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祖屋旧事
    等赵天才扛着张大板回到自己屋里休息的时候。

    李云天却是趁着所有人的休息时间,从家里偷偷的溜了出去。

    以他的动作自然是没有人能够发觉的,没有开车,李云天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摸进了城区。

    街道之上闪烁的灯光映照着来往匆匆的人群,都这个点了,而且逐渐入冬,天气是相当寒冷了。但是这人群还是没少。

    李云天没有多在街道之上逗留,就他这张脸,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吸引过来一两个女人过来的。

    要是年轻漂亮点的还好,要是一些上了年纪搞的一身香气熏人的凑上来,那李云天是真的吃不消的。

    很轻松的打了一辆车,李云天就坐了上去,这刚上去,李云天就闻到了后座那浓厚的消毒水味道,夹杂着廉价的清洁剂味道。

    李云天微微皱眉,刚想换一辆车的时候,那车门却已经是被一个路过的人给关上了。

    紧接着司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吆,小伙子,想去哪儿啊?都这个点了。是去玩吧?”

    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啊,李云天一听司机说话,心里就忍不住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而后李云天就看了看这刚刚被清理过的坐垫,再朝着那司机师傅鼓鼓囊囊的裤兜看了一眼。

    正巧这个时候那司机师傅还伸手在屁股后面扣了扣,这差点是给李云天恶心吐了。

    准没跑了。这司机就是之前拉着赵天才跟张大板送回家的车神啊!

    用力的摇了摇头,李云天先是将车窗打开,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

    心中却是讪笑一声,这也算是缘分了。也能省自己不少时间呢。

    “司机大哥,你知道清北市有一个很有名的鬼屋吧?听说今晚哪儿闹鬼,都着火了。你能送我过去不?”

    “啊?着火的鬼屋?你说的是靠近山区那片的祖屋吧?我今儿刚跑了一趟,那地方可是邪性的很啊!你真的要去?!”

    这司机师傅果然是一个碎嘴子,嘴上虽然是对李云天问询着,这脚下的油门却已经是踩下了。

    李云天一听这地方不在市区,反而是在靠近市区之外的山区地带了,脸上不由是露出了一幅释然之色。

    难怪,只用引灵符就召唤出来的鬼妖,看来也是一个聚阴之地。正巧,这司机师傅碎嘴子,自己也能省点力气多探听一些情况!

    “对对,就是那地方,司机大哥,那地方怎么一个邪性法啊?你能跟我说说不?”

    李云天露出了一副兴奋的样子,一脸好奇的对着司机大哥追问着。

    这嘴碎的人就是爱说,你不理他他也能说得下去,但是若你要跟他对上话,那他说的就更来劲了。

    显然这司机师傅将清北市的里外环都摸的一清二楚了。但凡这清北地界有什么稀奇的事儿,他都有所涉猎。

    当即就对着李云天咂咂舌,念叨出声了:

    “那可是相当邪性的。那地方是进山口,咱们清北市的动物园植物园什么的都安置在那山里面。三十年前,那地方也算是有钱人找清净待得地方!要不然也不能在半山腰建一些小别墅了!”

    “只是当时的信息闭塞,别说是进山了。就是上个山,那手机都没有一个信号呢。也就是因为这样,那地方死了人,足足大半个月才被人发现呢!”

    听到这里,李云天不由是微微皱眉,这怎么还扯上死人了?聚阴之地闹鬼是很正常的,不能住人也是应该的。

    三十年前那般光景,有能力在那地方建别墅的人,应该也是不缺钱的主儿,这进宅子难道就没有看过风水吗?就这么被鬼物给害死了?

    心中疑惑着,李云天却是没有发问。因为他知道,这司机师傅绝对不会跟他卖关子的。

    毕竟这人嘴碎他没有这般耐心。

    果然,这人见到李云天没有追问,只是好奇的听着,那后面的话也就一连串的吐露而出了。

    “当时那地界还是一个县,没划分到清北市里来呢。所以是县里派出所的警察爬上山调查的情况!”

    “结果发现,那是一个谋杀案。这事情年头不短了。我也是听一些圈子里的老大哥说的!”

    “嘿嘿,据说,那是一个贩卖盐的大老板。私下里包养了两个二奶。而且还是一对双胞胎呢!”

    “这作案人就是这大老板的正牌老婆!啧啧,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这心也是够狠的!”

    “这作案方法也是相当的精妙,要么说最毒妇人心的。那两个二奶都是被灌了安眠药的,然后被人硬生生的悬挂在了二楼的吊灯上。就这么糊里糊涂的上吊死了!”

    “这可真是可惜了。一对双胞胎,长的那叫一个水灵。而且听说死的时候才刚二十不到的样子呢。”

    “那个大老板最惨了。虽然也是被灌了安眠药,但是这人却是被那狠毒的女人给硬生生的分尸了。”

    说到这里,那司机师傅猛然一顿,而后就回头盯着李云天,那眼神直勾勾的。

    李云天听得正出神的,见到对方听了下来。不由是心中无语,这家伙还真的是想营造气氛吓自己呢。

    不过,李云天兴之所至,也就配合了他一下,露出了一脸惊恐的样子,缩了缩脖子,颤巍巍的说道:

    “这女人还真的是狠心啊!”

    “嘿嘿,狠心,这还不算是最狠心的呢!那女人不仅仅只是分尸那么简单。她把自己男人的尸体丢在了卫生间,然后搞来了一堆的老鼠!然后把卫生间的门锁死了。连下水道都堵得死死的!”

    这司机师傅对着李云天阴笑一声,猛然提高音量继续说道:

    “那可是一堆老鼠,而且你想想,这荒山野岭的,当年那三五十里连几个村子都没有,哪儿像现在这样还有几个农家乐什么的。”

    “那些老鼠是哪儿来的啊?那都是那个女人从山坟上抓的!那些都是吃死尸的老鼠啊,见了鲜活的血肉,这卫生间又被搞的密不透风的,那氧气断绝了,这老鼠肯定得死,老鼠这东西,也不想做饿死鬼啊。所以就拼命的啃食那些散碎的血肉啊!”

    “半个月后,警察打开那封死的卫生间门的时候,地上鲜血早就干涸了。那一地的死老鼠是恶臭阵阵,奇怪的是,那一地的碎骨竟然是诡异的排成了一个人形的样子,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从哪儿以后啊,那地方就被封了。那个凶残的女人也是被抓住了。当时说是要枪毙的,但这有钱就能保住命啊,这女人最终是被关了起来,好像是判了好多年的样子。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今天第四更,这章有点恐怖,若有不适,就跳过吧。继续爆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