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畏罪自杀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何轻音声色俱厉的质问,苏洛阴沉着面孔淡淡道:“看来在你的心里,我永远无法与你的师傅相比。”

    项浩然并未跟着何轻音过来,但他就站在远处默默观望事态发展。听到苏洛带着醋意的一句,项浩然的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轻音不愧是他一手养育的好孩子,在这孩子的心里,他项浩然绝对是比亲生父亲何正义还要重要的角色。所以一个小小的苏洛又怎么可以与他比拟哪?

    何轻音一脸悲情与愤怒,她摇晃着头颈仿佛不想承认此刻的心碎。

    “师傅为了正义的理想而揭发了爸爸,你又为了同样的理想诬陷了师傅。你们两个……都是混蛋……”

    “诬陷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苏洛这话还未讲完,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震惊了偷听墙角的项浩然。

    何轻音愤怒之下,扬起手掌就是一个响亮无比的大嘴巴!

    也许是何轻音过于心伤,也许是苏洛完全没有想到,总之,他被这巴掌打得一个趔趄,站稳之后,那雅逸无双的容颜终是挂上了愠怒。

    “不仅是眼前的证据,你别忘了那枚发夹!”

    项浩然听到“发夹”一词明显怔了怔,他蹙紧眉头仔细想想,只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使心理产生了阴影,但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何轻音打了巴掌后原本露出几分懊悔的颜色,但是听到苏洛又提及怀疑师傅的证据,愤怒再次回归到脸上。

    她刚想开口,却见白夜矫健的身影风一样冲进了法庭。何轻音从未见过冷漠自傲的白夜露出如此焦急的神情。

    “不好了!音音……”白夜急促地轻呼了一声,但是喊完何轻音的名字,他突然停住脚步住口不语。

    “发生什么事了?”何轻音与苏洛同时被白夜的不同寻常惊到。

    白夜神情悲哀地看了一眼何轻音,随即轻叹口气轻声道:“你的爸爸……自杀了……”

    话音落下后停顿了三秒,随即是何轻音一声痛苦的呻吟以及飞闪而过奔出的身姿。

    苏洛急忙跟在后面,奔跑间他目光化作一把尖刀,直刺向站在阴暗角落的项浩然。

    本应是憨厚温和的正义律师,但此刻这位律师却微眯着眼睛阴险地咧开嘴角笑着。阴影将他晕染得忽明忽暗,骤然一见下,简直就是栖息在黑夜中的恶魔。

    两人眼神的交汇只在一瞬,苏洛已经追着何轻音奔了出去。项浩然也收回那显示出真性情的神态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

    何轻音等人跑到被告人休息室的时候,何正义正平躺在冰凉的地面上。

    他的神情平和仿佛入睡一般,连眉间的褶皱与眼角的细纹都因放松而展平了不少。就这么看着,似乎死亡对他而言更像是解脱。

    但作为女儿,何轻音的视线并未停留在父亲安详的容色上,而是死死凝锁着颈部那条血肉模糊的刀痕!

    “谁?是谁杀了爸爸?”激动之下她身体颤抖,迈向遗体的双腿简直举步维艰。

    苏洛心疼这样的何轻音,他急忙冲过去揽住对方的肩头,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何轻音的脸颊,他多想可以替代对方痛苦!

    这样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姐姐死去的时刻,恨意与怒火在胸膛内越烧越旺!

    看到了项浩然刚才的表情,他几乎可以确信对方一定是真凶。虽然现在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件,但是他绝不能错失抓住凶手的良机!

    苏洛弯下腰,温润的唇轻抵在何轻音头顶,看起来,他只是在安慰这位心碎的女儿。虽然他的双唇并未动作,但细如蚊蝇的声线却只有何轻音能听见。

    “还能继续么?”

    何轻音仿如不闻,她吼完那句便呆滞盯着前方,韩情正在对父亲的遗体初检。

    此时项浩然也赶到了,他看到何正义的尸体,脸上呈现痛心疾首的惋惜与哀伤:“唉,正义啊,你怎么这么傻哪?为什么要畏罪自杀?活下去才是真正的赎罪啊!”

    项浩然的话令何轻音打了一个冷战,她倏地转头,清朗的目光闪烁着仇恨的火焰。但这仇恨只是一瞬,下一秒她便恢复了悲伤与痛苦。

    “师傅!一定是有人杀了我爸爸!”何轻音一把推开揽住她的苏洛,直接扑入了项浩然的怀中。

    苏洛脸上显出怒意,周身弥漫出的温雅气息瞬间被寒风取代。

    项浩然的眸中划过一抹得意,他轻拍着何轻音的脊背安慰,可眼神却充满挑战地射向苏洛。

    此时韩情已经对尸体初检完毕,他轻吁口气站了起来,转头望向何轻音,眼光中是甚少出现的歉意。

    “对不起啊哥们,你爸爸……确实是自杀。”

    “自杀??不可能!我爸……”何轻音摇头想要否定“畏罪自杀”的猜测,可是她深知韩情验尸上的专业,这种幼稚的反驳终是没有出口。

    白夜有些疑惑地看着何轻音与苏洛,他总觉得今日这两人的表现有点奇怪。但他没有多话询问,而是独自走到尸体身侧俯身蹲了下来。

    地面上掉落的,是何正义自杀时所用的匕首,从它有些残旧的刀柄上看,这把刀一定年头不短。

    白夜戴起手套拈起匕首仔细端详,在新鲜血液之下,似乎还有某些沉暗的殷红色泽。难道这把匕首并不是第一次染血?

    “我怀疑,这把刀是十年前那六宗杀人案所使用的凶器。”

    “真凶使用的凶器为何会在爸爸手里?”何轻音被白夜的推断震惊,甚至不顾匕首乃是案件的重要证物,一把便从白夜手中夺过了过来。

    苏洛蹙眉看了看染血的匕首,伸手支起下巴思考起来:“何正义一直被关押在监狱,按理说就算他是凶手也不能保存凶器十年之久。何况在今天押出监狱以及法院庭审前,狱警都会进行搜身不可能发现不了这把匕首。唯一的解释……”说到这里,苏洛与白夜对望了一眼。

    “唯一的解释就是在休庭这段期间,有人偷偷将这把杀了六人的匕首拿给了何正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