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开门
    看着狐妖的身形消失在了那墙头之上,李云天也是若无其事的继续朝着村支书家走。www



    狐妖现在怎么也是臣服于李云天了。明天将它带上入山,那多少也是可以帮上一点忙的。



    没走几步,李云天就看到了赵天才跟张大板拎着东西朝着自己走来了。这个点,那村里的熟食店到还是没有关门的。这天亮了。虽然村子里活动的人少。



    但是一旦有人出来,多半都是要去那店里面买点熟食酒菜什么的。



    两人上来对着李云天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李云天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后就听到赵天才在身边笑着问道:



    “嘿嘿,天哥啊。您怎么想起跟村支书喝酒了?那个老东西虽然也是好这口儿,但见到小辈,这嘴巴里就满是教训的话语。跟咱也没得共同话题啊!”



    一旁的张大板也是好奇的盯着李云天,而李云天也没有回头看两人。就这么轻笑一声,随口说道:



    “那正好,我正要跟村支书请教一些东西呢。”



    这下赵天才跟张大板就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而李云天则是转头看了看两人,这才面色认真了一些说道:



    “之前你们也说过这狗尾巴丘子要开发成旅游景点的事情,这事听起来是好事,但是到了这里之后,我倒是觉得,那些搞开发的人可能是另有所图!估计,这边得是有点麻烦了!”



    “麻烦?什么麻烦事啊?”



    张大板没忍住直接是对着李云天反问出声了。而事实上,张大板的脑子根本就联想不到这些事情之间能有什么蹊跷的。



    倒是赵天才露出了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晃神之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赶忙对着李云天压低了声音说道:



    “天哥,难道那些家伙想要偷丘子上的山货儿?这上面的野味可是很值钱的啊!”



    李云天无语,还以为赵天才是想到了什么呢。敢情还是自己多想了。翻了一个白眼,也懒得对两人多解释。



    “这山上有宝贝。已经是被人盯上了。另外,咱们班里的那个班长,有些邪乎,同学们都是有些危险的。所以,我明天就会进山,你们两个最好也跟上!”



    “云潇潇?天哥,你是说那个堕胎的云潇潇啊?”



    张大板的眼睛当即就亮了起来了。这家伙之前就对这个美女班长有了不少的心思,自从上次察觉到云潇潇的不对劲之后,张大板反倒是对云潇潇更加的有亲近的想法了。



    而实际上张大板的心态李云天也是了解的,这臭小子,之前还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云潇潇。



    不过后来在张大板看来,云潇潇也并非是那种纯洁无瑕的女生。这孩子都怀上过了。这样的女人,张大板自然是有些起色心了。



    倒是一旁的赵天才面色一正,点头应道:



    “嗯,这肯定得去,怎么说也都是同学。不能不忙。反正家里这点活儿明天俺俩也就帮不上啥了。”



    “不过,天哥,您说这云潇潇上次不是被怨婴给缠住了,很快就没事了吗?怎么滴,现在又有鬼祟邪物缠上她了?”



    赵天才这么说着,还开始摇起脑袋来了。回头看了一眼那夜幕之下的狗尾巴丘子,总感觉上面降下来的雾气就好像是将狗尾巴丘子完全遮蔽了一般。



    李云天本来还想回应赵天才一声的,回头见到赵天才这般模样,不由是皱了皱眉,对着赵天才问道:



    “怎么了?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赵天才被李云天这么一叫,也是回过神来了。而后才对着李云天点了点头说道:



    “嗯,这丘子上有不少的孤魂野鬼,老一辈子的人都是埋在山上的,就是这些年埋人少了。山坟都挪到了山脚下的溪流边上了。二爷爷的坟也在哪儿!”



    “天哥,我看这个云潇潇真的是有点古怪的。就是之前没有怨婴缠上她的时候,她一从我身边走过去,就让我感觉有点心里发寒。可是,我又看不出来她哪儿古怪了。”



    “这山上那些个孤魂野鬼要是缠上了云潇潇,估计所有人都是得出问题的啊。”



    李云天眉头微微皱起,山上会有山坟,那李云天自然是很清楚的。不过赵天才方才那些话却是提醒了李云天。



    赵天才乃是至阳之体,极品阳灵根。那绝对是鬼煞之体的克星,可以说,所有的鬼修,若是同等修为之下,都是要被赵天才的手段克制住的!



    所以,即便是鬼煞之体还没有彻底显性之前,赵天才能够察觉到云潇潇身上的不对劲来,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此说来,云潇潇真的就是鬼煞之体了。也就并非是他人在云潇潇身上动用了什么邪法,才会招揽了那么多的阴气,以及鬼祟邪物的缠身了。



    只是这事情还无法断定,李云天微微摇了摇头,甩掉脑袋里的想法。



    而后才对着身后两人叮嘱道:



    “这事情你们先咽到肚子。别跟别人乱说。一会儿等我打听完了这开发景区的事情之后,再想一想这事该如何解决!”



    两人闻言,当即都是闭上了嘴巴,而后没多远,就到了村支书家里了。



    那院子门早就关上了。不过倒也是先进的很,竟然还有着门铃的。这在山村里倒是有些新鲜了。



    只是,那门铃一按动之下,却并非是清脆的铃声,而是如同公鸡打鸣一样的声音,还有些撕心裂肺之感。这大半夜的听起来还真的是有些瘆人了。



    不过很快三人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脚步声。



    “谁啊?这么晚了,咋还有人来呢?”



    里面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不过那明显是一个妇人,而并非是一个年轻的少女了。语气之中不乏有些埋怨的意味。



    李云天根本不知道开门的是谁,这时候自然是不知道如何应声了。



    倒是张大板一听这声音,脸都有些涨红了起来,赶忙是对着里面应声道:



    “哎……哎,绣花婶子啊,是我啊,南头的大板啊。这大半夜的叨扰您了啊。这不家里翻盖房子,这客人没地方住么,就来您家凑合一晚了了!”



    “哦,是板子啊。还有傻……呵呵,现在不能叫傻子了。天才啊,你们两个可是有出息了。这个……吆,小伙子,长的可真俊啊,一看就是城里的尊贵人家啊。来来,快进来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