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一尊佛像
    钟振华也没有想到,突然之间,自己的女儿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拳头之下。

    耳边虽然是响彻了自己女儿以及陈浩的叫喊之声,钟振华也是瞬间头脑清明了许多,但是他这一拳已经是劲道迸发而出,距离钟紫萱的脑门也不过只有不足十公分了。这个时候想要收拳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眼看着一场悲剧就要这么产生了。却是在这个时候,钟振华的脑海之中响彻了一个淡漠至极却充满了威严的声音。

    “够了!”

    这声音自然是李云天发出的。而就在李云天开口的瞬间。

    钟振华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骤然一闷,那拳头之上的劲气竟然是直接倒灌而回。一只无形大手就这般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但是将自己的拳头给抵挡了回来,而且还将自己整个人都横推了出去!

    仅仅只是一瞬间,钟振华就没能忍住,张开嘴巴,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陈浩的身形已经是挡在了钟紫萱的身前。

    但是仅仅只是一瞬间,那钟紫萱就回过神来。

    “爸爸!”

    口中叫了一声,钟紫萱就快速的奔向了那已经瘫倒在地捂着胸口面色涨红无比的钟振华。

    之前父女之间的不愉快这个时候哪儿还存在啊,看着自己父亲这般吐血的惨状,钟紫萱直接是急哭了出来。愧疚之间,她伸手去擦拭着父亲嘴角的鲜血。口中连声说道:

    “对不起,爸爸,是我错了!对不起……”

    很显然,方才李云天的话语根本就没有让除了钟振华以外的任何人听到,而钟紫萱却是认为,自己的父亲在即将一拳轰杀自己的时刻,强行将力道收回,这才导致伤到了自身了。

    在钟紫萱看来,自己父亲现在惨兮兮的样子,就完美的诠释了父爱两个字。

    而钟振华看着女儿哭泣的样子,愣神之间,却是惊惧万分的朝着那距离他尚有十米距离的李云天看去。

    此时的李云天目光冰冷,就这般盯着钟振华,嘴唇抖动之间,却是没有半点的声音发出。

    当然了。这是对于其他人而言的。在钟振华的脑海之中,那犹如鬼魅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算是对你一个小小的惩戒,我这边还有客人,你要么现在就带人走,要么就躲在一旁。莫要再多生事端,否则,我不介意你们父女二人生死相隔!”

    钟振华浑身颤抖之间,却是赶忙对着李云天点了点头。而后在钟紫萱哭泣声之中,钟振华被一旁的警卫员上来给搀扶了起来。

    而后钟振华就对着钟紫萱虚弱的说道:

    “萱萱不要哭了。老爸就没怪你。不过……咳咳,从现在开始,你要听话。我受了一些伤,要在这里休息一下,才能走动。不要在闹事了。”

    “嗯,爸爸,我一切都听你的。我再也不胡闹了。爸爸,你的伤……”

    钟紫萱连连点头,这一刻,她终于是变得乖巧了。

    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陈浩也已经是上前来,一手放在了钟振华的手腕之上,而后就开口说道:

    “钟小姐不用担心,钟叔叔只是内劲逆行,受了一些内伤而已。并不严重,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体内的经脉承受了这次内劲反冲,以后钟叔叔在突破到宗师境界的时候,定然是能够省下不少的气力来扩展经脉的!”

    钟紫萱自然是听不太懂了。云里雾里的只能是对着陈浩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怕自己的父亲会打陈浩。所以还是将陈浩给拦在了一边,就这般搀扶着钟振华朝着门台上走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钟振华听闻陈浩的话,当即也是连忙内视,果然是发现自己的经脉竟然是扩展了不少。虽然有些许的内伤,但是这却真的是因祸得福,可以说自己的根基更加的稳固了不少啊。

    这般之下,钟振华对李云天就更加的敬畏了。只是他此时再次看向李云天的时候,李云天已经是不会再将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半刻了。

    李云天对着赵天才跟张大板一个挥手,随口说道:

    “把这红布掀起来,我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赵天才跟张大板闻言,赶忙是一起动手,不过张大板嘴巴大,一边动手已经是对着李云天开口说道:

    “天哥,这里面就是一尊佛像。重的很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金子做的!”

    就在他说话之间,那一大尊佛像还真的就这么显露了出来,这尊佛像的造像是弥勒佛。但造像的本身已经是有不少的损坏了。面目还能依稀辨别,笑口常开,那大肚子也是相当的圆润,看起来是经常有人去摸这佛像的肚子的。

    李云天只是看了一眼,就察觉到了这东西的不寻常之处,刚要将自己的灵识延伸而出,就听到一旁的郭浩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这是一尊佛像。是小人的一个朋友在一处荒山野岭里发现的。据说发现的时候十分的奇怪,这佛像不是在一个佛堂或者是寺庙之中的。而是在一个破败的道观之中。而且这佛像也不是金子做的。反倒像是一块石头天然雕刻而成的,只是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外面浇了铜。最外面还镀了一层金,原先这些僧袍佛珠上都是有金子可以拿下来的。不过这么久时间都过去了。那上面的东西也都被扒光了!”

    李云天一听这东西的来历,也是心中来了几分兴致。也不忙着查看这东西的玄妙之处了。就这般撇头对着郭浩问道:

    “那你为什么把它给我搬来了?我可并非信佛之人。更无事所求,用不着在这玩意儿面前念经诵佛的。”

    郭浩一听李云天这话,不由是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光头,而后赶忙解释道:

    “呵呵,少爷您本身就是在世武神,怎么会信仰这些东西呢。这不是,小人发现这东西太不寻常了吗。这实在是重的有些厉害。而且小人还请人用了现在的先进仪器,想要检测一下这东西的年份,可是到头来是啥都没看出来,这东西里面就好像是有一层东西一般,就连各种先进的仪器都能给挡住!连材料是什么都检测不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