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方坤警官
    正垂首顺着墙边走着,韩情突然撞上了某个柔软得过分的肚腩。

    “韩法医?你怎么也在这里?”

    韩情一惊抬头,出现在眼前的,是方警官那张圆乎乎的脸庞。原来刚才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方警官的大肚子。

    方警官原名方坤,但他自己却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被人随口一叫,听起来好像“犯困”。加上他体型肥胖,平时自己不说,别人从来猜不到他是刑警大队的骨干,所以方坤最喜欢大家称呼他“方警官”,这样才能显示出他英雄豪杰般的风姿。

    “啊,是不是白队觉得拍卖会警卫人手不够,所以连韩法医也被叫来了?也对,专案组的何律师也来了,怎么能少得了白队最好的朋友韩法医哪!”

    韩情向方坤递过一抹赞许的目光,他倒是诧异得很,这位憨直的方警官平时说话直肚肠总是不自觉的得罪人,今天怎么这么会说话了?还是说,方警官是真心地认为自己就是白夜“最好的朋友”?

    也许在别人眼中是这样,但是韩情心里却没有这个自信。他看得出来,至少苏洛在白夜心中的地位,就一定比自己高。

    亦喜亦忧的心情使得韩情脸上阴晴转换,他轻叹了一声随即嘴角勾起熟悉的笑痕。蓝色的眼珠与惨白色的肌肤搭配,很有种中世纪欧洲吸血鬼的味道,他的笑容总带着淡淡的嘲弄气息,这样的气质越发放大了他的妖娆之态。

    方坤见到韩情现出这样的表情,被脂肪侵袭的窄小眼睛惊讶地瞬间放大,可能他也觉得,此时的韩法医怎么看怎么像个女人吧!

    方坤的眼睛虽小,露出的半个瞳仁倒是敛动着淡淡的琥珀色光芒很有梦幻色色彩,如果光看眼珠而言,他绝对应该是个大帅哥!

    他习惯性地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随即向韩情招了招手:“我对古董没啥兴趣,我要去那边执勤了。韩法医要是喜欢这玩意,就留在这里看吧,能看的清楚点。”

    韩情并未回答方坤的话,只是目送着那宽大的身体摇晃着离去。直到对方转弯看不到踪影,他才尽量将身体隐在阴影只是偷眼观察着四周涌动的人群。

    每当有墨色长发的人影走过,他都死死打量着对方,但是大部分身影都是婀娜窈窕的女人,偶尔有个长发男子经过,四射出来的气息也与那日说话人的阴森恐怖不符。

    观察中,韩情看见了白夜一行三人,英俊不凡的两名男士加上何轻音的清丽秀美,三人只是静静坐在拍卖会场,却吸引了场中大部分人的目光。

    韩情的视线自然是集中于白夜之身,远远地望着那张雕塑的脸庞,他的心底弥漫起颓然挫败之感。

    就算他能找出深藏在黑暗中的杀手,这样是否真能让白夜高看自己哪?

    在白夜淡薄寒凉的表面下,他又是怎样看待自己的?

    好在患得患失的心情只是顷刻,当白夜的影像映入他的虹膜,很快就化为缠绕心间的柔光,似乎只是这样远距离地看着,心底弥漫的甜蜜感便足矣!

    是的,他又有什么好抱怨与渴求的哪?

    只要能这样安静地陪伴在白夜的身边,对他而言便是此生最大的幸福!

    他了解白夜其人,白夜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冷漠无情,真正的夜,其实只是个单纯的大男孩。他要作为骑士默默守护着夜……直到永远……

    再次确定了自己的“护花”心情,韩情方才的迷茫感彻底消失。他正寻思着是不是该过去告诉白夜实情,舞台上的音乐却适时地响了起来。

    主持人谭丽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她的容貌并不算美,但是单眼皮的双眸却有种邻家姐姐的亲切感。你看着看着,就会觉得此人长得很有味道,甚至眼神有点舍不得离开她的脸。

    谭丽春风满面地向观众打了招呼,随即便宣布拍卖会开始。形式上的台词客套了一番,她便请出了今日拍卖会上第一件藏品。

    这是一幅近代名家的水墨画,作画者已经去世,作者留存于世的字画便大幅升值。只是一张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烟雨图,但是起拍价也达到了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我是不懂这些啦!真的很奇怪为什么有人花那么多钱买这种旧货。”何轻音脸现迷茫地摇了摇头,按照她的想法,一百五十万啊,她吃一辈子泡面也用不了这么多钱!

    “旧货?”苏洛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古董的,他忍住笑意轻声道:“你这颗小脑袋真是可爱。”

    白夜表情严谨的思考了一会儿,竟然郑重其事地点头赞同:“音音这话说得没错,古代流传下来的东西确实都是旧货。人类的本性原是喜新厌旧的,怎知对于这些旧到不能再旧的物品却可以花费毕生积蓄买来供着。”

    何轻音笑得得意,忍不住用肩膀撞了撞白夜肩膀以示嘉许。

    苏洛见到她对白夜亲密的举动,脸上笑容越发温雅,但是口中的话语却尖锐起来,当然,这话是冲着白夜说的。

    “昵称轻音正好,如果叫成音音、音音这样,感觉在叫你家隔壁的那只小花猫。难道在你的心里,轻音等同于那只猫?”

    就算是大大咧咧的何轻音听到自己与猫同级别,脸上也是出现了几分尴尬。转头盯着白夜,她眨着眼睛问道:“你拿我当猫?”

    白夜疑惑地歪了歪头,美丽的眼眸透出纯真,他就那么直白地望着苏洛:“我家隔壁有只叫音音的小猫吗?我并不知道。”

    苏洛看着这样的白夜,调侃他与何轻音关系的话,连苏洛都不好意思再说了。

    此时舞台上主持人谭丽已经接通了场外观众的热线。拍卖节目中有个固定的热线环节,在现场嘉宾出价前,可以由场外热心观众拨打电话针对拍卖品进行相关提问并由场内专家进行解答。

    谭丽的主持风格走温柔倾听路线,电话中的观众与她交谈完毕开心地挂断了电话。

    谭丽深吸口气,终于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好了,现在请各位参与夺宝的买家开始出价!”

    在她背后的显示屏上数字滚动,最终定格的是……

    “11号持牌人,270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