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夜去哪儿了?
    ,精彩小说免费!

    项浩然似乎不敢胡乱说话,他很恭敬地望了林轻心一眼没有出声。

    林轻心大方地挥了挥手:“说吧说吧,没关系,反正一会儿他们都要死了,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

    项浩然轻叹一声幽幽道:“我故意将认罪书放在上衣口袋边缘,轻音洗衣服时虽然掉落出来但她并没打开。我见轻音去阳台晾衣服,所以偷偷展平纸张放在显眼的地方。”

    “师傅……”叫惯了这个称呼,何轻音一时很难改口:“难道……我爸的自杀与你有关……”虽然她已经知道项浩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是她依旧不想承认自己的父亲是被师傅害死的。

    项浩然深深地望着何轻音,其中充满歉意与羞愧。

    “是我威胁他‘如果不认罪自杀……第十个被杀的就是你的…….你的女儿何轻音’……”

    何轻音听到这话全身一震:“这么说……爸爸是为了保护我才死的……”

    苏洛轻轻将她揽入怀里,完全不顾顶住自己后脑的枪口力度加大了不少。他知道此时的何轻音正在遭受着痛苦的折磨,形同慈父的人害死了亲生父亲,这是怎样的精神打击啊!他很想代替怀中的人儿被这样的残忍撕碎,但是他没有办法!

    苏洛想转移何轻音的悲伤,于是故意将话题从何正义自杀这件事引到别处:“其实本来是有蛛丝马迹的,但都怪我没有深究。比如,刚才项律师没有偷偷潜入而是大方地敲门,林警官没有询问是谁就直接开门。还有林警官用枪指着项律师的头,可项律师一点看不出慌张。”

    林轻心露出爽朗笑容,高大的身体微微俯低,他直面苏洛的视线毫不退缩:“所以说鬼才也是人啊!我们相处久了,就算你略微感觉到异常,但你的心里也不愿相信我会是敌人。”

    苏洛缓缓点头:“可能我真心拿你当朋友吧。说来也是奇怪,项律师犯下这件案子已经长达十年之久,那时候林警官也不过二十岁上下,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还是说,其实你们并非从最初便是一伙儿?”

    “你这么聪明,倒是猜上一猜?”林轻心伸手阻止了想要开口说话的项浩然。

    苏洛微微凝眉想了想,优雅的容色略过一抹幽暗:“项律师十年前之所以杀人,恐怕主要为了后面凌辱尸体的行为。也许项律师在这方面……有着特殊癖好。他是为了实现**而杀人。”

    项浩然听到苏洛猜测正确,默默地低下了脑袋。林轻心倒是忍不住再次鼓掌:“不错不错,还有哪?”

    “但是这样的行为突然中断了十年。**这种东西很难消除,可见中断的十年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他的心态变化,又或者……发生了某种不需要他动手杀人就可以实现**的情况……”

    苏洛说到这里顿了顿,怀中的何轻音却倏然抬头,她颤抖着嗓音轻声道:“不会吧……难道……难道是……”

    苏洛悲伤地点了点头:“没错,想必这个时候第二夜组织已经与项律师成为了同伙儿。第二夜是专门进行贩卖人体器官的部门,他们有的是女性尸体,所以项律师已经不必再冒险亲自动手杀人了。”

    韩情听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真恶心!我成天面对尸体也没你这么恶心!”说着,他那细如柳叶的眼睛轻鄙地瞪了瞪项浩然。

    项浩然被韩情的眼神激怒,枪口忽然指向了韩情的太阳穴。

    “别这么动气!韩法医说得倒也是实话。”林轻心轻笑着挥了挥手:“老实说,刚开始下属向我报告这事,我也觉得挺恶心哪!”

    项浩然不敢对林轻心不敬,他只能谦卑地颔首,但是瞳孔却射出愤怒的火焰。

    林轻心似乎知道他心中气恼,于是走过来拍了拍项浩然肩膀:“要不是被苏洛他们发现了贩卖人体器官失去了新鲜的尸体,你也不至于再次亲自杀人。总之,今天是你报仇的好机会。处理掉他们!如果你喜欢的话,轻音的尸体留给你享用。”

    林轻心明明说着残忍无比的话,但是他依旧用那温和亲切的嗓音唤出“轻音”的昵称。这样的一幕,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冷颤!

    何轻音转头望向林轻心,目光中的悲伤被愤怒代替,没有一丝恐惧,只是闪耀着倔强与不屈不挠的光芒。

    “林轻心,你与我们相处的时日也不少了,枉我一直将你当好朋友看待。”

    林轻心毫不避忌地与何轻音对视,目光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愧。他缓缓走到何轻音面前,视线只是聚焦在对方那对明亮的眼睛上。

    “朋友只是自我满足的虚幻,屁也不值一个!不过话说回来,啧啧,你的眼睛真漂亮,那位贵人应该会对这双眼睛感兴趣。待会还是挖出来让我当礼物送人吧!”

    突然听到林轻心的话,苏洛的脑中轰然声响,他想到了当年大学里发生的悬案,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喜欢收集眼球的贵人到底是谁?肖楠……肖楠的死你知道什么?”

    何轻音也想起齐景瑞也提到过“眼睛”“贵人”一事,再看苏洛如此激动的情绪,她也联想到校花肖楠被人挖掉眼珠杀死的案件,于是忍不住开口:“难道肖楠的死与七夜集团有关?”

    林轻心疑惑地看了看他们,瞧那样子又并非作假:“肖楠是谁?”随即他恍然地叫道:“啊,我想起来了,好像听韩法医说过。是你和白夜的大学同学么?”

    林轻心本是带着嘲讽的语气说完这句,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他并不知道,可仿佛他遗漏了一项很重要的事情。

    正紧蹙眉头想要细细思考,苏洛却突然身体一闪向他扑击过去!

    就在倒向地面的刹那,林轻心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所遗漏的问题。与苏洛等人说了这么久,他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

    白夜……到底去哪儿了?

    “项浩然!你怎么不开……枪……”林轻心躺倒的间隙大吼着,可他却瞥到原地不动的项浩然身后,是白夜淡薄寡情的面容以及……黝黑冷酷的枪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