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好心老者
    李云天回头之间也是看到了那一直跟踪的车子离开了。

    这才看了一眼面前的三号别墅,而此时庭院一角有一名身着白色唐装的老者站起身来。

    老者身形有些消瘦,起身之间还背着手锤了锤后腰,脸上却是带着笑意盯着脚下的花花草草。

    那老者似乎是察觉到了李云天这边的动作,转过头来,看着两人的样子微微一愣。

    旋即还是露出和善的笑容,对着两人开口道:

    “两位有什么事情吗?”

    闻言赵大春也是转过头来,当即面露尴尬之色。

    李云天的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般迷惑跟踪自己的人,可能是要害到这户人家的。

    “哦,不好意思啊,老伯,我们走错了。我们是旁边四号别墅的住户,打扰了啊。”

    李云天从来没有如此的对人礼待过,说话之间也是有些不自在。但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歉疚,这不免说话之间也是客气了很多。

    赵大春一边捂着胸口,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对着那唐装老者尴尬一笑道:

    “呵呵,走错了。不好意思啊。”

    说罢,一旁的李云天就要搀扶着赵大春离开。

    而就在这时,那唐装老者盯着赵大春胸口破烂的衣襟以及那流淌着鲜血的伤口,露出了一副郑重之色。

    快步的朝着二人走过来的同时,也是开口拦住了二人:

    “哎,等等。”

    李云天二人闻言,不由是微微一愣。

    而就这么一个晃神的工夫,那唐装老者已经是走到了门口,打开了庭院门。

    他的脸上满是皱纹,但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有神,一直盯着赵大春的胸口伤势没有移开过。

    “这位先生,你胸口的伤是怎么弄的?这伤势可是有些重啊,不赶紧处理的话,感染是小事,这失血过多的话可是致命的啊!”

    赵大春闻言更是一愣,回头与李云天对视了一下,两人都是有些摸不透,为什么这老者会如此好心,而且对赵大春的伤势很少了解一般。

    那老者见到面前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发愣,不由是讪笑一声解释道:

    “哦,我叫钟旭。原来是省三院的医师。这会儿退下来了。呵呵,既然大家是邻居,那我老头子怎么能看着先生受伤不管呢。还是赶紧进屋里来,让老头子给先生处理一下伤口吧。”

    自称钟旭的老者的笑容是那么的和善,一如自家长辈一般。

    瞬间李云天二人都是恍然过来。原来这唐装老者是一个大医院的老医师啊,这会儿退休下来了。

    一辈子救人治病养成了不凡的医德,见到赵大春的伤势,这才没忍住,又听二人说是邻居,那自然就凑上来了。

    这么好心的长辈,赵大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胸口的伤势一时半会也好不了,面前老者看起来都有七十多岁了。

    这哪能让人家劳心费神啊,赶忙是对这钟旭感激道:

    “哎,我身上的伤没事,钟伯您……”

    话刚说了一半,赵大春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李云天拉扯了一下。而后就听李云天开口说道:

    “那就麻烦钟爷爷了。我叔叔这伤还真的是耽误不得啊。”

    赵大春哑然,那钟旭却是赶忙上前就要搀扶赵大春一同进入别墅内。

    赵大春哪儿敢让这长辈搀扶自己啊,赶忙说着自己没事,就在李云天的搀扶下走进了这三号别墅。

    这里的别墅内结构都是大同小异的,刚刚进入别墅之中,钟旭就对着李云天说道:

    “小伙子,你先看好你叔叔,我这就拿药箱去啊。”

    李云天闻言,一边搀扶着赵大春坐下,也是赶忙追着老者的身形上楼,忙说道:

    “钟爷爷,药箱在哪,我帮您拿,您这岁数了。这上下楼的也不方便。”

    “哈哈,没事,我老头子虽然七十有二了,但这身子骨还算硬朗。虽然比不上你们这些小伙子的体力。但上下楼还是没问题的。”

    钟旭被李云天搀扶着,竟然也是有些倔强的摆脱了李云天的手。朗声一笑,还真的是有些中气十足的样子。

    李云天见状,也是一阵苦笑。自己这前半辈子,哪里做过这般搀扶老人的事情啊。

    纨绔大少在外人看来可是十分恶劣的,寻常孩子十二三讨狗嫌。

    可是李云天这十七八年都是讨狗嫌的,这会儿经历了心境洗礼,完全变了一个人,没想到这还被人给拒绝了。

    心道这老头也真的是有些倔脾气,不过这心眼是真好。

    越是这般,李云天就越发的内疚,估计回头那些跟踪自己的人,得来这里找麻烦的。这可是真的连累这好心的老人了。

    这上楼之后,钟旭就打开了走廊的第一间房门,李云天就跟在老人的身后。

    这一推门,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沁人心肺的清香之气。

    李云天不由是微微一愣,朝着里面看去,不由惊了一下,这整个房间的墙面都是粉红色的。

    各种装饰品有序陈列,李云天几乎是一眼就断定出了。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卧室。

    当下不由是停在了门口不好意思进去了。连钟旭蹲下身子从床头柜下取出药箱,李云天都没帮忙。

    钟旭虽然没有回头,但却似乎是知道李云天现在的神情一样,随口笑道:

    “呵呵,这是我孙女儿的屋子,这孩子也是学医的。唉,说起来也是人老了,让人看着不中用了。这孩子就怕我老头子重操旧业,耐不住一些找上门的人求医,所以,我这些家伙事儿啊,就被这孩子给藏了起来。嘿嘿,得亏这孩子在省城上学,不常回来。这孩子从小就喜欢藏东西,我老头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把东xc哪儿呢。”

    钟旭一提起自己的孙女,整张老脸都笑开了。就跟绽放的菊花……不应该用向日葵来形容,灿烂无比,充满了欣慰跟溺爱。

    看得出,老人是很喜欢孩子的。

    李云天见状心中暖暖的同时也是有些心酸,上前接过了老人手中的药箱。一边下意识的问道:

    “钟爷爷,这么大的房子,您就一个人住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