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一片狼藉
    “混账!灵药田周围三大阵法禁制竟然是没有起到半点的作用,刘长老!难道

    那些灵药还是不翼而飞的不成?!”

    齐豫行一脸的怒不可遏。

    他现在可以说是要完全被气疯了。身为青城派的二长老,执掌整个青城派的刑

    法,功过心中自然是要有所分寸的。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竟然有弟子前来禀报,灵药田之中的灵药不翼而飞了。

    齐豫行当时还以为只是有人监守自盗,将里面的一些灵药私自取用了。毕竟,

    那地方只有刘长老执掌的灵药堂才能随意的进入,并且其中镇守之人就是刘长老。

    对于这个长相十分猥琐的中年男人,齐豫行是十分的清楚其品行的。

    一声痴迷炼丹之术,进入青城派的时间比他都早。若是按照入门早晚分辈分的

    话,那自己还要叫对方一声师叔呢。

    只是这位刘长成刘长老入门之后对于剑修之道根本就没有多么深的造诣,反倒

    是盯上了这炼丹之术,立志成为一名炼丹师,而整个青城派也是稀缺炼丹师。所以

    呢,刘长老这也不算是不务正业,反倒是开拓先河了。

    而事实上,这位刘长老在炼丹之术上的造诣也是相当不凡的。如今已经是可以

    炼制出诸多灵丹,对于整个青城派的发展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只不过,齐豫行

    十分清楚,这个刘长老除了炼丹之外,对于那些灵药的栽培是极少上心的。

    只是叮嘱下面的弟子去照看,转头还对着宗门不断的要求各种灵药的种子,以

    丰富灵药田,转眼之间,这灵药田基本上就成了这刘长老的私人领地了。

    如此之下,自然是耗费了宗门不少的资源了。齐豫行执掌刑法,功过之分自然

    也是他来定的,这刘长老对宗门有功,自然是要奖赏的,而那些灵药田的种子来

    源,可也是让齐豫行相当的焦心的。这么多年,可以说是让刘长老压榨了不少。

    反倒是这刘长老,对于那些灵药田之中的一些珍贵灵药是随意取用,除了那些

    齐豫行等诸位长老亲自施加的禁制守护的稀少灵药之外,这刘长老经常是在药田之

    中随便采摘。

    所以,药田之内会有灵药不翼而飞,这消息也不是齐豫行第一次听到了。

    可是让齐豫行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灵药田之中的七成灵药都是不翼而飞

    了。那可是整个青城派数百年的心血累积啊。就这般全部消失了。这如何可能呢?

    齐豫行当即是施展天镜术,窥探灵药田之内的情况。这一看之下,齐豫行更是

    气的即将吐血。

    而还不等齐豫行召唤,那刘长老已经是慌慌张张的跑到了自己的赏罚大殿之

    内!这张嘴就是我的灵药被人偷了,你得给我做主啊!

    说着说着竟然还没出息的哭了起来,如此之下齐豫行更是气的肺都快要炸了。

    对着那刘长老训斥出声之后,心中仍旧是怒火难消,一手拍在了一旁的桌案之

    上,那桌子当即是四分五裂,这场面吓得周围的所有内门弟子都是缩了缩脖子,这

    些剑修身上本应该拥有的凌厉剑气,此时全部都是蜷缩在了起来。

    那刘长老自然也是知道自己这次是闯了大祸了。本来这会儿是来找齐豫行哭惨

    的。希望齐豫行到时候能在宗主面前给自己说一些好话,可是现在看来,这个齐豫

    行那简直是气的想要直接给自己砍了啊。

    此时刘长老是面色彻底的惨白了起来。他在心中是不断的咒骂着,究竟是什么

    混蛋将自己的药田里面的灵药都给偷了。

    事发之后,刘长老自然是亲自在药田之中好好的看了一遍。他是越看越肉疼,

    而心中也是越发的惊骇了起来。这么多的灵药就这般被人盗窃了。留下了一片狼藉

    的药田,但是自己整个药谷之中的人竟然是没有一个人有所察觉的。

    并且周围的禁制对于盗窃者简直是形同虚设,此人的修为简直是惊世骇俗啊!

    “唉呀,齐长老啊!这次是真的不怪我啊。那盗窃……盗窃药田之人的修为实在

    是太高了啊。你想想啊,那些禁制都没有破坏,就能给里面的灵药全部盗窃而去,

    还能躲过我们药谷里这么多双眼睛,您说这人得是多么恐怖的修为啊!”

    齐豫行听到这刘长老又在哭惨,本来已经是气的回身就要给他拍上一掌了。但

    是一听他话中的细节。不由也是双眼骤然瞪大,而后脑门之上就冒出虚汗来。

    手中印诀捏动,天镜术再次施展而出,就这般在大殿上空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

    镜子,里面浮现出了药谷之中清晰的画面。

    那满地狼藉的药田周围禁制果然是没有遭受到半点的破坏,只是现在所有的药

    谷之中弟子都是凄惨无比的跪在了药田之中,此时是哭爹喊娘的一片悲痛场景!那

    模样着实是让人心软啊。

    刘长老见到这一幕,还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画面,正是他自己安排的。他

    就知道那齐豫行会施展天镜术查看药田的情况。

    这次药田被盗,那绝对是自己的失职。可是刘长老也清楚这事情根本就是不可

    逆的。动手之人实在是太过恐怖的。他现在也是不管肉疼还是心疼了。他就是想要

    推卸掉身上的责任。

    现在是越惨越好,让自己显得就好像是受害者一样。这要如何体现呢,那就得

    让药谷之中自己座下弟子演这出戏了。

    齐豫行的眉头紧锁,瞥了一眼一旁也是脸色发白一幅失魂落魄模样的刘长老。

    心中不由是冷哼一声,他是何等的精明,岂能不知道,这就是那刘长老在给他演戏看。

    就药谷之中的那些弟子,寻常时候伺候灵药的确还算是比较小心,损坏一株也

    是会遭受到刘长老的重罚的。

    但是让他们露出这般模样,别说是药田被盗了。就算是刘长老死了。他们都不

    会露出这般凄惨的模样,怎么说也是修真者,这场面当真是成何体统啊!

    “刘长老,你且回去吧,让所有的弟子打起精神来,将残余的灵药赶紧救补一

    下,能救多少是多少!此事本座自然是会禀明宗主的!”

    齐豫行皱眉之间,也只能是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强压心中怒火对着刘长

    老沉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