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同病相怜
    “师傅,您老吃鸡腿……来吃大虾还有这个鲍鱼!”

    赵大春一个劲地给李云天夹菜。

    而李云天也是饿了两天了。这会儿也是丝毫的没有跟赵大春客气的意思,他原本的性子就是十分的随意,神魂归体之后,更是不甚在乎这些所谓的繁文礼节了。

    赵大春看着李云天吃的这般香甜,心中一阵感慨心酸,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温和笑意。

    “话说软中华、硬玉溪,贝壳之中它最牛逼,嘿嘿,这鲍鱼新鲜啊,师傅您老多吃点啊。”

    李云天被赵大春这话说的呛了一下,抬眼看了下赵大春。这个中年男人长相如此的粗犷有力,没想到人还挺细心的。

    这一桌子菜还有海鲜,都是赵大春一个人做的。

    李云天现在可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当年自己会第一个收赵大春做弟子了。临死之际还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委托给了赵大春。

    这赵大春绝对是一个十足的好人啊。

    吃的差不多了,李云天可不是之前那个纨绔大少了,落魄了一顿时间,他是见到馒头都吞口水。

    可是这肚子里都没有油水了。一下子吃得太多反倒是对身体不好的。

    赵大春见到桌子上还剩下这么多的东西,不由是稍显诧异,就要劝慰李云天多吃点。

    李云天却是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对着赵大春问道:

    “这是你住的地方?这地方在清北市也算是高档地界了。你有钱住得起这地方?”

    赵大春一听李云天这话,竟然是不由的老脸一红。

    不好意思的回应道:

    “这不都是师傅您老人家传授的一身本事嘛,能让弟子在这红尘俗世之中混口饭吃。”

    说话之间,赵大春就起身一溜小跑的去厨房给李云天端过来了一碗汤。

    放下之后,才继续说道:

    “其实,弟子一年前就来到这清北市了。而后接了几单生意,也算是在这清北市的上流圈子里混熟了。这别墅啊,是之前一个做古董生意的张老板送的。”

    “哦,他老婆被怨灵附体了。弟子给施法驱邪,这是人家给的报酬。”

    听到这里,李云天不由瞪大了眼睛,回头想了想,刚上楼的时候,那正厅之中的摆设,似乎还有一个神台供奉的样子,这会儿才明白了这赵大春是干什么营生的了。

    “唉,说来也是,你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也只能是给人驱邪抓鬼赚点钱。这倒是苦了你啊。”

    李云天心生感慨,他神魂归体,意识不同常人,修真者的世界里强者众多。但应该是极少入世的。凡世之间的这些灵异邪事倒是需要赵大春这样的人了。

    也难怪之前赵大春教训王楚几人的时候,自称道爷了。看来,他做道士这行当时间也是不短了。

    “嘿嘿,刚开始入行的时候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但现在您老也看到了。弟子这日子过的是相当的有滋有味的呢。师傅您老没传授弟子高深的修真道法,但是却教了弟子这些好东西,当真是让弟子在这俗世之中能有立足的根本啊。”

    赵大春咧嘴一笑,说罢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补上了一句:

    “现在,弟子在人家嘴里也是称得上大师的人物了。这钱还是很好赚的。”

    “哦?那我都教了你些什么东西呢?”

    李云天也是心生好奇了,颇有兴致的问询出声。

    “弟子资质愚钝,师傅您老当年传授了弟子不到的符箓炼制法门,以及炼丹之术。可惜,这炼丹之术,弟子修为太低,难有成就,但是这符箓炼制,倒是勤能补拙,驱个鬼,抓个妖什么的还是不在话下的。”

    赵大春谦逊回应着。

    见到李云天对着自己淡淡点头,赵大春的眼中却是浮现出了一抹沉寂良久的担忧之色。

    李云天此时还是凡人之体,虽然神魂归体,但识海未开,感知能力不强,仅凭肉眼还是无法看透赵大春的想法的。

    只是,他盯着赵大春的样子,就知道这赵大春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由是出声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说,我此番转生重修,这地球之上的灵气虽然匮乏了一些,但以我这九转的天灵之躯。修能得法,很快修为就能够提上来的。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也能帮衬你一下。”

    赵大春闻言,当下是站起身来,退后一步,一脸郑重之色,看的李云天都有些发怔了。

    这老小子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啊?

    噗通!

    下一刻,赵大春就对着李云天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不等李云天反应过来,赵大春就哀声说道:

    “师傅救命啊,您老当年叮嘱弟子的话都灵验了啊。弟子下山之后,不过两年时间就娶妻生子了。而后,妻子难产身死,诞下一子。可是我这大儿子,不到两岁就走丢了!您老说过,我若是下山不足三年之内结成姻缘,毕竟妻离子散。唉,都是弟子不听师傅您老人家的话啊,最终害人性命,我大儿子失踪了啊,您老法能通天,还请您为弟子化解此劫,让弟子有生之年得以跟儿子团聚啊!”

    赵大春这一连串的话语说出,脸上已经满是悔恨的泪水。这心结压的他太久了。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李云天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由是面色一沉,一边拉扯着赵大春起身,一边认真问道:

    “你儿子走丢了?你这是怎么搞的?难道我上辈子就没传授你一些观天星寻人之法吗?你父子二人血脉相连,以你筑基中期的修为,识海开阔,按照道理,即便是相隔百里,也会有所感应才对啊?!”

    “都怪我,都怪我啊!”

    啪啪啪!

    赵大春起身来,一边悔恨的骂着自己,一边抬手就抽自己耳刮子,这一连十几下,抽的还挺有节奏的。

    李云天在一旁看得是一番白眼,心急之下是又要追问出声。

    那赵大春却是在这个时候停下了手,结结巴巴的说道:

    “师傅啊……您老当年转生之前就说过,若是我大儿子丢了。我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说什么我儿子非凡人,我这点修为找也是白费劲。说是,只有再与您相遇,才能化解天机,失而复得啊!”

    “哦?还有这事?”

    李云天微微有些发怔,而后看着赵大春这为人父愧疚难当的悲痛模样,无奈摇头劝慰道:

    “好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尽快提升修为,到时候自然能帮你找到儿子的。你就不要这般伤心了。说不定你儿子现在过的比你都好呢。我当年不是帮你推演过命数吗,你儿子不是凡人。”

    赵大春抬头眼巴巴的看着李云天,苦着一张脸说道:

    “我儿子是跟别人不一样啊,他天生道体阴阳眼,三月大就能开口说话,一岁大就能在村北的一片坟地里跟鬼玩了。可是他辨识不清楚人跟鬼啊,见鬼说人话,那见人是说鬼话啊。这能跟普通人一样嘛,我就怕他当年是趁我出门帮人驱邪的时候,被鬼物迷了心智啊!”

    李云天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天生道体阴阳眼?那岂不是至阳之体?

    至阳之体若是还有灵根的话,那绝对是一个修真奇才啊。只可惜这赵大春不懂如何培养儿子,这么一个宝贝给搞丢了。连李云天听了都是一阵心痛不已啊。

    可面对赵大春,李云天也只能是出声劝慰:

    “唉,放心,你儿子肯定不会死的。我此时虽然修为不济,但是观你面相,子孙宫兴旺,你儿子肯定不会有事的,而且你以后还会多子多孙呢!”

    赵大春一听李云天这话,顿时就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一抹脸上的泪水。

    惊叹道:

    “师傅,您果然是神人啊,这凡胎肉眼,就能够算出弟子这么多事了。确实啊,弟子最近交了一个女朋友,而且她家里人对弟子也很满意,可是,我看人家年纪太小了。有些不敢娶人家啊,况且我大儿子还没找到。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事啊。”

    李云天无语,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还真的说中了。这赵大春还真的是桃花来了。不过这人就是老实,送上门的老婆都不敢要。

    不过回头想想,自己跟这前世弟子赵大春,也是同病相怜啊。

    赵大春的儿子丢了,自己呢?此生对自己最亲的老爹也给弄丢了。唉,也难怪,自己一个纨绔大少,养尊处优的,自己老爹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也是出身名门。哪里能想到会流落街头当乞丐,而且还被人追着逃呢。

    当时李云天是实在不忍心看到老爹那般模样啊,不过如今一切都不同了。纨绔大少李云天作死连累父亲一起落魄至此。无力反抗命运。

    但凌云仙尊就不会如此落魄,天命不可违,人力当可逆天!

    “行了,先别想这些事情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助我炼气筑基!所幸,我这转生投了一个豪门世家,这有什么好东西还是能够知晓的,等我洗个澡,给你写份方子,你去给我买回来。好让我尽快筑基,脱去这凡胎**,到时候不但要帮你寻人,我也是要寻亲的!”

    李云天对着赵大春嘱托一声,转身就要去洗澡。

    赵大春闻言却是微微一愣,点头哈腰的应着,但看到李云天去的方向,不由是赶忙开口提醒道:

    “师傅,那里是厕所!”

    李云天正好推开门,见到里面果然除了一个马桶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不由是回头白了赵大春一眼,这厕所怎么就放在餐厅旁边呢?

    回头快步走向赵大春卧室旁边的一个房间,刚要开门,就又听到赵大春尴尬出声:

    “师傅,这也是厕所。我给您收拾好的房间里有浴室,您是完澡还是好好睡上一觉,养养神的好。”

    李云天无语,转身走到赵大春上楼时随手指的一个房间。这次他动作快,生怕身后又传来赵大春那烦人的声音。

    可是这一开门之下,李云天又傻眼了。回头就对着赵大春叫骂出声:

    “你老小子怎么搞的,楼上搞这么多厕所干嘛,你小子拉稀啊?!”

    这竟然还是一间厕所,而且很显然是一个卧室改成的厕所,里面蹲便、马桶足足有两排,就好似公共厕所一般。

    赵大春这时候也只能是苦笑道:

    “这不是炼丹老出叉子吗,试用丹药,弟子就会拉肚子,而且来的急,弟子这也是为了方便,才多搞了一些,您的房间在右手边。”

    李云天这下是彻底的没话说了。这弟子还真的是努力啊,炼丹不要命,当年被一泡屎救了命,这还真的是不忘本啊,可劲炼丹那自己试药,这样的弟子,李云天还能说什么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