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明目张胆的恐吓
    哪知苏洛虽然小腿流血不止,脸上却扬起了优雅迷人的浅笑,仿佛那条伤腿并没长在他的身上。

    他没有理会将要取其性命的寒非,却是转头对风绝尘说起不相干的话:“阁下已经拆掉了假装出来的大肚子,这么说,刚才被你掉包的道光圣旨已经藏起来了?”

    听到“道光圣旨”一词,寒非突然停止了动作。不,他只是停止了割断苏洛颈动脉的动作,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化作黑烟,瞬间便奔到高墙之下。

    风绝尘望向苏洛的眼神出现了钦佩的神情,这位检察官不愧号称鬼才,生死一线间还能想到如此诱敌之策。苏洛故意提及“道光圣旨”被自己夺去,目的是为了转移寒非攻击的目标。

    胆大、心细、睿智,果然这位鬼才很有意思。

    风绝尘转身的间隙还向苏洛竖了竖拇指,待得寒非爬上高墙,风绝尘已经成为风中杨柳,他利用飞爪绳缠住墙外大树早已荡得没了踪影。

    寒非自然不会放过抢走圣旨的风绝尘,他紧跟着对方追击而去,虽然身法不如风绝尘迅速洒逸,却如鬼魅般飘忽。

    “风绝尘这人……真像古代的大侠……”何轻音望着风绝尘消失的身影不由自主地喃喃道。

    “哪个大侠会偷东西?”韩情一边为苏洛检查小腿上的伤势一边反驳了一句。

    向来刚正不阿的白夜倒是反常地站在风绝尘一方:“我总觉得这个大盗贼本质上并不是个坏人。”

    何轻音与韩情都诧异地望着白夜,他们很难想象原则性极强的他能说出赞赏小偷的话语。

    苏洛却没有接口,他仿佛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只是低着头思考,就连韩情不小心碰触到他的伤口也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武警和救护车也到了,但方才被韩情击中的民警们无一活口,他们全都英勇殉职了。

    韩情气急败坏地一拳打在树干上,蓝色的瞳仁涌动着恨意:“这个叫寒非的杀手太狠毒了!他不仅附上了炸药,连飞镖的每一个锋刃都割在颈部动脉,只要中招立即就会因失血过多死亡!都怪我,没有早点抓住他!”

    “姐们,你想太多了,杀手杀人和你有什么关系?”何轻音安慰了一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你怎么也来到拍卖会了?白夜好像并没安排你来作警戒啊?”

    何轻音的问题也是白夜的疑惑,他那美如月辉的眼眸也望向韩情。

    韩情苍白的双颊显出罕有的羞赧,他尴尬地咧了咧嘴巴:“其实我早就发现存在着这么一个混蛋杀手,只不过……我没有确凿证据所以想自己追查……”

    一直默然的苏洛听到这话忽地抬头:“能把详细情况告诉我么?”

    韩情对自己的隐瞒极为后悔,所以他包扎好苏洛的伤口便缓缓道来。从最初轿车与卡车相撞的车祸开始,到拍卖会员工跳楼自杀,又从被害人都是家暴虐待中的施暴者,到他们都是国家公务员身份的猜测。

    待他将所有的事情讲完,苏洛扶着大树颤巍巍站起:“这么说,寒非以往杀人都以隐秘为前提。甚至为了制造逼真可信的车祸现场,他可以杀掉毫不相干的卡车司机与小女孩。这样一个藏在暗中的杀手,为什么这次要明目张胆的在直播节目中杀人?这点十分奇怪。”

    “一直隐于黑暗低调的杀手突然这么高调,会不会是想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何轻音的大眼睛转了转,俨然又想化身柯南.何。

    “不管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韩情这次遇险差点被杀,我也有很大的责任。”白夜的眉头微微凝结在一处:“我早就知道你在独自调查着什么,可我却没有过多关注,作为刑侦队长这是我的失职。现在还害得苏洛受伤……”

    “那是我自己鲁莽导致的,与夜有什么关系?”韩情急忙反驳。

    何轻音伸出手掌作了制止的手势,她左右看了看白夜与韩情,随即扬起脸蛋大声道:“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你们不觉得顶级杀手与世界级盗贼简直与我们是不同级别的存在么?连苏洛都打不过他们,万一下次再见怎么办?”

    苏洛轻轻点了点头:“我早就听说过这两个人,在世界头号通缉犯中,他们都算是最为神秘的存在。大盗贼风绝尘从未在人前展示过真容,他精于偷盗与隐藏,今日看来,连顶级杀手在追击方面也无法与之比肩。”

    “我还是第一次在现代社会见到有人用飞爪当武器。”何轻音的语气中不觉涌现出赞赏。

    韩情鄙视地瞄了她一眼,终于恢复了惯常的戏谑嘲讽:“哥们,你长点心吧!那不是武器,那是小偷爬墙用的道具而已。”

    何轻音砸了砸嘴作势欲打,苏洛却没有理会两人的调侃继续道:“至于寒非……之前我也知道职业杀手中存在一个公认的no.1,他隶属于七夜集团,但是叫什么名字倒是第一次听说。”

    白夜走近苏洛与他讨论起来:“此人是暗杀的专家,要不是这次事件发现了他,还不知道那些看起来是事故死或自杀死的人原来是被他害的。你对于这一批被害人都有些虐待暴力又都是公职人员有什么看法么?”

    “我觉得,家暴是他的个人问题,而杀害的公务员们却是七夜集团的目标。正如……今天寒非炸死的谭丽,虽然谭丽本身不是公职人员,但是寒非将事情搞得这么严重仿佛恐怖袭击,目的则是……”苏洛顿了顿,目光逐渐望向正被人搀扶着走出电视台门口的裴福林。

    何轻音一直听着两人的讨论,见到裴福林出现,她立刻恍然大悟:“难道寒非的真正目的是……恐吓?”

    “寒非当着裴福林的面炸死谭丽,就是为了明目张胆的恐吓裴福林?看起来七夜集团又有什么阴谋了。”韩情也猜到了真相。

    苏洛轻叹一声,温润的嗓音隐着一丝担忧:“恐怕并不只是裴福林一个,七夜集团想要吓倒的真正主角,应该是*****裴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