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恶魔的低语?
      何轻音曾经真心将林轻心当作兄长看待,所以此时的她越发愤怒不已,闪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恨意,紧紧地盯着林轻心。

    “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破坏了这么多家庭的幸福,当你面对自己家人的时候难道不会觉得内疚么?”

    “家人?”林轻心唇畔略过一抹诧异,并非作假,而是真正的好奇:“家人到底什么?我从来没有过那种东西。”

    “怎么会没有?你总不可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何轻音讶异地眨了眨眼。

    林轻心微眯起眼,爽朗的笑脸略过一丝冷酷的表情,何轻音被对方这样的表情震惊了。

    “你总以为自己是悲情的女主角,可是你却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福。如果你从最初也陷入我的世界,那么你就会知道,你眼中看到的、心中想到的、身体感受到的,全部都是虚幻从不曾存在的罪恶!”

    他说完这句便迈步走入审讯室,只留下何轻音呆呆的立在那里……

    林轻心坐下的时候,面上的表情与平时已经没有什么不同。挂着爽朗笑容的小麦色肌肤上,一口漂亮的白牙因为微笑而耀眼。整洁而利落的短发与他阳光的气质相得益彰,尤其今日他的头发还使用了定性啫喱,微微上翘的发丝更是令他精神了不少。

    因为项浩然自杀身亡,林轻心的罪行已经不再依附连环杀人案而成为了单独的案子。由于林轻心刑侦队员的身份,他的案件便由检察院立案,审讯工作也交给了检察官苏洛进行。

    坐在审讯桌的另一侧,苏洛眉目染笑优雅如初。林轻心原本也是亲切温和的邻家哥哥型,但是与苏洛这样的男神相对而坐,气质上的差距便明显的显现出来了。

    两人就这样笑着对望,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画面上明明一派祥和,但是空气中却浮动起莫名的暗涌。

    林轻心终于忍不住了,他深吸口气柔和地笑道:“我作为一个执法者和良好市民,一直无法理解那些犯罪者为何会缺失同情心犯下杀人重罪。平时只是见到街边可怜的残疾人,我都会伤心地落泪。”

    苏洛轻轻一笑,雅致的风韵四散开来,审讯室内的紧张气氛被缓释了不少。

    “当然了,作为‘刑警林轻心’,你的行为简直是社会的楷模。但是我很想知道,作为‘犯罪分子第二夜’,当你亲手杀人的时候,你会作何感想?”

    “恐怕苏检是误会我了,亲手杀人?我并没做过这些恶事当然不知道犯人当时的想法了!不过我倒是听过看守所中某个杀人犯的自白,不知道苏检有没有兴趣?”

    监控录像中的林轻心表情十分诚恳,观看录像的何轻音忍不住怒斥了一声“不要脸”。

    白夜双手抱臂紧盯着视频,口中倒是安慰何轻音道:“放心,以苏洛异于常人的审问手法,计算是恶名昭彰的第二夜,他也一定能够逼问出重要的情报。”

    何轻音倏然一惊,她不由得想起苏洛在看守所内审讯杀手李青时的手法!

    这一次可是在有监控的情况下正式审问,苏洛总不会恐吓威逼吧?如果真是那样,恐怕苏洛就要触犯刑讯逼供之类的罪责!

    不过对于第二夜这样的凶残人物,到底什么才是黑白之分?以真正的法律公平来对待恐怖分子,真的好吗?

    就在何轻音陷入沉思的时候,监控室内的林轻心开始讲起了犯罪故事。

    “那名罪犯绑架了两名少女,少女们本是一对好朋友,其中一个样貌十分漂亮。罪犯想要侮辱那名漂亮女孩,为了让她不敢反抗,罪犯故意在漂亮女孩面前一刀割断了另一名少女的喉咙。”

    说到这里林轻心意味深长地紧盯着苏洛,仿佛他想从对方的眼底看到慌乱与恐惧。

    “在一人的眼前虐杀另一人,目的是为了在后续的强女干犯罪里起

    到恐吓作用。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少女亲眼目睹朋友被杀的惨状后,早已吓得心胆俱裂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我觉得这名罪犯极为聪明,如果我是他应该也会这么做,通过角色设定去感受罪犯的心情。我认为当时他的精神都放在了如何犯罪与清楚证据上,所以苏检问我杀人时的感想?我觉得真正的罪犯应该是没有任何感想。”

    监控室内,连白夜听到这样残忍的案情也显露出几分明显的嫌弃。何轻音更是忍不住拍了拍胸口抑制住想要呕吐的反胃感。

    现场的苏洛却露出相反的表情,他甚至笑得眯起了月牙眼,连端坐的身体也微微探近了几寸,看那姿势更像是要与挚友分享某种小秘密。

    “一刀封喉这样的办法虽然对大部分人都有效,但是万一遇到精神力强大的对手,光是死亡并不能让其完全屈服!想要震慑住漂亮女孩让其彻底就范,不应该是一刀割断动脉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苏洛美丽的眼眸已经弯成了缝隙,只有一对黑亮的瞳仁灼灼其华地闪耀着光芒。

    透过监控录像的屏幕,何轻音仿佛看到了苏洛的背后,朦朦胧胧再次出现恶魔的羽翼!

    只听苏洛继续说着:“世上最为折磨人心的,并非快刀斩乱麻的死亡,而是既有生的可能又有死的恐怖!想要真正威胁到意志力顽强的人类,刀刃切割颈部时不要一刀切断动脉,而是需要慢慢磨断喉咙骨骼、一点点失血致死!要让漂亮女孩对朋友死亡的过程感同身受,要让那令人颤栗的恐怖完全从死者的身上传导到女孩的身上!只有感受到同步的死亡体验,她才会陷入‘再死一遍’的恐惧真正的任人摆布。”

    苏洛的话音落下,审讯室与监控室都陷入压抑无声的恐惧深渊。

    负责审讯的另外那位检察官原本神情凝重地坐在苏洛身旁,待听完苏洛这话,那位检察官由于恐惧而忍不住颤抖起来。他自然地移动身子远离苏洛,扭头紧盯对方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什么妖魔鬼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