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惠远(八)
    “轰”“轰”“轰”……

    一连串的攻击不绝于耳,那光幕也直接被大的摇摇欲坠,随时都能破裂,杨戬他们面对这个情况,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它能坚持的久一些。

    最好是能够等到佘玲珑回来,这样他们就安全了。

    但可惜,事与愿违,在此人的这一次攻击下,光幕应声而碎,接着洞口一暗,那人堵在了洞口。

    “小子,这次我你还往哪跑?”此人脸色阴冷地看着山洞内的杨戬。

    本来,他来的路上真是恨不能将杨戬碎尸万段,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因为那样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杨戬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他们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了。

    不论这人要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你倒是有骨气,既然如此,我成全你。”此人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杨戬的身后,深处右手食指,直接点在了杨戬的后心。

    接着一抹灰色的光芒闪过,直接没入杨戬的体内。

    霎时间,杨戬就感觉对身体失去了控制,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与此同时,自己体内像是被上亿只蚂蚁在撕咬一样,又痒又疼。

    可偏偏叫不出来。

    “此乃七日绝命指,顾名思义,它要折磨你整整七天的时间才会要了你的性命。而这期间,你会经历万蚁噬体之苦。最重要的是,这七天,你只能被动感受,就算是想死都做不到,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此人面色狰狞地道。

    “你……”了尘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狠毒。

    “小和尚,现在该轮到你了,你是想跟他一样,还是想来个痛快?”此人又将目光投向了了尘的身上。

    毕竟,他的最终目的是血菩提,如果得不到这个,那他这次的任务可就完不成了。

    “阿弥陀佛。”了尘宣了一声佛号,直接坐在地上,宝相庄严,不言不语。

    “不说话?难道你不怕我杀了这丫头?”此人阴笑道。

    “施主想杀人,小僧无法阻止,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该是你的,你逃不掉。”了尘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

    事已至此,他已经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既然如此,便随他去吧。

    “我看你嘴硬到几时。”此人冷哼一声,一挥手,竟然将佘玫身上的衣服尽数震碎。

    “啊!”佘玫大叫一声,赶忙蹲下护住身子。

    “嘿嘿,这小女孩儿,长得倒是很水灵,你说,要是被人糟蹋了,她还能不能活下去?”此人淫笑道。

    “你敢,你要说动我一根汗毛,我娘是不会放过你的。”佘玫吓得花容失色。

    她虽然只有十岁,但知道了很多事情,要是自己被这人糟蹋了,那她也不活了。

    “你娘?佘玲珑么?她还吓不住我。”此人不以为意地道。

    “施主,难道就不想知道血玲珑的下落了吗?”了尘没想到这人如此无耻,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终于肯说了吗?”此人问道。

    “血菩提我们根本没有得到,我们到的时候,就已经被人采完了,如果你不信,大可以查看我的记忆。”了尘现在指向牺牲自己保全佘玫。

    虽然,他也知道,这人不会放过他们,但死也总比被糟蹋来得好一些。

    “你说的是真的?”这人眉头一皱,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了尘不会说谎骗他,但以往万一,他还是决定查看一下了尘的记忆。

    说话间,他来到了尘的身后,右手直接按在了他的头顶。

    一股股灵魂之力钻入了尘的脑海,准备查阅他的记忆,可就在这时,了尘的眉心亮起了一道佛光。

    接着一尊佛陀从了尘的身上升腾而起,直接将此人震开。

    “宁天,你想对我徒儿做什么?”这尊佛陀看到此人后,直接开口询问。

    “原来他是你的徒弟,难怪拥有这么多的佛宝,但可惜,你不过是一缕残神而已,根本阻止不了我做任何事情。”宁天看着这尊佛陀,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眼前这尊佛陀乃是佛门第一强者,惠远神僧,一身修为已达真我后期,其实力能够排入古界前十。

    这样的存在,就连他也不想招惹。

    但为了血菩提,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因为如果他不能完成任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宁施主,可否给老僧一个薄面,放过他们,老僧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惠远双手合十,向宁天施了一礼。

    而他的话虽然是在向宁天求情,但话语之中却透着无与伦比的威严,让人难以拒绝。

    “只要他说出血菩提的下落,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宁天也不敢太过分,毕竟之前没人会知道自己杀了了尘。

    但现在不同了,惠远的残神出现,也就是说,惠远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

    如果自己在执意击杀了尘,那恐怕他跟佛门之间的矛盾就算是建立了。

    而这群老秃驴是出了名的护犊子,一旦了尘身死,佛门绝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才退了一步。

    “我可以向宁施主保证,他并不知道血菩提地下落,如果我估计没错,你们都被人骗了。”惠远道。

    “我不相信你们,除非你让我亲自查看一下他的记忆。”宁天自然不会因为惠远的一句话就这么离开。

    而且,他深知这群和尚的贪婪程度,也就是说,也有可能是佛门想要独吞血菩提。

    毕竟,佛门之中也有不少人寿元将尽,急需血菩提来续命。

    “宁施主,你应该清楚,这根本不可能,如果你至于日此,那老僧也只能领教施主高招了。”惠远当然不可能同意。

    毕竟,了尘的记忆中有不少佛门功法,这是决不允许外传的。

    “既然如此,那就手下见真章吧。”宁天也没办法,如果不弄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没法交代。

    “施主可想好了。”惠远问道。

    “这是自然,而且,我也早就想领教佛门第一高手的高招了,接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