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在哪儿啊
    一处山坳之中一条溪流静静的流淌而过,葱郁的林间,一只浑身灰色皮毛的小

    兔子机警的跳动而出。红色的眸子四下张望一阵之后,似乎是确定了没有危险,这

    才凑到了那溪流旁边,眼神灵动至极,准备饮水!

    而就在那小灰兔子舌头吐出的瞬间,咻!一声破空之声传出,一块小石子就这

    般敲打在了小灰兔子的脑门上。

    这小灰兔子遭受重击,直接是翻到在地。双腿蹬了两下终于是无力的放弃了挣

    扎,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在十米之外的一颗大树之下,有一堆绿色的苔藓包裹着一块岩

    石,两双贼溜溜的眼睛冒了出来。

    这两人的脸上都是涂满了一些泥浆等污秽之物。显然是做了伪装,只是这般伪

    装显得是有些古怪异常啊。

    “嘿,板儿弟,这弹弓还挺好使啊!这下有兔子肉吃了。啊哈哈!”

    其中一人瞬间窜出,看着那瘫倒在了地上半死不过的小灰兔子,是忍不住傻笑

    出声了。

    这人的个头很高,身材也是很魁梧。那一脸标志性的傻笑还是那么的富有亲和

    力,这不是赵天才还能是谁。而在其后,张大板也是走了出来,这手上还在玩耍着

    一个新作的弹弓!

    脸上带着带着得意之色,笑道:

    “嘿嘿,那还用说,我可是做弹弓子的行家呢!”

    说罢,也是蹲下身去,将自己的战利品给拽了起来,放在手里掂量了两下之

    后,张大板不由是撇了撇嘴说道:

    “可惜啊,就是太瘦了点,就这点斤两,剥了皮也就不到两斤肉。天才哥,这

    不够咱们吃的。看样子咱们还得进水摸鱼了!”

    听闻张大板这话,赵天才也只能是无奈的耸了耸肩,两人站起身来,一人默契

    的去小溪边摸鱼,而另外一个则是默契的架起了柴火准备烤兔子肉了。

    十分钟过后,赵天才拎着两条三斤重的鱼跑了回来。呼哧带喘的将鱼丢给了张

    大板,而后就有些气虚的坐在了地上。嘴里忍不住抱怨着:

    “也不知道天哥上哪儿去了。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他让咱们采的药材咱们也

    都采完了。这灵液河水也都喝光了。咱们的修为倒是突破到了筑基后期,可是这饭

    量是一天比一天大,这片林子里的东西都快被咱们给吃光了!”

    张大板一边转着烤架之上的兔子,一边对着赵天才撇嘴说道:

    “行了,天才哥。你就别墨迹了。怎么说也得先填饱肚子不是,天哥也教过咱

    们辟谷之术,只不过咱们修炼不到家,这玩意儿太饿肚子了。实在是受不了啊!”

    “唉,板儿弟,你说天哥能上哪儿去呢?咱们任务完成了,难不成还得跑去龙堂?”

    赵天才叹了一口气,眼神之中满是惆怅之色。

    这七天的时间,赵天才跟张大板可是紧张的很啊,期间碰到了一些散修跟他们

    争抢猎杀妖兽不说,还差点抢了他们身上的储物法宝。为此赵天才也是付出了血的

    代价。屁股上被人砍了一刀,到现在还没有好齐全呢。

    这两天总算是消停点了。但是这修为的提升,肉身的变强,也是让两人胃口大

    开,周围的妖兽被两人吃的都不敢露头了。而那些野味也打的差不多了。两人着实

    是有些自顾不暇了。

    听闻赵天才这话,一旁的张大板却是眼睛一亮,忍不住梗着脖子朝着那远方山

    头之上的龙堂总部看了一眼。到这里的第三天他们就跟龙堂的人接触过了。只是当

    时的两人是比较自大的。见识过了妖兽,也跟散修交过手了。觉得自己在隐世修真

    界之中生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自然也是不会跟龙堂求助,那可是会落了李云天的

    面子的。

    可是,谁承想,现在会饿肚子啊。张大板伸手用荷叶将那两条大鱼包裹了起

    来,用一旁的泥巴这么一拍,就这般放在了余火之中焖烤了起来,伸手是将那干瘦

    的烤兔子给赵天才撕扯下来了一半,一边啃着,张大板也是咬牙说道:

    “唉,实在不行,咱们就去龙堂蹭他几顿饭去。这也不知道咱们这肚子是怎么

    了?按照道理不应该啊。难道是上次那家伙砍了咱们两刀,那刀上有毒?可是也没

    听说过这能让人肚子饿的毒啊?”

    赵天才这边也是撕咬着兔子肉,眼神竟然是有些狰狞了起来。听闻张大板这

    话,仿佛是回想起了当天的惨状,不由是愤恨说道:

    “哼,那两个混蛋真他娘的狡猾,还装好人要跟咱们一块猎杀妖兽,他娘的就

    是想要抢咱们的东西!得亏天哥传授的正阳雷法我修炼成功了。丫的轰死他!”

    说到了这里,赵天才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清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用力的

    甩了甩头,对着张大板问道:

    “板儿弟,你还记得一男一女里面那个女的吗?她好像是给咱们做过粥喝。你

    说……是不是那时候她给咱们下毒了。要不然,咱们怎么可能会跟饿死鬼似的呢?肯

    定是那臭娘们下的毒!”

    张大板一拍手,当即叫道:

    “没错,肯定是她。你的正阳雷法都没轰死她,让她给骑着一条大肥虫跑了。

    那娘们儿好像就是书上说的用蛊的修真者!那家伙说不定是给咱们下了蛊,只是咱

    们自己不知道!”

    一边说着,张大板手头上的肉已经是撕扯干净了。全部下了肚子,这牙齿要不

    是收的快,都要咬住自己的手指头了!

    “这……唉呀,天哥你到底在哪儿啊。我俩可能是被人下了蛊了啊。这可咋办啊!”

    赵天才这是嚼吧干净了。伸手摸了摸自己似乎是有些发胖的肚子,忍不住是哀

    嚎出声了。一想到自己的肚子里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子,这感觉着实是让人恐惧啊,

    全身发毛的很!

    张大板已经是忍不住肚中的饥饿感,直接是将火堆里面的焖烤的半熟的鱼给挖

    了出来,不过。他还算没有失去理智,丢给了赵天才一条。

    赵天才眼睛都有些直了。看着张大板啃着半生不熟的鱼肉,还一脸美味的样

    子,赵天才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最终还是忍不住啃了起来。三两下过后,两人

    终于是感觉肚子里面的那种饥饿感减少了一些。

    张大板松了一口气,摸了摸一头黄不拉机的头发,回头对着赵天才说道:

    “天才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然,咱们再去找找那个娘们,要真的是她

    动的手脚,那她手里面肯定是有解药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