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你可以滚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一下,不只是血海了,在场的人无不震惊,就连牧风也是有些色变了。

    如果说之前,杨戬能够抵挡血海的气势,那还说得过去,毕竟,血海当时只用了三成的力量。

    三成的力量虽然也不小,但对于一些妖孽来说,还是不够看的。

    可现在,他都已经提到了七成,还有《赤血战体》的增幅,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轻松对待。

    可这小子却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

    “我还是走吧。”杨戬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毕竟,接下来古界肯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平静。

    而他的实力在那摆着,虽然能够抵御血海的气势压迫,并不是说杨戬就一点危险都没有了。

    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只手可碎虚空,仅靠虚空之体,根本无法阻挡他们做任何事情,包括取自己的小命。

    毕竟,他只是将《虚空经》修炼到了第四重,能够做到虚空横渡,虽然横渡的距离比第三重远了一些,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

    可如果他能够将《虚空经》修炼到第五重,就能做到大范围的虚空穿梭,也就是瞬间移动。

    到那时,真我境的高手,想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如果能够达到第六重,便能够凝聚虚空之铠,叠加虚空,甚至站着不动,别人也很难伤他分毫。

    当然了,杨戬也只是想想而已,第五重还有个盼头,过个一两年就有可能突破,至于第六重,他暂时就不敢去想了。

    要知道,《虚空经》最难的并不是入门,也不是凝聚虚空之体,而是后面的修炼,尤其是在第六重之后。

    因为它需要的是感悟空间的本质,而空间的本质虚无缥缈,根本无迹可寻,不是时间能够解决的。

    想要突破,只能看人品。

    有的人可能修炼个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都难进寸步,姬无忧便是如此,也有的人可能一朝顿悟,直接突破。

    所以,现在还不是跟他们发生冲突的时候。

    说话间,杨戬就准备离开这里,反正接下来的事情也不是他能解决的。

    “想走,我同意了吗?”血海可以说是快要被气死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灵机一动想到的绝佳的方法,竟然被这小子给破坏了。

    如此一来,自己在古界众人眼中的印象就更差了,要是再让他走了,那自己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恼羞成怒之下,血海直接对这杨戬打出一掌。

    你不是不怕气势的压迫吗,那我就动手,我还就不相信了这家伙能够抵挡自己的全力一击。

    “不好”杨戬脸色大变。

    因为他明显能够感受到,这一掌蕴含的力量竟然连空间都给禁锢,一股仿佛来自天地的气机牢牢地将他锁定。

    在此等攻击之下,杨戬根本是逃无可逃,哪怕是《虚空经》也救不了他了。

    不过,他却也不想就这样放弃,做事就要效仿夏九幽,借助空间大阵逃往南漠,躲避追杀。

    而且,这也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可行的办法了。

    “小子,我兄弟你也敢出手,我看你是活腻了!”可就在这时,一道怒吼四面八方传来,在他们的耳边炸响。

    接着,杨戬面前的空间竟然开始蠕动了起来,最后化作一个黑洞,瞬间就将血海的攻击给吞了下去。

    而后,五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凭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大哥?”看到来人,杨戬一时间有些敢相认了。

    如果他没认错的话,这群人带头的便是他在洞天中遇到过的姬无命,只是,当时的姬无命一身邋遢,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过澡,浑身充满酒气。

    而此时,姬无命却一身干净的衣服,头发也是整齐的梳在脑后,与之前的形象大相径庭,真不敢让人相信他们是同一个人。

    “怎么,这才过去几天,就不认识我了?”姬无命瞥了他一眼。

    这家伙人老成精,哪里不明白这小子的意思,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而后不动声色地抓了抓自己的后背。

    说起来,自己会真不习惯穿着的这么正式。

    只是,此次古界封印开启,姬家也是尤为重视,姬无命又比较想念自己的这个兄弟,所以便自告奋勇来了这里。

    对此,姬家家主也就是姬无命的哥哥自然乐见其成,别看这家伙整日里每个正行,但实力还是很强的。

    有他出马,姬家家主要省不少心。

    于是答应了他,但却提出了一个要求,便是让姬无命换一身行头。

    毕竟,他此行代表的是姬家,自然不能让这家伙胡闹,坏了他的大计。

    “还真是大哥,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杨戬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了一圈,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别贫了,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对你动手?”姬无命懒得跟这小子废话,直入主题道。

    “我可能坏了他的好事,所以……”

    “明白了。”姬无命瞥了血海一眼,不容置否地道:“小子,念在血无涯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现在你可以滚了。”

    “你凭什么让我走?”面对姬无命,血海有些打怵,毕竟,他跟自己父亲可是一代人,其实力毋庸置疑。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的脾气非常古怪,行事乖张还毫无顾忌,自己上《虚空经》的诡异,任何一方势力都不想得罪。

    而且,这个人没有所谓的辈分观念,在别看来以大欺小为人所不耻,可是在他这边却不管用,死自他手上的“晚辈”不知道有多少。

    自己是血狱的少主,身份超然,寻常人哪怕比自己修为高,也不愿意的最自己。

    可这家伙不同,她不仅敢得罪,还敢杀自己。

    面对这样存在,血海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招惹。

    可是,此次自己可是在父亲面前夸下了海口,要是就这样灰溜溜回去,父亲将怎么看自己,门下的弟子又将怎么看待自己。

    “怎么,还要我再说一遍……”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