小子,就能够帮

    你扭转局势?我知道你在拖时间,不过,我这一击,终将让你们的心思全部白费!”

    任天行脚步停了下来,但是脸上却是充斥着不屑之色。肩头之上的伤势此时以

    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手中长枪血光闪烁,看样子,是要准备全力一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