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香川飞鸟
      林轻心的代理律师看起来像个腼腆的高中生,方框眼镜几乎遮住他的半张脸。尤其是那永远大一号的西装挂在身上,令他原本就消瘦单薄的身体看起来更加矮小。

    苏洛见到此人先是一怔,随即他扬起优雅温柔的笑容客气地招呼道:“原来是学生会长。”

    何轻音觉得这位代理律师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轻,听到苏洛这么称呼,不禁好奇地问道:“是你们大学的学生会长?看上去真年轻啊。”

    “我是香川……香川……飞鸟……”学生会长的目光似乎不好意思放在异性身上,他害羞地红起脸蛋搔了搔头。

    “会长是日本人么?”何轻音看到对方这样的性格也能成为律师,不禁暗暗乍舌,这么腼腆的男孩在法庭上怎么与人论战?

    “我是混……那个混血……”香川飞鸟后面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哼唧了半天也说不出来。

    苏洛淡淡笑道:“这位是何律师,她与学生会长是同行。不过两人互相认识先不急,会长这次到公安局是为了林轻心的案子么?”

    香川飞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很感激苏洛替他解围:“是的,我想要见……见一见当事人。”

    何轻音流露出不解的神情,她是真的无法理解:“香川律师,你为什么要帮第二夜这样的人?他的手上染满了血!估且不算他麾下的犯罪分子滥杀无辜贩卖器官的恶事,就算是他亲自杀掉或者动手逼死的人也不在少数!我爸就是被他逼死的!”何轻音说着说着,想起父亲为了自己选择自杀,眼角忍不住再次潮湿起来。

    香川飞鸟脸上显出同情的神色来,但即便怜悯何轻音的遭遇,他依旧推了推眼镜说:“你也是律师,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平等的。即便对方真是罪大恶极的坏蛋,他们也有……也有自己的人权。何况我的当事人还没有被法官审判,他到底是不是第二……第二夜还未可知。项律师这么说恐怕并不……并不严谨……”

    香川飞鸟看起来文文弱弱还有些结巴,但是他反驳何轻音时,却言词谨慎条理分明,连向来不服软的何轻音听到这些话,也一时无法反驳。

    香川飞鸟说的对,法律就是法律,就算她亲耳听到林轻心承认了一切,但是无法提出证据的话,法官还是不会采信的。要想成功指证林轻心就是第二夜,最关键的证人果然还是项浩然。

    何轻音深吸口点头道:“香川律师的话确实有理,但我决不会放弃揭发林轻心的真实身份。我一定会说服另外的被告项浩然,只要他同意出来作证,那么林轻心入罪的可能性就大增!他终是要为犯下的孽障赎罪!”

    说完她便转身向白夜道:“我这就去准备资料,我要成为项浩然的代理律师,你帮我安排一下会见嫌疑人。”扔下这句她就跑了个没影。

    望着她消失的背影,苏洛耸肩轻笑道:“会长别见怪,何律师就是这样的爽快脾气。”

    香川飞鸟的脸颊更红了,仿佛对自己刚才的话有些羞涩:“我也只是实话实说……你们两个不会怪我吧?”

    白夜低头准备着卷宗材料没有应答,苏洛却笑得温雅无边:“你原先就是个正直无私的好会长,现在更是个正直无私的好律师。如果在案件中会长真的发现了林轻心违法犯罪的事实,我相信以会长的专业一定会作出正确的判断。”

    “不要叫我会长……感觉我已经七老八十了。”香川飞鸟擦了擦头上似乎因紧张冒出的热汗:“叫我飞鸟就行了。我资料已经交齐,先去会见林轻心了。”

    说完他做了个告别的手势向外走去,可来到门口却突然停住了脚。转头望向苏洛,虽然有宽大的镜片遮挡看不清眼,但他的声音却透出几分疑惑。

    “你刚才……不是在威胁我吧?”

     苏洛笑得风轻云淡:“怎么会?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刚正不阿的伟岸形象,等这件案子结束了我们好好聚一聚。”

    香川飞鸟放心的呼出口长气:“我真怕你误会我哪!其实我和林轻心是在日语……日语学习班偶然认识的,他今天打电话委托我成为代理律师,我自己也挺奇怪的。”说完这句他再次挥了挥手走出办公室。

    见香川飞鸟走了出去,白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怎么看?”

    苏洛微眯起眼眸想了想:“香川飞鸟之所以能够成为学生会长,主要就是因为他面对恃强凌弱的恶事敢于站出来。他说话虽然一紧张就结巴,但是没有人因为这样而瞧不起他。他在大学内几乎代表着公义。对他的人品我是想要相信的,不过世事无绝对,你还是找人查一查他的底细才好。希望他只是单纯的代理这件案子,而不是与犯罪集团有什么勾结。”

    “那好,我现在就去监控室盯着他会见林轻心,如果香川飞鸟真的不像表面这么简单,就算无法听见对话内容,从神情上应该也能看得出来。”

    说到这里,白夜顿了顿,显然他担心着什么事:“我想你也发现了,第二夜杀人灭口的方式倾向于威胁对方自杀。这样的方式留下的线索很少,增大了警方侦破案件的难度。所以一旦项浩然答应作为检方的证人,那么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就成为了目前的头等大事。”

    “并不是答应之后才危险,”苏洛神情凝重地摇了摇头:“就算项浩然死咬住不松口,但是林轻心未必会相信他对自己的忠诚。毕竟他们只是合作关系,以第二夜的谨慎小心,我想无论项浩然会不会供出他,他都会想办法除掉这个心病。”

    “那我现在就要部署起来,还不知道看守所内有没有第二夜组织的人。毕竟林轻心在看守所工作多年了,有人投靠并效命于他也不奇怪。就像那时的罗斌,刑满释放后突然加入了第二夜组织,想来也是服刑时接触了林轻心。”

    苏洛点头再次叮嘱:“等轻音说服项浩然之后我们立即组织审讯吧。我担心夜长梦多,越早拿到正式口供对我们越有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