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审讯
      何轻音走出审讯室时是许久未有的开心,项浩然终于答应成为检方的证人了。

    她急忙将两人的对话一五一十地转告给苏洛,又打电话通知白夜,看能不能联络美国警方对项浩然的母亲进行安全方面的保护。

    苏洛对于莫浅希与林轻心之间的关系也是一头雾水。自从莫浅希被杀后,白夜已经通过公安联网核查了关于她的详细资料,并没有发现莫浅希任何与七夜组织或者林轻心有关的情报。莫浅希与林轻心两人的人生轨迹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按理说他们都不可能认识对方。

    想不出理由那只好当面审问。两名犯罪嫌疑的人侦讯定于第二日下午。

    虽然苏洛是检察官,但公安局负责正式审讯工作,他也不方便出面旁听。苏洛与何轻音只能在监控室看着整个讯问的过程。项浩然是第一被告,他步态有些沉重地走进审讯室,而林轻心此时还被关押在其他房间待审。

    白夜的目光寒凉如旧,从外表上看,他绝对是一个冷酷的审讯官。

    “时隔十年之久,共杀九人,对于这一桩跨度久远的连续杀人案,你认不认罪?”

    今日的项浩然看起来有些颓废,往昔那朴实却带着自信的笑意已经消失不在,他的脸上甚至出现了悲戚的色彩。

    “我都认。是我杀了那些女人。”

    缓慢地,详细地,项浩然从第一件案子开始讲起,他叙述了这十多年间他所犯下的丑陋罪行。直到最后一个字音落幕,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供述完相关案情,房间内陷入了不安地沉默,只有记录人员咔嚓咔嚓敲击键盘的声响。

    白夜只是冷冷地看着项浩然,虽然他没有问出口,但是这样无声的气氛显然是在等待,等待项浩然继续往下说出关于他所知道的林轻心的所有。

    可项浩然突然伸手揉了揉侧腹,口中发出强忍疼痛的声音:“嘶……我的肝脏附近有些痛!白队长,能不能麻烦你去羁押室帮我取下止痛药。”

    白夜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此时项浩然已经痛得额头冒出了冷汗,连那捂住肚子的手背也在不停颤抖。白夜从何轻音那里已经听说了,项浩然的母亲就是因为肝病所以在美国疗养,项浩然的肝脏也经常会疼痛。

    白夜虽然相信了百分之六七十,但是警觉的他自然不会轻易离开,他只是转头吩咐身边的方警官去拿药。

    项浩然看起来越发难受,他甚至痛得俯身弯下了腰。

    监控室内的苏洛见到这样的突发事件,疑惑地询问何轻音:“他真的有什么肝疼的毛病?”

    何轻音关心地紧盯着荧屏点了点头,忽地她惊呼一声“糟了”,随即转身就冲了出去。

    苏洛急忙回头,屏幕中原本因为疼痛直不起腰的项浩然,颈部却突然喷射出一股猩红的鲜血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项浩然又是被逼自杀?但是自杀的利器他又是怎么得到的?

    带着种种疑问,苏洛急忙也奔入了审讯室。

    一进门他就看见何轻音伸手按住项浩然的脖颈正在努力阻止鲜血喷涌而出。白夜则蹲在旁边拈起一枚锋利的刀片查看。另外那位方警官已经跑去叫人了。

    何轻音用力按压着项浩然的伤口,脸上却是止不住倾泻而下的热泪。

    “师傅……你不会有事的……你答应过我要赎罪,你不能就这么死了!”

    项浩然的眼神开始逐渐散乱,他努力地长大嘴巴想要发出声响,可是无论嘴唇怎么衾合,他再也不能亲口对心中的女儿说话。

    苏洛急忙伏低身体专注在项浩然的口型上,根据对方张合的形态,他猜测起来:“你是想说……不、要、相、信……不要相信谁?”

    由于项浩然精神开始处于迷离状态,后面

    的字已然模糊得辨识不清了。他无法再作出任何暗示,生命最后的几秒,除了抽搐与寒冷的感觉外,他用尽所剩无几的气力转动眼球望向何轻音。

    何轻音此时也在看他。

    这一刻,彼此目光的交汇,何轻音暂时遗忘了父亲被逼自杀的悲惨,眼前只是浮现出宛如慈父的项浩然曾经慈祥亲切的笑容。

    昨日的微笑,今日的不舍,心被这两样情感灼痛,她泪如雨下……

    项浩然就这么走了,留下一堆的谜团撒手人寰,但是项浩然的内心一定相信,自己那个正义凛然不畏强权的徒弟……兼女儿,必然会与她的朋友们找到隐藏在黑夜中的真相。

    何轻音哭倒在苏洛怀中,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真的很想告诉师傅,她已经真心原谅他了。可惜的是,她没有机会让他听见。最后师傅用自杀的方式等价的偿还了逼迫何正义自杀的罪孽。

    项浩然在审讯中自杀不久,白夜就接到了美国警方的电话,原来项浩然的老母亲被人挖掉一只眼睛后丢回医院的门口。

    苏洛等人这才恍然大悟,恐怕第二夜的人正是利用此事来恐吓项浩然。因为想要逼迫他自杀,所以并没有杀掉老母亲而是挖出一只眼,这样的行为更加能够起到恫吓的效果。

    整理了一番思路,苏洛与白夜集中精力追查此案。昨日何轻音与项浩然会见完毕后,到底有谁接触过项浩然?他自杀使用的刀片以及令项浩然确信老母亲被挖掉眼睛的证据又是怎么到了项浩然手中?

    大致安排好调查工作,苏洛和白夜都认为赶紧审讯林轻心是很有必要的。何轻音压抑住内心的悲伤,反而双眸透出了愤怒的火焰。她不想回家休息,她一定要留在这里看清楚所谓的第二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恶魔!

    何轻音站在审讯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她只想面对面询问林轻心一个问题。

    那人逐渐走进何轻音,随着走廊上明暗交叠的灯光,何轻音仿佛穿过时空回到看守所内第一次与对方相遇的时候。

    还是爽朗温和的笑容,还是威猛健硕的体魄,可是这样的阳光之下,却栖息着可怕的怪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