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爷孙邻居
    钟旭这腰板可能是真的有旧患,此时站起身来,还有些忍不住的捂住了后腰。

    听到李云天这话,那脸上的笑容不由是收敛了一些,一边带着李云天离开孙女的闺房,一边叹声说道:

    “是啊,就我老头子一个人住,平时也就孙女一个月回来一两天陪陪我。经常看到新闻里说,那些个农村的家庭,年轻人都忙着事业,拼了命的往这城里钻,家里就留下了空巢老人。可是我老头子在这市里还不一样是空巢老人啊。”

    老人的话说的很朴实,还有些自嘲的意味。但却是让李云天心中更加的酸楚了。

    他可以看得出,老人不简单,这一辈子写成一本书,估计一两个月也是看不透彻的。可无论他经历了多少,曾经多么的年少得志,如今却也无法抵挡垂垂老矣的下场啊。

    李云天对此虽然有些心酸,但也是没有多少叹惋。

    人生就是如此,普通人究其一生可能都不明白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更加无法摆脱生老病死的命运。

    之所以如此,才有了李云天这样一些逆天修行的修真者!

    他们努力修行,无限的延长自己的寿元期限,所为的是什么呢?或许就是不甘心于屈服所谓凡人的生老病死之命运。

    老人本以为自己的话说完,李云天会对着自己劝慰一番的。

    但让他讶异的是,李云天竟然是沉默不语了。

    这下老人不由是对着李云天好奇的多看了几眼,而后才想到了什么一般,回头对着李云天低声说道:

    “小伙子,你跟我老头子说实话。你叔叔这伤是怎么弄的?看起来好像是被野兽抓伤的一样,不过,这放在三十年前,清北市还有些深山老林里有些凶猛野兽,可这会儿别说是野兽了。就是多找到几片子绿叶儿都不容易啊。小伙子,你叔叔是不是跟人打架了?那伤是被人用什么利器刮伤的吗?”

    听到老人这问话,李云天不由是心中一惊。

    暗道这老人好毒的眼力啊,不愧是干了一辈子的老医师了。这只是看了几眼赵大春的表面伤势,就能做出这么精准的判断。

    看来是有真本事的人,李云天本来还在为帮赵大春处理伤口感觉麻烦呢,本来他这手上动作就不麻利,手上工具也是缺少,这会儿碰到这老人,真的是他们的运气好啊。

    不过李云天,却也是无法跟老人解释清楚的,凶灵施展的鬼气凝形的鬼爪伤人,那虽然跟野兽造成的皮肉伤势差不多,可是上面带着的鬼气可是对人体十分有害的。

    所幸赵大春有真气护体,没有伤到经脉就不会有大问题,这处理完了伤口,那恢复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事……还真的是瞒不过钟爷爷啊,我叔叔这把年纪了。脾气还不小,去工地上帮人点忙,结果让人给伤了。您也知道,工地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我当时也没看清楚是被什么划伤的。”

    李云天最终还是撒了一个谎。不过这撒起慌来,李云天还是感觉游刃有余的。可能是过往他嘴巴里也没有多少实话吧。

    “哦,这样啊,那就得先清理下伤口,打个破伤风才行了。还好,我老头子这药箱里东西还算齐全!”

    老人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对于赵大春这岁数也不小了。还跑去工地上跟人干仗很是有些看不过。

    不过在医生的眼里只有病人,老人也不会因为赵大春是因为跟人较劲打架,这会就置之不理的。

    到了楼下,两人却是都有些傻眼的看着斜躺在沙发上的赵大春张着嘴,还流着哈喇子竟然是睡着了。

    李云天暗骂一声,心中苦笑不已,回头却是赶忙对着愣神的老人解释道:

    “看来我叔叔这体力耗费的有些大了。这会儿扛不住都睡着了。真是给钟爷爷添麻烦了啊。”

    “呵呵,没什么麻烦的。这倒好,这样的伤都能睡着。痛觉神经太大条了。哈哈,麻药都省了。”

    老人回头也是对着李云天玩笑一声,这性子还挺幽默的。

    李云天在老人的示意下是打开了药箱,随后老人瞬间就进入到了一个走上手术台的医生状态一般。

    开口跟李云天咬着剪刀,消毒水、绷带等东西,完全是将李云天当成了一个助手了。

    所幸,李云天还算称职,东西辨认的也清楚,动作也没拉下。

    没一会,赵大春胸口上狰狞的三道伤口就被缝合好了。只是这沙发上倒是留下了不少的血迹,他本人身上更是狼藉一片。

    可这么大的动静,赵大春竟然也是没醒,这还真的是让老人有些发笑称奇。

    李云天却是只能跟着傻笑,他可知道那是鬼气入体的迹象,加上失血不少,赵大春自然是睡的死沉的。这也是自愈的一个过程,等他体内真气将鬼气驱散之后,这伤口的愈合就会加快不少了。精神头也就能恢复了。

    “爷爷,我回来了。咦,这是怎么回事?爷爷,你怎么又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了。他们是什么人啊?!”

    就在李云天帮着老人擦拭额头之上渗出的汗珠时,骤然的客厅门就被人打开了。而后就有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发了出来。

    这声音一冒出来,李云天瞬间就感觉面前老人的身板颤抖了一下,赶忙是将手中的东西塞到了药箱之中。

    而后才站起来对着拉着行李箱进来的女孩子尴尬笑道:

    “呵呵,萱萱,你怎么回来了。这不是刚开学没多久吗?”

    “哼,爷爷你还好意思怪我回来的早了。您怎么又给人看病啊,这……这是刀伤吗?您怎么能在家里给人做手术呢?!”

    被叫做萱萱的女孩子上前就一幅娇嗔的责问起了自己的爷爷。

    李云天这时候也站起身来,看着那一身清丽装扮的女孩子,对方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显得分外的阳光俏丽,看起来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那身材是凹凸有致,只是现在柳眉倒竖的嗔怪样子,还真的是让李云天不敢直视。

    老人却是赶忙上前解释道:

    “唉,这不是碰上了吗。都是邻居,我老头子看见了能不帮忙吗。”

    说罢之间,老人也是不多提这给人在客厅里做手术的事情,回头就对着李云天介绍道:

    “小伙子,这就是我孙女,钟紫萱,萱萱,这是咱们邻居……哎,小伙子你叫什么来着?”

    说到了后面,老人才回神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李云天二人叫什么呢。

    那钟紫萱闻言不由是翻了一个白眼,嘴上对着自己的爷爷继续埋怨道:

    “爷爷!您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怎么知道人家是邻居呢?您怎么就不服老呢?非要一个人搬来这里住,让你种种花养养鸟的也就是了。怎么还帮人看病呢?!”

    老人是一脸的苦笑,那样子就好像办错事了孩子一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李云天见状,赶忙是开口说道:

    “对不起,是我们打扰钟爷爷了。钟爷爷,我叫李云天,我叔叔叫赵大春。今天真是谢谢您了。我这就带叔叔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