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灵矿脉
    齐豫行的心中烦躁至极,究竟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那元流桓要这么对付自己?

    不对!这一定是不可能的。自己身上中了天巫教教主的蛊毒之术,那基本上自

    己的性命就是在对方的手中的。要是天巫教的人想要坑害自己的话,根本就不需要

    这般的费力气!

    难道是……自己对于对方来说已经是没有利用价值了。否则对方怎么可能会这般

    的戏耍自己呢?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齐豫行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逼疯了。如果这事情不是天巫教的人所为的话?那

    又是什么人做的呢?龙堂?!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龙堂之中根本就不具备拥有这样手段的人,虽然其中有人

    将疆山道门的鬼蛊真人给击杀了。甚至还将疆山道门给灭掉了。但是齐豫行觉得自

    己一人也是可以做到这一切的。

    而相比较来说,自己宗门之中的药谷失窃,根本就不可能是龙堂之人所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齐豫行知晓,自己若是再这般继续纠结下去的话,迟早是

    要将自己给逼疯的!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

    天巫教那边安排的事情,此时必然是要拖延的,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想到这里,齐豫行直接是取出了一个传讯玉符,印诀捏动之下,那传讯玉符瞬

    间化为道道灵光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事情怎么说也是要通知天巫教那边的,而这次齐豫行也是为了试探究竟是不是

    天巫教再戏耍自己,所以这事情是直接通知的天巫教教主,耗费了自己手中仅存的

    两枚传讯玉符其中的一个!

    接下来,自己的任务必然是要拖延,否则自己将会有暴露身份的可能,到时候

    对天巫教也是没有好处的。

    而若是天巫教执意要让自己马上执行任务的话,那就可以确定,药谷失窃的事

    情必然是跟天巫教有关的!对方就是要逼着自己死的。那自己也就只能是铤而走险了。

    彻底的叛逃青城派,加入天巫教,唯有如此自己这条性命才能存留下来。

    齐豫行在青城派之中也没有任何的亲信之人,他最爱惜的就是自己这条性命

    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被天巫教如此轻易的控制住了。

    事情终于发展到了这一步,齐豫行也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掌门师兄!我有急事禀报!”

    来到了青城派剑冢闭关之地,周围林立的残剑无数,周围的凶戾剑气没有让齐

    豫行有半点的在意,这般地方,他寻常时候是绝对不愿意来的。但是今天却不来不

    行了。

    天巫教那边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等待回应还需要一段时间,而现在,他要做

    的就是将事情禀报给宗门的宗主,以及大长老,接下来就由二人来定夺此事!

    齐豫行面对这两人还不会太过忐忑,因为即便是自己的失职,对方也绝对不会

    太过责罚自己,毕竟,这件事情即便是这里面的两人亲自出马,都未必能够解决,

    毕竟出手之人手段太过诡异了!

    齐豫行的话音落下之后,那剑冢之中是未曾发出半点声响来,看着那漆黑的墓

    门,齐豫行是微微有些发寒。这地方他也是够资格来闭关修炼的!只是,至今为止

    齐豫行都没有来过,据说进入闭关,会有剑魔侵扰。一不小心乱了心境,那修为将

    会停滞不前,今后想要再有所成就,那就是极难之事了。

    不过很显然,这风险大也是伴随着大收益的。这次青城派的掌门在其内闭关五

    年有余,就已经是即将突破到元婴期了。

    足足等待了五分钟之后,里面才传出来了一个沉闷的声音:

    “齐师弟,掌门正在突破关键时期,无论我青城派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打

    扰!一切大小事务,都由师弟做主,待半个月之后,我青城派定将实力大涨!”

    这声音稍微有些沙哑,但是却是充满了掩藏不住的喜悦,以及那忍不住的豪情

    万丈!

    闻言的齐豫行当即是身形一震,而后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笑意,躬身对着里面

    说到:

    “是,师弟明白了。还请大长老与掌门静心突破,师弟一定会竭尽全力查破此事!”

    齐豫行说罢之后,身形就已经是退出了这剑冢禁地。而里面也是再也没有传出

    任何的声音来。当齐豫行回到了自己的殿宇之中后,脸上的笑意也是逐渐的收敛了

    起来。

    现在不用担心上面的两位会及时追查此事,现在留给自己的时间还有半个月,

    自己必须要在这半个月之内,将事情给尽量的追查出来一个结果!

    盘膝坐下,齐豫行在细细的分析这事情的所有经过。而时光也就这般快速的流

    逝而去。

    转眼之间已经是黄昏时分,此时在青城山北侧的矿脉之下,一个狭小的矿洞之

    中。李云天带着赵天才二人是如同地鼠一般在下面快速穿行着。

    躲过了周围不少矿工的注意,三人终于是走到了劲头。

    背后隐隐传来,那些监工在抽打矿工的鞭打声,还有就是那些矿工的惨叫之声。

    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之下,这所有的声音,让这里变得犹如是九幽地狱一般,

    那般的令人毛骨悚然。

    赵天才跟张大板虽然在李云天的叮嘱之下,心神还算是稳固,但是这呼吸节奏

    却还是被打乱了。

    李云天却是对两人并未有什么叮嘱话语,而是转头摸了摸这边的岩壁。很显

    然,这里的岩质十分的坚硬。而且灵气并不充裕,所以已经是被那些开矿的人给放

    弃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里才成了李云天最佳的藏身地点。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李云天随即对着赵天才的脑门拍了一下,低声说道:

    “去看看,人走远了没有?!”

    赵天才当即是鬼鬼祟祟的凑了过去,脑袋探出去了仅仅一秒钟,就又缩了回

    来,而后就对着李云天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

    “天哥,人都朝着东面去了。这边的三个矿洞似乎都是被他们给丢了不管了!”

    张大板闻言不由是瞪大了眼睛,回头对着李云天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赞叹道:

    “天哥,你真的是厉害啊,咱们刚到,就给他们吓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