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教训一下
    “战连胜吗?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不过……他却是一个值得我敬佩的前辈!”

    钟振华盯着战连胜的目光之中闪烁着炙热之色。是一字一句的对着钟紫萱解释

    出声。

    而钟紫萱自然是没有听懂了。被父亲这话说的是云里雾里的。而陈浩也是面露

    疑惑之色。看了看那四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包裹起来的手臂。这只手暂时是

    没有办法行动了。如此之下,自己的战力也算是折损了一半了。

    这件事自己本就帮不上什么忙,此刻还是不上去的为好。陈浩心中叹息一声,

    就这般在一旁旁观者。

    而钟振华身边的那个年轻的警卫员听闻钟振华这话,不由是瞬间面色一变,低

    头朝着钟振华凑了过来,低声问询道:

    “队长,这个战连胜……难道就是我们战队十几年前的那个搞出了很多人命。最

    终还坐了牢的叛徒?!”

    “废话,我们战队里是不允许叛徒存在的。战连胜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你怎

    么可以说他是叛徒呢!?再说了!当年他所做之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他为我们的

    国家做出过很多的贡献,即便是离开了部队,还是做尽了好事!你可知道,之前,

    我这个队长的位置,首长可是考虑过召回战连胜来担任的!他可是真正的武道宗师。”

    钟振华一听身边这人的话,当即就是怒了起来。连声呵斥之间,见到那警卫员

    被自己的话说的是面色涨红,一脸的讨饶之色。

    钟振华这才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就凭借当年我们战队里的那简单的内劲功法,就可以成就战连胜如今这般武

    道宗师,足以见得其武道之上的天赋了。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不是污点。我希望你

    以后对老班长尊重点!”

    “是,队长!”

    那警卫员当即是应了一声。

    而他这声音可是有点不小的。钟振华赶忙是压低了声音对其训斥道:

    “安静点,别闹出动静来。这事情我们是不能插手的!难道你还想我们被赶出

    去吗?”

    这下,他们这边是彻底的没有了声音。

    不过这院落里的声音,怎么可能是躲避的过李云天的耳目呢。对于钟振华的话

    语,李云天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这时候看着面前四人之中的战连胜的目光不由是多

    了几分神采。

    无论是郭浩的介绍,还是从方才战连胜的话语听来,这个战连胜真的是四人之

    中极为不俗的存在。若是论势力的话,恐怕战连胜身后的无形势力才是最为强大

    的。甚至都拥有军方的背景。

    武者是什么?若非是达到了传闻之中的武神境界,那么在军方的眼中只是一群

    跳梁小丑而已。

    而战连胜既然连军方的背景都有,那么就足以说明其不凡之处了。如此说来,

    还总算是来了一个有点意思的家伙。

    战连胜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李云天看着自己的眼神之中有些不同,只是,被李云

    天的目光盯着,战连胜是真的感觉很不舒服的,李云天那极为深邃的眸子之中,战

    连胜仿佛是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一般。

    “三位请坐吧!”

    李云天当即对着面前的三人示意一下,而后就这般率先一屁股坐了下来。

    而对面的四人此时也是下意识的落座,可是当道虚真人坐下来的时候,才意识

    到。李云天方才口中所说的乃是三个人,而并非是四个人,如此之下,那是让他们

    四个人之中的哪三个人落座呢?

    这话若是不仔细听的话,自然是听不出来的。但是这听出来之后,那真的是细

    思极恐啊。

    不过,他们没有挺清楚,赵天才跟张大板可是听得明明白白的。就在道虚真

    人,战连胜以及王善落座之间,那一脸闷闷不乐怒视着赵天才的青岩子的屁股就要

    落在了座椅之上的时候。

    却是被张大板瞬间伸出了一只四十四码的大脚,直接踹在了那椅子上。

    砰!

    一声脆响,那木质的椅子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张大板这大脚丫子之上的力道呢。

    瞬间就崩溃开来。那青岩子根本就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即便是一个修法真人,

    此时他也是被那椅子碎裂四溅的碎片给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下,那边的三人除了率先反应过来李云天话中意思的道虚真人之外,其他二

    人都是面色有些发白,不知是缘由刚刚坐下的屁股又是再次站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他们听到了张大板对着那青岩子开口大骂的声音:

    “嘿,你他娘的聋子啊?没听到,我师爷是请这三位前辈落座的吗?跟你丫有

    半毛钱关系啊?明白儿的赶紧滚蛋啊!”

    “你……混蛋,道虚真人这姓李的小子太过无礼了,竟然让他的徒孙羞辱本真

    人。如此的猖狂,足以见得,这姓李的就没安好心。我们必须联手教训一下这些家

    伙才行!否则,他们真的当我们岭南无人了!”

    那青岩子回过神来,连忙是从地上掉了起来。脸色涨红之间,这次是直接指着

    李云天的鼻子骂了起来。

    而一旁的道虚真人被其点名煽动着,瞬间就面露为难之色。他们都看得出,李

    云天虽然是没有什么待客之道可言,但是方才请他们坐下,也算是不失礼数了。但

    是唯独针对青岩子一人,那也着实是因为青岩子一开始多嘴嘲讽人家的徒孙。

    落得如此下场,他们还真的是有些不好动手。况且,无论是赵天才还是方才出

    手的张大板,在道虚真人看来,那都是具备武道宗师的实力的。如此就跟传闻之中

    不差分毫了。而他们仅仅只是李云天的徒孙而已。

    就这般展现出来的实力。着实是很难让道虚真人怀疑李云天是否是一个武神一

    般的存在。所以,他本应该是为同来的青岩子说话的。但是这个时候却也只能是为

    难的迟疑了。

    而王善本来就看青岩子不顺眼,从一开始,王善就知道青岩子似乎是有意挑拨

    岭南武道界大乱。只是王善看透不说透而已,此番见到青岩子被教训,王善也是没

    有丝毫出手帮衬的意思。

    不过战连胜倒是比较讲究一个义气二字。见到青岩子如此出丑,还是忍不住皱

    眉,回头对着李云天拱手说道:

    “李少爷,您这两位高徒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过分吗?呵呵,看你的样子是要为他撑腰吗?有意思!”

    李云天对着战连胜微微挑眉,嘴角浮现了一抹轻蔑的笑意,话音落下之后。

    李云天就看到了战连胜那脸侧开始鼓动的咀嚼肌,很显然这个战连胜是怒火升

    腾了。不过李云天却是没有半点的在意,这四人的实力从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是被

    李云天细细的掌握住了。

    四人之中修为最高的就是道虚真人。不说内劲修为了。就是此人体内的法力,

    以及灵识修为,就足以达到筑基后期了。

    如此修为,算是比较接近所谓修法真人的巅峰了。而论武道修为的话,那应该

    是地级武道宗师的样子。在李云天看来,这道虚真人一人出手,即可灭杀周围的三人。

    不得不说,岭南省武道界第一人的名头还是比较有份量的。或许也都是小看了

    这道虚真人吧。

    而实力第二的应该就是战连胜了。此人体内的内劲十分的厚重精纯,已经是达

    到了玄级宗师之列,而且比起之前被李云天一巴掌扇个半死的龙守城也是在伯仲之

    间,而且战连胜或许是可以靠着自身的年纪优势,正面击败龙守城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已。

    不过这点实力在李云天看来还是不够的。而那个王善就排在第三,勉强达到了

    玄级宗师的程度。再来就是这个青岩子了。其单论内劲连大成都不到,就那点灵识

    修为,只不过是刚刚达到了修法真人的层次而已。

    估计能够坐上这个位置,那也是因为手上有一些古怪的法术吧,毕竟就现在俗

    世之中的这些修法真人来说,你要是多一门法术运用,那实力就可能凌驾在同等级

    的修法真人之上了。

    事实上,这个青岩子根本是没有资格跟其他三人落座一起的。而且从进门开始。

    李云天就轻易的察觉到了这个青岩子看自己的时候那图谋不轨的眼神。再加之

    这家伙后面的表现,李云天轻易的就可以判断出,此人此番前来定然是带着图谋不

    轨的目的的。

    所以,对待此人,李云天也是不需要留手半点的。当即就在那战连胜惊诧的目

    光之下。

    李云天直接是对着赵天才跟张大板挥手说道:

    “把他打残了。”

    简单的几个字,犹如利箭一般的刺入了所有人的内心之中。战连胜的面色都有

    些发白了。

    而王善也是眉头紧锁。道虚真人则是目光深邃的看着面前的李云天,最终是叹

    息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着李云天开口说道:

    “李少爷,还请不要动怒……”

    “老道士,我不想跟你废话,你要是还想多活几年的话,最好是闭上嘴巴!”

    很显然,这道虚真人是要帮着青岩子说好话了。只可惜,李云天一声厉喝直接

    是将其后面的话语给逼了回去。

    道虚真人的嘴角也是猛然抽搐了一下,而后就见一旁的赵天才跟张大板已经是

    朝着青岩子扑了上去,如此近的距离之下,青岩子直接是被张大板一个大脚丫子踹

    飞了出去,惨叫之声中,还带着几声骂骂咧咧的话语!

    “混账东西,今日本真人就将你们挫骨扬灰!”

    “搓你妹啊!”

    不等着青岩子翻身起来,赵天才也是一个大脚丫子踹在了对方的肚子上。这下

    青岩子直接是忍不住喷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下道虚真人几人也终于是回过神来,在他们看来,李云天此举真的是太过强

    势霸道了。当即三人就要动手去解救青岩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