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欢迎来送死
    姜堰雪完全听不懂李云天这口中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什么凌云宗,什么株连三世的?还有什么行刑者?这究竟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就在姜堰雪心绪凌乱,身形动弹不得,双重折磨,濒临崩溃之下,骤然的,其

    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龙堂,你们是否太过分了。竟然掳走我鬼蛊真人的弟子,见到真的是不将我

    疆山道门放在眼中么?!”

    师尊!?姜堰雪一瞬间双眼大亮,她这个时候哪儿还管李云天方才说的什么狗

    屁话啊,自己的师尊来了,那疆山道门的众弟子定然也是一起出动了。此番自己的

    性命总算是有救了!

    龙堂众人听闻这响彻周围的声音,不由是面色骤然凝重了起来。下意识的就是

    运转起了体内的真元,准备接下来面对的一切。至于方才李云天对于他们的警告,

    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当一回事了。

    而赵司令身为龙堂的堂主此时也是没有开口说半句话,他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

    李云天。赵司令相信李云天,而今天有李云天在,他在龙堂之中根本就不用发号施

    令了。

    木清的双眼骤然冰冷到了下来。就这般锁定断崖之处,一道身形骤然冲天而

    起,而后轻飘飘的踏足众人身前!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身着道袍,身上的肌肤是诡异的青色的。面容却是有些妖

    异俊美,手中一把折扇闪动之间似乎有青色的雾气带着灵光闪烁而出,而那一缕缕

    的雾气就这般在那中年男人的呼吸之下,进入到了他的口鼻之中。

    此人正是鬼蛊真人,疆山道门的门主。结丹初期的修真者。他踏足众人之前,

    面带邪魅冷笑,一步步的朝着众人逼近而来,而目光也是落在了姜堰雪的身上。

    姜堰雪可谓是鬼蛊真人最为疼爱的弟子了。所以鬼蛊真人对于门下弟子相当的

    严苛,至少会束缚他们的自由。但是对于姜堰雪,他却是从来没有束缚过。任凭姜

    堰雪外出狩猎。当然了。这个姜堰雪也是鬼蛊真人床榻之上的玩物!今日若是就这

    么死了。鬼蛊真人自然是有些可惜的了。

    不过,可惜归可惜,鬼蛊真人今天还真的是有些希望姜堰雪死了的。因为她是

    死在龙堂手中,那么鬼蛊真人就有办法跟龙堂动手了。

    虽然这是一个不算什么名正言顺的借口,也绝对是无法将龙堂灭掉的。但是,

    只要能够重创龙堂,那么自己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在隐世修真界之中可是有人不

    喜欢看到龙堂的存在的。

    木清冷哼一声,看着鬼蛊真人逐渐的靠近而来,那般闲庭信步的样子,就好像

    是在自己家里的后花园闲逛一样。而在其走动之间,断崖出也已经是跃上来了十数

    道身形,这些人竟然都是凝元期的修为。很显然,这次鬼蛊真人是将疆山道门能够

    上得了台面的弟子都给叫过来了。

    齐心为何,木清等人岂能不知,看着对方的人数,以及众人的修为,木清已经

    是有些按耐不住了。这般人数,即便是自己亲自带人动手的话,最多也仅仅只是逼

    退对方,而若是对方死拼的话,那么龙堂今日有可能覆灭。那后果是他们都承受不

    住的。这个时候,木清也已经是忘了之前跟李云天所说的那些怄气的话了。

    直接是将手中的一件传讯玉符给捏碎了。她只是叫人了。无论如何,今日想要

    龙堂保住,并且不由太大的损失,那就必须三位副堂主同时出手,三位结丹期的修

    士,才有可能压制住鬼蛊真人在内,这么多的人!

    木清的动作。李云天自然是感觉到了。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这个女人,

    嘴上虽然挺倔强的,但是看样子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嘛!不过这次,她的传讯玉符算

    是浪费了。那东西炼制起来也是有些不易的。至少对于在俗世之中穷惯了的李云天

    是这样的。

    而李云天踏前一步,一股气势威压骤然倾泻而出,一时之间,那踏足而行的鬼

    蛊真人骤然面色一沉,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身形停顿而下,手中的折扇也是闭合

    了起来,目光冰冷的落在了李云天的身上。

    见到李云天那一幅少年模样,鬼蛊真人不由是瞳孔猛然一缩,随即那一双眼睛

    就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盯着李云天看了一阵之后,鬼蛊真人不由是面露惊骇之

    色,冷声说道:“这位道友是何人?没听说过龙堂还有道友这一高手。而且,修真

    界跟龙堂之间的关系道友也应该是清楚的。所以最好不要管我家的闲事才是!否则

    伤了双方的和气那就不好了!”

    “和气?呵呵,我跟你这种人有什么和气可讲的?”

    李云天冷笑一声,一句话说出,是让对面的鬼蛊真人嘴角猛然抽搐了起来。

    而后李云天却也是不顾鬼蛊真人的反应,手腕一个挥动,咚!一声沉闷的响声

    发出,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个木桶就这般凭空的砸落在了那姜堰雪的身侧。而

    且,似乎砸落的力道有些重了,在其砸落之下后,就已经是有些碎裂的迹象出现。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露出了惊愕之色。木清更是身形一个纵越,来到了众人

    之前,朝着那木桶细细看去。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是按耐不住,想要看看这

    究竟是什么东西了。李云天又究竟有什么招数要使出来了。

    而一旁的赵司令盯着那木桶看了半天,却是骤然低呼出声道:

    “这……这是天才跟大板浸泡的木桶……李教官说这东西是什么血炼蛊毒……难道……”

    说到这里,赵司令也已经是看到了木清等周身的龙堂成员转头朝着自己看来。

    当即赵司令就对着众人急切说道:

    “所有人听好了。再退十米,修为低于凝元期的退入殿宇之中!”

    “怎么回事?龙堂那个没用的老头子突然之间怎么这么怕了?咦,这东西之中

    怎么有恶鬼蛊的味道?”

    鬼蛊真人也是在惊愕之中,看着赵司令带人快速的后退,他就更是搞不明白

    了。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浮现而出的木桶,灵识已经是忍不住渗透其中。

    “呵呵,就凭你这点小手段,也陪称为鬼蛊真人?蛊毒之术,你通晓几分啊?

    我这血炼蛊毒,足以灭你疆山道门!”

    李云天自然是察觉到了鬼蛊真人的窥探,冷笑出声:

    “欢迎你们来送死!现在就让你的宝贝徒弟来行刑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