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开打
    外面依旧是一片寂静,除了齐豫行那可以听到的心跳声,以及那粗重的喘息声。

    让他这么一个求生**极强,野心更是疯狂的人在外面等候着,那绝对也是一

    种非人的折磨,不过他也不得不承受这种折磨!他很清楚自己只有结丹后期的修

    为,这般修为若是插手进入到里面的斗法之中,那绝对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不过,齐豫行完全不知晓的是,此时在里面已经是有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出现

    了。而且还是一个修为刚刚达到了结丹中期的修士。

    这个人不是李云天还能是谁呢,就在李云天从地面之下慢慢浮现身形之后,已

    经是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只是距离众人较远,他们的目光过分专注于对方,此时

    自然也是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的。

    这剑冢之中的剑气果然已经是被激荡而起,李云天此时站在外面,若非是因为

    气脉神眼的缘故,此时想要看清楚里面的人还真的是相当的艰难。此时那两个人的

    身形对视而立,很显然,气势已经是焦灼在了一起。

    天巫教的任天行是背对着李云天的,所以李云天也是完全看不清对方的神态变

    化的。但李云天可以看到的是,任天行身上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血煞之气。此人的修

    为在李云天看来至少已经是元婴中期了。甚至有可能是达到了元婴后期。

    这才算是李云天到目前为止,在隐世修真界之中见到过的修为最高的存在了。

    这样的对手,着实是可以激起李云天的战意的。只是很可惜,李云天是相当理智的

    人。所以,绝对是不会轻易的上去送死的。

    即便是自己手段通神,对付任天行这样的修为,那愣头青的撞上去那就是送

    死。所以,李云天是绝对不会做出这般无谓的牺牲的。现在,李云天要等的就是一

    个时机,一个可以让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击杀,或者是重创一名元婴中期甚至是元

    婴后期的大高手的机会!

    任天行周身的血煞之气在外人看来可能是杀气凝聚而成的煞气,这只会代表着

    任天行是一个杀人狂魔,但在李云天看来,那就完全不同的,这般血煞之气,乃是

    凝练自身精血之气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表露出来的外相,这些血煞之气的变化甚至

    可以将自己的肉身强度增加十倍有余,堪比周身穿上了一件厉害的防御法宝。

    以任天行身上的血煞之气来看,至少是等同于一件中品防御灵器的,也就是说

    元婴期以下的修为,想要破开这血煞之气的防御都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是元婴初

    期的修为,若非是有厉害的攻击法宝在手的话,也是绝对破不开的。

    更何况,血煞之气贯通体内,其肉身强度自然也是不弱的。也唯有如此,此时

    在那剑冢阵法之中,才会如此轻易的抵挡得住周身那些侵扰而来的剑气。那些剑气

    越来越疯狂,转眼之间破空之声已经是变成了呼呼作响的狂风之声。

    这不由是让李云天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苦笑,这般厉害的剑气,就算是自己想

    要进入其中,恐怕也是不容易的。只是,这东西也是人为引动的,若仅仅只是以这

    剑冢之内的残剑剑灵催发剑气,是绝对达到不到这种程度的。

    所以,动手之人就不言而喻了。就是那站在了任天行对面的青城派大长老洪涛!

    洪涛是面对着李云天的,在李云天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洪涛那扩大到了极

    致的鼻孔,他的喘息有些粗重,双手虽然是背在身后,但是李云天却是可以猜测

    到,此时洪涛正在手捏剑诀,乃是引动这剑冢剑阵的阵决!

    不过,很显然,洪涛自己都没有想到那任天行的修为竟然会达到了这般恐怖的

    程度,看着在其周身疯狂绞杀的剑气根本就无法破开那薄薄的一层血光,洪涛最终

    是放弃了这种无谓的动作。

    这样下去,只会白白的浪费自己的真元。虽然剑阵的威能不仅仅只有如此,可

    是,真要走到那一步的话,定然是会扰乱到里面的掌门修炼的。若是在这个时候出

    了岔子,那此战也就完全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洪涛这样的心思,任天行自然也是十分清楚的,感觉到周身的剑气逐渐的减弱

    下去,虽然还有一些剑气侵扰,以及一些类似鬼魂的东西在周身飘过,但任天行却

    是视而不见,就这般盯着洪涛,淡淡的说道:

    “怎么?你们青城派剑冢禁地的剑阵难道就这点威能吗?还是说,你有所保

    留,想要与我一战?你应该明白,就凭你一人,与我交手无疑是自寻死路!”

    “我呸!任天行你当真是够狂妄,你真当我们青城派乃是当年的万道宗?任由

    你来去自由?!如今那万道宗早已没落,我青城派却是如日中天,别以为控制了一

    个齐豫行,就可以在我青城派之内为所欲为!哼,今日,老夫就算是拼着这条性

    命,也要灭了你这天巫教的大魔头!”

    对方的声音刚刚落下,洪涛就已经是愤恨出出声了。那一脸嫉恶如仇的模样,

    还真的是颇有正道之士的作风。

    而任天行盯着洪涛脸上的表情,却仍旧是面色如冰,淡漠回应道:

    “当年我不灭万道宗,那是因为,我觉得没有挑战性。而今天我不灭你青城

    派,那是因为留着青城派为我天巫教所用。只是,你跟白林寻的性命,我是要取走

    的。另外,算起来,我成名的时候,你们二人恐怕还只是青城派的扫地门徒。在我

    面前自称老夫,是不是太过惹人笑了!”

    “没想到,你这嘴巴还挺好使。那好,就让我洪涛来见识见识你这天巫教原本

    的少教主的能耐!”

    洪涛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讥讽笑意,而后手中剑诀捏动之下,一柄青色飞剑已

    经是破空而出。瞬间就朝着任天行的头顶之上刺去!

    剑破长空,不过十多米的距离,却是在洪涛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之前,那飞剑就

    已经是劈砍在了任天行的头顶之上。

    呛啷一声脆响发出,洪涛不由是愣在了当场,手中捏动的剑诀也不由是戛然而

    止,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对面的任天行,自己的飞剑竟然是就这般硬生生的停在了

    任天行的头顶之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