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安排
    徐谨一开始听自己的爷爷让自己去钟家给人道歉。那简直是快要尿裤子了。

    开什么玩笑,就自己这会儿去了钟家,那怎么可能完完整整的再走出来啊。但

    是后来仔细一听,自己爷爷还给自己安排了一个人陪同。而这个人就是那与爷爷同

    座上位的灰白皮肤怪人!

    徐谨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目光看向那灰白皮肤的怪人的时候,徐谨总感

    觉自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可是,徐谨也听说了。就是因为这个阴尸鬼祖的出现,自己徐家才算是稳住了

    局势。而自己这条小命才算是保住了。所以这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的。

    但怎么说,徐谨都是没有亲眼见识过阴尸鬼祖的手段的。此时是艰难的吞咽了

    两口口水之后。

    才猛然一个咬牙,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得听爷爷的。总之只要爷爷能保得住自

    己的周全那就足够了!

    “好的爷爷!我今天就豁出去了。不就是给钟家人道个歉嘛!”

    徐谨话音落下之间,却是怪异的察觉到了周围的家族长辈竟然都是在盯着自己

    怪笑着摇头。好像自己说了什么可笑的话语一般。

    这种感觉那绝对是相当的令人担忧的。而就在这是上座的徐友才再次朗声笑道:

    “哈哈,说是让你过去道歉的。到时候,你去了,一切都听你这位仙师爷爷的

    话就够了。总之不管看到什么,小谨啊,你别给自己吓坏了就好啊!”

    徐谨猛然一怔,而后看着自己爷爷脸上的笑容。

    在朝着一旁那位阴尸鬼祖的面庞看去,见到对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

    度,一瞬之间徐谨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一般,小身板哆嗦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挤出了

    一丝笑容,心中暗暗咬牙道:

    “管他呢,总比去坐牢的好!按照爷爷的意思。这次钟家恐怕得死人了!”

    接下来,徐谨按照徐友才的吩咐去将自己稍微的打理一下。而在徐谨走了之

    后,徐友才的面色也是越来越阴狠了起来。

    与身边的阴尸鬼祖对视了一眼之后,徐友才就微微点头,对着下面的一众徐家

    子弟沉声道:

    “如今,我们徐家跟钟家的形势,你们也都看到了。不用老头子我多说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有钟家没有我们徐家。所幸,我们徐家现在有一位仙师坐镇。

    所以,饶是整个岭南武道界与我们徐家为敌,我们都不会畏惧半分!”

    “接下来,就是让整个岭南看到我们徐家力量的时候了。所有的生意上的退

    让,在钟家的钟旭老小子死了之后,全面展开反击!你们都给老头子我打起精神

    来,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钟家所有的产业打的一蹶不振!”

    听闻徐友才这话,所有人都是起身躬身应是。一个个的就此离开了这个议事大

    堂,而徐明这个时候也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他目光冰冷至极,隐匿的扫了一眼自己

    的老父亲,以及其身边的那位阴尸鬼祖之后,就这般决绝的转过身去。

    可就是在徐明转身走出没两步之间,突然之间,徐友才就开口将他叫住了!

    “大明啊,你留下来,我还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徐明全身一颤,心中暗道,难道是自己的老父亲以及身边的那位阴尸鬼祖的家

    伙看破了自己心中的打算?

    这个想法在徐明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他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是自己

    跟自己背后那位大师的联系,还是大师所指点的一切化解之法,徐明从头到尾都没

    有跟任何人提及过。甚至就是自己枕边的老婆都不知晓的。

    若是真的泄露了出去,那就只能说是有人修炼天眼通的神通,可以对他进行时

    时刻刻的监视了。很显然,这个阴尸鬼祖的古怪能力很强,但是徐明不相信,阴尸

    鬼祖还修炼成了那般传说之中才存在的荒谬神通。

    “父亲,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徐明混迹官场三十年了。这会儿表现出来的态势自然是相当的平稳,在面前二

    人看来没有任何的异状。

    那阴尸鬼祖就这般双眼微微眯起,双眼之下的鹰钩鼻子轻轻的皱了一下。而后

    就对着一旁朝着自己看来的徐友才出声道:

    “三十童女,年纪要在十二岁到十六岁之间。”

    听到阴尸鬼祖那尖锐且怪异的声音发出,徐明先是身形一颤,而后就忍不住抬

    头看向了面前二人。

    而自己的父亲徐友才此时却是没有半点的迟疑,就这般对着徐明淡漠的出声吩

    咐道:

    “你也听到了。鬼祖仙师要你找来三十个童女。这是什么意思不用老子来跟你

    多解释了吧,明日之前一定要凑齐。至于动用什么手段,你自己去想!”

    徐明心中一阵胆寒,他盯着阴尸鬼祖忍不住是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徐明已

    经是联想到了这阴尸鬼祖要自己找这些童女来是做什么用的了。

    那定然是要害人性命的,此人能够御使鬼物,这是徐明亲眼所见的。而修炼这

    种邪术的人,那定然是要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

    “嗯?怎么,难道这点小事你都办不了吗?”

    徐友才见到徐明在下面面色有些难看没有及时回应自己的话,不由是让老爷子

    的脾气上来了。当即就对着自己大儿子的态度就冷冽了几分。

    徐明闻言,赶忙是应声道:

    “不是,父亲,这事情,我马上去办!”

    “嗯,那就好。还有,官面上的事情你自己去打理。这段时间我们对钟家会有

    大动作。这次即便是你省厅的位置坐不住了。也必须要解决钟家。一切以我们家族

    的利益为重。这些也不用我来教你的吧?”

    徐友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是十分严厉的对着徐明叮嘱了一声。

    说是叮嘱,这话倒不如说是有些威胁的感觉了。

    “呵呵,父亲,瞧您说的。没有家族就没有我这省厅的位子啊。您放心,我是

    一个识大体的人!”

    徐明这次回应的是相当的干脆,脸上也带着笑意。一幅唯命是从的乖孩子模样。

    只是等徐友才满意的挥手让他离去之间,徐明转身之后,这脸上的笑容就瞬间

    收敛了起来。心中一阵恶寒之感生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