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好险
    眼前的通道之中足足有十二盏油灯,其被李云天用阳火点燃之后,闪烁着的却是诡异的绿光。

    加之眼前那通道尽头还是黑暗一片,就好似是引人进入到了九幽地狱一般。

    狐妖跟在李云天的身后,即便是身为妖类,也是有些修为的老狐狸了。但是毕竟人性不深,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已。

    此时是大气都不够喘上一下。时刻都在等待着李云天对她发号施令。

    而李云天这边脚步也是十分的缓慢,似乎每走一步,都要好好的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才会迈出下一步。

    不过当李云天路过第三盏油灯的时候,脚步就彻底的停顿了下来。

    狐妖也是跟着停了下来,但是却不敢开口问询李云天是什么情况。

    只见李云天鼻翼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后就听李云天开口说道:

    “这里面的灯油应该是某种动物的油脂吧?青叶,你应该能够闻出这是什么东西吧?”

    狐妖闻言,当即是嗅动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但随后青叶却是有些疑惑的对着李云天回应一声:

    “回少爷,这些好像就是普通的灯油,并非是动物的油脂啊?”

    很显然,狐妖也是不确定究竟是自己出了错还是李云天出了错了。

    而李云天听闻这话,却是冷笑一声,而后双掌就朝着地面猛然拍动而去。这动作不由是将狐妖给吓了一跳。

    而后狐妖却是感觉面前一阵晃动,眼前竟然是有了细微的亮光发出。等到狐妖定睛看去的时候,眼前哪儿还有什么通道啊。

    在身前不远处,不正是一个被堵塞住的洞穴出口吗,而漆面还有微微的光亮透进来,似乎那岩石上还有一朵漂亮的野花绽放开来。

    狐妖看清楚了一切,不由是浑身一阵发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修为虽然比起全盛时期弱小了很多。

    但是也不至于感知力如此低下,连连被幻境所困吧?而且自己竟然是没有察觉到半点的异样,完全是被迷惑了啊。

    疑惑心惊之间,狐妖只能是朝着李云天投去了求解的目光。

    而此时的李云天则是随手将一旁的一个破旧的油灯给朝着地面丢了下去,火光闪耀之下,顿时地面上一个腐臭的动物躯体就浮现了出来。狐妖定睛一看,这竟然是十分罕见的穿山甲的尸体。

    似乎死去的时间也不久,是被一块石头给砸死的。身上发出了刺鼻的腐臭气味。

    “这……这究竟是什么迷幻阵法,竟然让我的嗅觉都出现了差错。如此腐臭的气味,我竟然没有察觉到。”

    狐妖说话之间,已经是朝着周围看去,又朝着背后看了看,那之前的通道竟然已经是变了模样,周围的岩壁虽然还有一些人工开凿的痕迹,但是却没有之前那般工整了。

    而且两旁的油灯虽然是点燃的。但是里面的灯油发出的气味明显是动物油脂的味道,狐妖这会儿是完全能够闻出来的。

    这一切都是证明了。狐妖的五感方才都是被迷惑住了。可为什么李云天却是没有半点的影响呢?

    正在这时候,李云天已经是随手朝着一旁的岩壁摸了上去,一团灰尘落地,李云天抬头看了看上方,不由是轻笑一声,仿佛是看透了什么玄奥的机关一般,回头对着狐妖说道:

    “没错,依旧是幻阵,看来,我反倒是高看了这人了。他死的时候估计已经是气数已尽,这地方也是匆匆忙忙找到的。并且,是一处合葬墓地,他的墓室就在这里。”

    对于李云天的解释,狐妖还是有些懵懵懂懂,可是不能狐妖继续追问。

    李云天那放在右手边墙壁之上的手掌却是猛然一个用力。

    咔嚓,一声脆响,那看似结实无比的岩壁竟然是直接碎裂开来,里面的青砖直接是露了出来,而后上面的灰尘散落而下。

    李云天退后两步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而狐妖见状也是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随着眼前的岩壁崩塌。顿时一个幽暗的墓穴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而那墓穴之中的墙壁上也有着一些油灯悬挂。

    随着墓穴的打开,上面的油灯直接是凭空灼烧了起来。

    狐妖微微一愣,一旁的李云天却是解释道:

    “是白磷,这墓室是密封的,打开之后,氧气灌入,白磷灼烧产生的火花,直接是点燃了那些油灯。”

    说罢之间,李云天已经是一脚踏入,这已经是光芒大亮的墓室之中。只是狐妖是真的有些怕了。她怕这眼前的一切还是自己看不透的幻术。

    可是随着李云天的脚步迈出,狐妖自然也是赶忙跟上了。

    “刚才我也是中了那幻阵的,着实是因为地脉之气借助的相当不错,这般幻阵已经算的上是玄奥了。只可惜,脚下的感知还是很明显的,平整的地面怎么会踩上去那么的凹凸不平呢?”

    李云天一边进入,一边嘴上对狐妖解释着方才的情况。

    “而且,我每踏出一步,就感觉眼前视线发亮。那可不是灯光,而后我就暗自断绝周身气脉。五感顿时清明。当时就闻到了那灯油的味道,以及腐烂的动物尸体味道。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没有改变,所以我才会对你询问确认一番。”

    说罢,李云天回头看向了狐妖。见到狐妖仍旧是懵懵懂懂。

    李云天轻笑一声继续说道:

    “呵呵,你所感与我不同,那自然可以确定。这就是在幻阵之中了。普通的幻阵没有法器,那定然是利用天然条件布阵,也就是这下面的地脉之气,我当即以掌力乱了地脉之气!周围幻阵自然破解!”

    “也是多亏了那个腐臭的动物尸体,估计那小家伙是不小心挖到了这里,触碰到了机关的边缘。那封住洞口的碎石才会坠落,将其砸死!而若是我们方才丝毫没有察觉的话,那洞口的碎石就会砸落在我们的身上了。当然,即便是当时我们反应快,但身后无法被封死,只能朝着前面动作,而我估计没错的话,前面应该是陡峭的崖壁,坠落而下多半是要死人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