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暂且观望
    王楚还是有些没有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对着周宏堂回应道:

    “对啊,这李云天是京城李家的。李家可是京城的大家族。周叔应该听说过吧……不过,这李云天已经是被李家赶出来了。我上次去京城结识了邹龙轩,也就是京城邹家的二公子。是他跟我说这李云天躲到了咱们清北市,让我好好招呼他一下的!似乎这李云天之前太过嚣张了。在京城招惹了不少的仇家啊!”

    说罢之间,王楚又疑惑的看向身边二人,追问一声:

    “怎么?难道那姓赵的老小子还跟李家有关系?这不可能吧,李云天都被赶出来了。前几天还流落街头,跟个乞丐似的讨饭吃呢。”

    这王楚的话说了一半,周宏堂的面色就彻底的变了。他在这清北市绝对是上流圈子里的顶级人物了。

    但是放在京城那简直就是不值一提啊。李家是什么来头,周宏堂还真不知道的。但他这邹家背景是如何的恐怖,周宏堂的心中还是有数的。

    而能够跟邹家二公子有仇的家伙,那肯定是比邹家来头还大的存在。否则这李云天没有落魄的时候,那邹家怎么不动手呢?

    强行压住了心中的震惊,周宏堂深深的看了王楚一眼。

    周宏堂太清楚王楚的性子了。这清北市的纨绔圈子里,王楚已经是不够王楚玩的了。这会都想要削尖了脑袋往京城圈子里钻了。

    殊不知,就王利国那点家产,既然是让王楚钻进了京城纨绔大少的圈子,那也是玩不起的。

    或许,王楚自己都不知道邹家的恐怖,更别说是这周宏堂都没有听说过的李家了。那肯定是京城超一流的大家族了。

    “好了。不谈这两人的背景如何。若是你们想出气,那也得等人将事情解决了再说。如果他真的就好像你说的是个骗子,那在怎么清北市,他俩也是讨不到好果子吃的!”

    “哈,有周叔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一听周宏堂这话,王楚顿时就来了劲头,也不管周宏堂跟赵鹏方才说的话听不听得懂了。

    阴恻恻的盯着前面的李云天跟赵大春,王楚就这么冷笑了一声:

    “哼,我倒要看看,他们今天怎么给我搞出一个鬼来!要是一个鬼影都没见到的话。我就给他们揍一顿丢局子里!”

    周宏堂闻言不再言语,快步跟上了李云天二人。

    而赵鹏的心中却是有些忐忑的。毕竟他可是知道内劲武者跟普通的练家子的区别是何等的大。

    要不是周宏堂在这里的话,赵鹏说不得就不敢跟上前面的二人了。

    感觉到身后的周宏堂几人跟了上来,赵大春下意识的放缓了一些脚步,尽量将自己的身子遮挡住李云天。

    显然,赵大春还是不放心这几人会对他们出手,他自己倒是不怕什么,就是担心现在的李云天应付不来,动起手来,伤了李云天那就不好了。

    而李云天压根就没有将王楚几人放在眼里,李云天可是一个真正的纨绔大少。

    虽然落魄了。但是现在他可是一个修真者,哪怕仅仅只是入门而已,但对付这几个家伙还是不在话下的。

    有仇必报,即便是今天不是凑巧碰上了王楚几人,李云天有机会肯定也是要找他们报仇的。

    流落街头,如同丧家之犬的时候,这王楚可是没少对李云天落井下石,那些羞辱,在李云天开来只有鲜血可以洗刷!

    “听说赵大师前天就来过咱们这工地上。这里面真的闹鬼?那鬼物难道是很难对付,这才会让赵大师第二次过来解决吗?”

    周宏堂走到了赵大春的身边,直接就是对着赵大春试探的问了起来。

    他这话一出口,在他身后的王楚跟赵鹏都是竖起了耳朵来,他们来这里可不就是为了剑见识见识传说中的鬼长什么样子吗。

    赵大春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周宏堂,而后就摆出了一幅得到高人的风范。

    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明人不说暗话,这里拆迁前。有一户人家被负责拆迁的人给逼死了。那一家四口就化为了冤魂厉鬼!你们的地方又是请了高人看过了风水的,建筑格局暗通地脉之气,将那一家四口的冤魂困在了这里。所以,他们才没法跑出去害人!”

    说到这里,赵大春偷偷的朝着周宏堂看了一眼。

    见到周宏堂果然是面色阴沉了下来。赵大春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周宏堂是知道的。

    而且看周宏堂这样子,似乎那一家四口的死跟他本人还有些关系呢。

    这样才最好,赵大春心中轻蔑一笑,继续说道:

    “不过,这工地上干活的工人可就惨了。一连伤了好几人,也是你们工期赶得紧,要是白天干活,晚上歇着,那鬼物多半也是不会出来害人的。所幸,这事情发生没多久,你们就停工了。紧接着就找上了本大师。”

    “前日来的匆忙,没做好准备。虽然那四只厉鬼,被本大师超度了三只,但最后这一只却是怨气太重,化为了凶灵!”

    “哦,这凶灵就不同于冤魂一流了。人死后,魂魄出窍,多半是会很快超生消散的,而只有一些怨气重的才会存留下来,找到合适的地方,聚集阴气,温养自身鬼气,才会化为害人的冤魂厉鬼。所谓仇怨得报心结开,这一家四口没报仇之前,是肯定不会凭空消失的。”

    “我也是念及这无辜性命被他们所害,才会出手。而这凶灵则是鬼物之中积攒了大量阴气所生之物,若非是前日夜里我将他打伤,困在了地下车库里,这凶灵绝对是可以白天出来害人的!若是给他害了人的性命,沾染了更多的戾气,那就有可能修炼成血灵,到时候,那即便是本大师出手都无法应付了啊!”

    一口气将这些事情解释清楚,赵大春才回头看着周宏堂,淡淡说道:

    “这么说,老周你应该知道本大师为何会如此急切的赶来了吧。”

    “哦,我明白了。赵大师是怕那凶灵会出来害人。这才这么急着赶来的。”

    周宏堂被赵大春这井井有条的说辞,也是对着鬼怪之事信服了几分,连忙出声应着。

    倒是一旁的王楚也是将这话听在了耳朵里,虽然这心里也是感觉阴恻恻的,但嘴上却是不屑的念叨着:

    “切,说的跟真的似的。一会我倒要看看你说的这凶灵长什么样,有没有那么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