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神经病啊
    砰!

    唉吆!

    一声板砖击打人体的闷响发出之后,紧接着就是一个人的惨叫之声。

    但是让所有人,包括李云天在内都意外的是,那发出惨叫之声的并不是李云天。

    而是李云天面前拎着板砖逞凶的那个眼镜男!

    “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行凶。还真的没有王法了?!”

    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李云天瞬间转过头去。

    当下就看到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笑眯眯的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这人的身材挺拔,足有一米八高,一张国字脸异常的英气,只是在他的鼻梁上也有一个金边眼镜,看起来跟他的威猛气质是那么的不匹配。

    只是,这人盯着李云天的一双眼睛之中,却是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不知为何,李云天见到此人,竟然也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刚才的一幕发生的太快,王楚跟那赵鹏都没有看清楚,但是瞪大了眼睛的李云天却是看的很清楚。

    就在那眼镜男手中的板砖即将砸在自己的右腿膝盖上时,一块横飞而来的板砖,就死死的砸在了那眼镜男的脑门上。

    这才让眼镜男爆头惨嚎了起来,此时眼镜男的脑门上满是血水,在地上不断的打着滚呢。

    而这一切,无疑就是这个见义勇为的西装中年人所为了。

    “哪里来个疯狗,找死啊?!”

    赵鹏这时候也是回过神来,抬手捡起地上的板砖,冲着那西装中年人叫骂一声,就凶悍的提着板砖朝着对方面门砸了上去。

    “小心!”

    李云天下意识的叫出声来。看着赵鹏这般身手,李云天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个狠角色,跟自己落魄之前身边跟着的保镖的凶悍都不遑多让。

    只是,李云天这叫声刚刚发出。

    那西装中年人就是对着李云天露出了一幅玩世不恭的笑容。

    一双眼睛甚至都没有看向赵鹏,抬腿一脚踢出,竟然是后发先至。

    一脚踢在了那块朝着面门砸在的板砖之上,这一百八十度的高抬腿,直接是将那板砖踢的粉碎。

    赵鹏当下是面色大变,连连退步之间,脸上神色也是越发的阴沉了。

    那只不断发颤的手掌此时就无力的垂在他的身侧,显然是被那一脚给踢的发麻了。

    而之前李云天猜测的也没错,这个赵鹏是清北市本地人,而且家族生意做的也不小,他家是开武馆的。从小就练就了一身不凡的功夫。

    凭借着他的家世还是无法走到王楚身边的,而也就是这一身的功夫才是王楚看重的。

    高手过招,高低立见,那赵鹏面色阴沉的退到了王楚的身边,抓着自己那只发颤的手,就对着此时也是面露惊骇之色的王楚低声说道:

    “王少,这老小子是一个练家子,而且能耐不低,我恐怕是打不过他!”

    听到赵鹏都这么说了。王楚心下就更是惊骇了。他虽然纨绔,但却也是懂得知难而退的道理。

    不过就这么退去了。显然是落了面子。

    当下还是对着那依旧是一脸玩世不恭笑容的西装中年人沉声道:

    “这位朋友,报个家门吧。今天这闲事你管了,以后总得让我找回场子吧?我是清北市王家的,我爸……”

    “我管你爸是谁,丫的,你小子连毛都没长齐呢,还敢在本道爷面前装社会人?!赶紧给道爷滚,今日你没伤到我师傅,要是伤到了我师傅,道爷拆了你的骨头!”

    那西装中年人根本就不等王楚的话说完,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收了起来。整张脸也是凶狠了起来。那咀嚼肌抖动了两下。而这叫骂出声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混社会的大哥!

    王楚毕竟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被对方这么一吓。顿时就缩了缩脖子。

    他也是没有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恶狠狠的叫骂一声:

    “好!给你脸不要脸,你给本少爷等着。有种别出清北市!”

    “我等你奶奶个大西瓜!”

    那西装中年人这下是直接骂了一声,上前就是对着王楚来了一击鞭腿。

    由上至下,角度极为刁钻,所取的就是王楚的脖颈,这一腿的力道极重,若是打在身上,这王楚不死也要晕过去了。

    赵鹏毕竟是有功夫在身的,虽然他外表看起来如同一个非主流少年一般,但是这反应还是不慢的。

    上前同样一个高抬腿,将对方的鞭腿给抵挡了下来。

    但是这一个碰触之下,赵鹏又是连连退后了数米,连带着王楚都被他倒退的步子给搞的踉跄倒地。

    而后赵鹏就赶忙是搀扶起了王楚,两个下车时气焰嚣张的纨绔大少,此时就这般狼狈的跳上了那还在冒烟的跑车之中,一脚油门,留下了一连串的车屁,很快就跑没影了。

    这两人是跑了。但是刚刚到来的警车,却是发现了他们的动作,当下车上的一个老警员果断下令,给我追!

    这事故现场仍旧是臭气熏天,而罐车的车门已经是被一群簇绒上来的人七手八脚的将里面昏死过去的司机给拽了出来。

    有人在帮忙检查伤势,似乎路过的医学院的学生。

    而还有些人则是打电话叫救护车。

    场面上是显得极其混乱。

    而李云天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好人?

    对了,刚才出手救下自己的这个中年人好像是说了什么来着?

    “师傅!弟子终于是找到您了啊!弟子有罪啊,让您老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啊!”

    就在李云天回过神转头看向那中年人的时候,那中年人却是噗通一声跪在了他的脚边,而且还一幅哭丧脸的请罪模样看着自己。

    李云天彻底的被这人给吓到了。

    这人怎么疯疯癫癫的,这一身穿的是人摸狗样的,而且还带着金丝眼镜装人物呢。

    可方才那出手之间,简直跟街头大混子一样,而且他好像还自称道爷?道士?现今社会还有这个职业?

    不管怎么样,对方总算是救了自己,李云天心存感激,同时也有种如获新生的感觉,以往的颓废已经是他一扫而空。

    只是面对这人,还是有些尴尬的赶忙蹲下身子,想要搀扶对方起来。可是这饿了几天根本没有力气,手一滑就蹲坐在了地上。

    “哎,师傅,你没事吧?!”

    那西装中年人见到李云天跌倒,却仍旧是保持着跪姿,把李云天给拉了起来。一脸关切的仰头问道。

    李云天这的是凌乱了。嘴上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这位大叔,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您师傅。哦,刚才多亏了你出手救我。不过,那两个人在清北市恐怕是不好惹的。这次恐怕是给您添麻烦了!”

    西装中年人闻言,顿时就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李云天的手,直接是放在了自己的脸庞之上,那样子就好像是面对自己的长辈一般。

    “师傅,弟子怎么可能认错人呢!今日我们师徒团聚,那乃是您当年指点的。弟子还是来迟了。让您老受了这么多的苦头。真是该死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李云天真的已经开始怀疑,这人就是个神经病了。

    只是这么好身手的神经病,李云天还真的是第一次见。这一言一语,云里雾里的,真是搞的李云天头大的很啊。

    而就在李云天又要开口解释的时候。

    那西装中年人,却是扫了地上爬起来的眼镜男一眼,一个眼神就将其吓得连滚带爬的逃跑了。

    而后四顾周围,见到似乎已经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西装中年人是二话不说,直接扛起了李云天,就朝着路边的一辆路虎跑了过去。

    李云天哪里经受的住这般折磨,跌跌撞撞的都快要晕过去了。

    那西装中年人的口中却是连连说道:

    “师傅请恕弟子无礼了,此地太过喧嚣,弟子不好将师傅当年所赐之物取出,稍后,等师傅您开了灵智,自然会明白一切的!”

    说话之间,车门已经被打开,李云天直接是被他给丢了进去。

    而后那西装中年人就挤了进来,关上车门,饶是这后座的空间不小,他这身板挤进来,还真的是有些不够用了。

    李云天见到对方就要朝着自己身子压过来,当下心中就是狂吼了一声“亚麻带”!自己不会是碰上同性恋神经病了吧。

    这还真的是刚出狼窝又进虎口啊!

    只是,不等李云天挣扎,那西装中年人已经是拉开了裤门拉链,一只大手直接是伸了进去,而且看样子还很是深入其中。

    李云天的脸上浮现出了从来没有过的惊恐神色。饶是身体虚弱,此时整个人的潜力也是被挖掘了出来。

    双脚不断的朝着对方的满门猛踹,口中还连连惊叫着:

    “你……你别这样啊!你救了我,也不能侮辱我。我会跟你拼命的啊!”

    那西装中年人竟然也就这般受着李云天的脚掌猛踹面门,手上的动作一点没耽误。

    而等他的手从里面抽出来的时候,李云天的动作瞬间就停顿住了。

    在对方的手掌之中,此时出现了一个白玉扳指一般的东西。最神奇的是,在这大白天里,那白玉扳指还闪耀着耀眼的灵光。

    这东西浮现而出的一瞬间,李云天就有一种将其夺过来的冲动,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丢失了已久的东西终于回归了一般。

    新书求支持,老司机发车,上车刷卡,哎,你小子顶什么顶,变态啊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