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薛家归降
    “呵呵,李前辈您好。不知李前辈已经到了,晚辈没有相迎,当真是失礼啊,

    失礼……”

    薛幸福站在包间门口,看着里面的李云天等一众人,不由是面色惨白了起来,

    嘴角的一抹笑意也是相当的难看。

    说话的时候也是有些含含糊糊的,就好像是嘴巴里含着一根苦瓜一样。

    显然,他是真的有些怕啊。方才李云天让他将人遣散了去,他就直接照做了。

    可是根本就没有想过,将人都遣散了之后,那自己这会儿岂不是就是一个人了吗?

    现在的画面对于薛幸福来说,那就是一只孱弱的小羊羔站在了一群猛虎的面前啊。

    “坐吧。”

    李云天淡淡的对着薛幸福招呼着,他本人则是早就坐在桌前了。现在的态度,

    就好像是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那薛幸福也是如同上门面试的新人一般,相当局促的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

    来,只是等他坐下来之后。整个人却是弹簧一般的跳了起来,就好像是自己的屁股

    下面的椅子上面是有钉子一样。

    这动作,不由是让周围的人都是愣了愣。而后薛幸福才对着那边的青一等人说道:

    “诸位,也一同坐下吧。呵呵,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

    虽然八大家族跟龙堂是会有一些交际的。但是薛幸福还是不认识青一等人的。

    他方才坐下之后,才发现,这五个人都是站在了李云天的身后的,这才忍不住跳了

    起来。生怕是自己失礼了。

    青一等五人如同木头人一般,仿佛就没有听到薛幸福的话一样,是连回应一声

    都没有的。

    而李云天则是目光淡漠的盯着有些尴尬的薛幸福说道:

    “你要是喜欢站着说话也可以,不过,我今天来找你,并非是与你提以前的事

    情。我不喜欢磨磨唧唧的。想来你也已经是听闻京城李家、韩家已经是为我所用,

    而张家的家主也已经是入我麾下。现在,是你薛家表态的时候了。”

    “这……呵呵,李前辈,晚辈自然是愿意为前辈效劳的。只是,您也知道……我们

    薛家的背后乃是青城派。这事情要是让青城派知晓的话……我怕不好交代啊。”

    薛幸福没有想到李云天开口所说的话竟然是如此的直白,当即面色是一阵青一

    阵白的,一句话愣是结巴了好一阵子才说出来。

    “哎,你废什么话,现在青城派根本就没有空理你。天哥问你话都是看得起

    你。你要是不识相,那我们就直接动手了。省的以后你个老小子给我们惹麻烦!”

    这次不等李云天开口,张大板竟然已经是流氓气息十足的对着薛幸福拍起了桌

    子了。

    张大板,薛幸福之前是见过的。毕竟自己的儿子薛勋是被张大板给揍了好一顿

    呢。薛幸福自然是想着能够报复张大板最好了。只是后来,他就没有机会了。但是

    他仍旧记得。当时的张大板是一个黄毛,虽然看起来是有些像是街头流氓的样子。

    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般光头刀疤脸来的凶悍。并且,他也是不傻的。张大板现

    在的修为就是他都看不透。那就只能说,一切都并非是传闻了。青城派前一段时间

    发生的大事,真的是面前的这个李云天给解决的了。

    想到这里,薛幸福也是一缩脖子。这条命怎么说都是要留着的。就这么死在了

    这里,那就太冤了。反正青城派现在也是没有理会他们薛家了。那以后跟着李云天

    混未必不是一条路啊。

    毕竟京城的韩家也绝对不是吃素的,那背后可是昆仑仙境,比起青城派都要厉

    害的多了。张家的背后是天师道,虽然是人员涣散,但是在俗世之中行走的人最多

    的还是张家的人,他们的力量过去是连接不起来的。那是因为张家家主很少发话。

    毕竟背后天师道给了其众多的限制。

    但现在,张家的家主都已经是归顺了李云天,那以后,这张家还会继续低调下

    去吗?怎么说,这两家都是不弱于自己薛家的啊。他们都已经归降了。自己方才罗

    嗦那一句,那真的是找死啊!

    “李前辈,是晚辈愚钝了。您放心,今后薛家就以李前辈马首是瞻,无论什么

    事情,只要李前辈您开口说一句,我们薛家全体上下定然是竭尽全力为您分忧!”

    薛幸福这个时候是连忙对着李云天单膝跪地。口中说着诚挚的投诚话语。

    李云天淡淡的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正好薛幸福的儿子薛勋也已经是到了包

    间门口,也是亲眼见到了自己父亲跪地的模样。这一幕对于他来说是相当的震撼的。

    但是不等他回过神来,薛勋的目光就跟李云天对视在了一起。

    这一眼之下,薛勋是赶忙上前,也是跪倒在了自己父亲薛幸福的身边,将头埋

    下去,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嗯。我相信你是诚心实意的归降于我的。如此之下,那我也就不在你的身上

    动什么手脚了。不过你应该也清楚,你或者是你儿子的性命,我若是想取,也无人

    可阻拦!所以,最好不要有歪心思!”

    李云天对于薛家人的胆量还是有所估量的。只是这个时候一些丑话还是要说在

    前面的。

    “这……这是自然,晚辈不敢。晚辈不敢啊!”

    薛幸福是满脑门都是汗,在绝对力量的面前,他就是一只蝼蚁,这点毋庸置疑。

    那薛勋也是一阵阵的点头,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听清楚李云天方才口中所说

    的话是什么意思。

    “好了,坐下说话吧。我有些事情是要问你的!”

    李云天淡淡开口。说罢之间,微微一个抬手,一股柔和的劲气已经是将那薛家

    的父子二人从地面之上给拖了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而后就这般扶着桌子坐下来了。

    桌子上的气氛稍显凝重。赵天才跟张大板也是没有放肆,若换做平时,他们看

    到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那定然是要大流口水,而后来个大快朵颐的!但是今天他

    们却是没有,因为正事没有办完之前,这些休闲娱乐项目是要收一收的。毕竟现在

    也是公家人了。那代表的是人民公仆的形象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