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滚!
    “是,是新来的几名杂役弟子。”大汉根本不敢忤逆此人的话,因为杨戬跟此人相比,已经不是一个级数上的人物了。

    此人叫做历无道,乃是历天的哥哥,更是皇极宗的真传弟子,期修为更是达到了道基圆满。

    如果说,大汉只是惧怕杨戬的话,那对于历无道就是恐惧。

    因为大汉以前就认识历无道,或者说,在来天门之前,他们居住在一个城里,所以,他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秘辛。

    据他所知,历无道当年为了争夺真传弟子的名额,让自己的未婚妻去勾引自己的对手。

    可历无道却找人将此事捅破,之后,他的那个对手和他的未婚妻便被他一怒之下全部杀死。

    在外人看来,历无道是在守护作为男人的尊严,甚至还赢得了不少师兄弟的认可,可这大汉却知道,历无道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杀人灭口罢了。

    也是这样,他才能够成为真传弟子。????后来,他未婚妻的家人来闹事,却被他派人拦下,而后连夜将他们灭族,简直就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所以,在面对历无道的时候,大汉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你说是谁?”历无道脸色一冷,而后侧过身子将耳朵送上前去,显然是不相信这大汉地话。

    “是真的,之前……”

    大汉见历无道不信,心中一急,立刻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原封不动地描述了一遍。

    “你确定?”历无道眼睛眯了起来。

    因为他也觉得大汉不敢骗自己,可是这话怎么听都是漏洞百出。

    自己的弟弟是什么身份,内门弟子,虽然天赋比自己差了些许,但其修为也已经达到了凝元圆满之境。

    而对方只是一名杂役弟子,充其量也不过是凝元境,怎么可能让他弟弟受了如此之重的伤。

    “我确定。”大汉赶忙点头道。

    “很好,那你带我去过去,我倒要看看,这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历无道还是有些不相信。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什么时候,杂役弟子都如此厉害了?

    “是!”大汉哪敢拒绝,无奈之下又背着历天又重新上了山,指着一处房屋道:“那人就在里面。”

    “很好!”历无道眼睛紧盯着这座房屋,突然一道精光在眼底闪现,接着一道高达数十丈的剑气凭空出现,势如破竹一般斩了过去。

    可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更加恐怖的剑气从屋顶出现,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顷刻间便将历无道的剑气击散,而势不可挡地朝历无道斩了过来。

    “什么!”历无道大惊,本能的想要躲避。

    可是这剑气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剑气临身,一股浩瀚的力量弥漫开来,如同泰山一般压在了他的身上,这比他师傅给他的压力还要强烈。

    在这种情况下,他直接就被震慑住了,别说躲了,哪怕动一动都是难上加难。

    而就在这道剑气击中历无道的时候,突然改变了方向,落在了他的身旁,接着一条长达百米的剑痕留在了地上,似乎在诠释着什么。

    “滚!”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从旁边的房屋内响起。

    这声音很普通,也没有附带任何的威势,可是落入历无道的耳中却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催命魔音一般,震彻心神。

    而后,历无道想都没想转身就走。

    因为,他很清楚,就算是十个自己加起来也不一定是此人的对手,继续留在这里十分危险。

    因为对那人来说,想要取自己的性命实在是太容易了。

    至于自己弟弟地这个仇,直接被他抛到了脑后。

    因为历天虽是他弟弟,但确实同父异母,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或者说,他压根看不上自己的这个弟弟。

    之前从上方掠过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历天,但根本没想管此事。

    可旁边的人却看到了,并告诉了自己,这样一来,他就不能不管了,不然的话,那些人将怎么看待自己。

    本来,他也是想借此机会刷一波名声,却没想到对手竟然如此强大。

    那一剑给他的感觉,比他师父给他的压力还要大,这种情况下在出手,那可就不是找人家的麻烦了,而是在找死。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这样的存在为何会来役峰,难不成传功殿的那些人都瞎了不成。

    但不管怎样,这里都不能呆了。

    “这……”

    大汉直接蒙了,什么情况?

    那群人里竟然有能够让历无道都铩羽而归的存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甘心会来役峰做一个杂役弟子?

    要知道,役峰的环境可是出了名的恶劣,每天晚上罡风肆虐,就连灵气也夹杂在罡气之中,使得本就稀薄的灵气根本无法吸收,更不用说修炼了。

    而且拥有这等实力的人,皇极宗好好培养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下放到役峰?

    “等等,我刚刚似乎又做了一件傻事!”大汉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哪里还敢在这里逗留,撒腿就跑。

    历无道他就已经无法抗衡了,而自己之前的做法无异于将杨戬和此人都给得罪了。

    而这两人一个比一个恐怖,再呆下去,他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所以,他压根不敢在这里待下去了,将历天送下山后,直接来到传功殿上交了杂役弟子的令牌,而后急匆匆地离开了皇极宗。

    这让传功殿的人都蒙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以前他们想尽了方法让这些杂役弟子离开皇极宗,好给其他有钱人腾地方,可是根本没用。

    可今天,这已经是第六个主动要求离开的了。

    如果是一两个还很正常,毕竟在役峰上没有功法,生活环境也相当恶劣,有人受不了离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可从没像今天一样,一走就是六个,这可就不是小事情了。

    要知道,皇极宗还需要靠这些杂役弟子的家人输送大量的资源呢,要是一个个都走了,那以后还有谁会过来上供。

    “不行,必须要上报。”这名弟子可不敢大意,万一出了事情,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在送走这大汉之后,他立刻前往王执事的房间,将这件事情报了上去。

    “我说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做了?这么点小事也来烦我。”王执事听完这名弟子的汇报之后,脸色沉了下来。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那不过是一群废物罢了,走了就走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随便找几个之前预约的顶上就行了,还用我来教你吗?”王执事没好气地道。

    “这……是,弟子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