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冷思悠的决定
    ,精彩小说免费!

    何正义再审的案件已经成为了全国话题的焦点。而苏洛作为新近炙手可热的人物,粉丝人数更是扩大到十几万。原来那些不管他是不是真凶的少女们已经够狂热了,待到爆出他悲惨的身世以及不畏艰险用自身引诱真凶的手段,上到七老八十大爷大妈,下到幼稚园的小朋友,都被这位相貌英俊气质温柔性格腹黑的帅哥迷得七荤八素了。

    自从那日在苏洛家楼下发了通脾气,何轻音这七天一直没与对方见面而是住在师傅家里。似乎她并非没有后悔自己的莽撞,只是还没有找出事件的真相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苏洛。

    最近米乐没再来家里做客,苏洛打过几次电话她也没接,虽然何轻音没有明言,但是她情绪低落的模样任谁都看得出,她一定是与苏洛和米乐都吵架了,连项浩然都叹息着劝慰何轻音消气。

    项浩然不停的变幻菜式想要哄徒弟高兴,但是无论何种美食,何轻音都是浅尝辄止一副食欲不振的样子。看着一周内消瘦了几斤的何轻音,项浩然不禁担心起徒弟的身体状况。

    终于到了再审的日子。

    中级法院的门口算得上人山人海,新闻媒体自然不会放过如此震撼的新闻,就连苏洛那些粉丝团也举着飞扬的旗帜热血膨胀地站在那里。当然了,自从窃听风波后美型的白夜也是有些死忠粉的,今日她们从网络上得知白夜会作为证人参加庭审,急忙也拉着横幅赶了过来。

    冷思悠荧绿色的玛莎拉蒂开入法院大门时,差点被人潮堵住无法入内。他神情冷酷地摘下墨镜扫了一眼“白夜我们永远支持你”的横幅,眼中闪过一抹浓密幽暗的恨意。

    他恼怒地掏出电话,嘟嘟两声忙音后,是一个低沉好听的嗓音:“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打给我。”对方说话的声音柔和,但是内容却毫不客气。

    “为什么还没有处理白夜?你答应过我的。”冷思悠紧紧咬了咬牙,阳光的古铜色肌肤因气恼而涌上几分潮红。

    “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用命令的口吻和我讲话?”就算是这样充满戾气的言词,对方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和善。

    向来傲慢自负的冷思悠听到这话,终于露出几分胆怯的神情。他吞了一口唾液,态度不禁缓和下来。

    “我就是觉得被专案组那帮人牵着鼻子走很不爽,今天是再审的日子,刚巧由我负责审理,你想……你想要怎样的结果?”

    “这件案子不用你操心了,一切……将在审判庭上结束。”对方缓慢地说完这句便挂断了电话。

    冷思悠伸手抹了把汗,他可是个有钱有权的公子哥,要不是为了假手他人除掉白夜这个眼中钉,他怎么会甘愿受这份气?不过转念想了想,能与这位将司法制度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第二夜合作,不也正是他自身价值的体现么?

    其实最初找冷思悠帮忙的人,是齐景瑞。

    那时齐景瑞陷害白夜并将自己的罪责推到对方身上,他知道冷思悠与白夜的真正关系,于是拉拢冷思悠想将白夜判为死刑立即执行。谁知后来一连串事件导致检察院不予起诉的决定,随后专案组发现齐景瑞的恶行甚至被林轻心当场击毙。

    冷思悠本以为他就这样从案件中脱身,没想到在某一天,他接到了一个神秘人的来电。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斯文柔和,却称自己为七夜组织的第二夜。最初冷思悠根本不信,但是那人却播放了他与齐景瑞合谋入罪白夜的录音。

    冷思悠知道齐景瑞是收了来自第二夜的贿款所以才替七夜组织隐瞒贩卖人口的罪行,现在再听到音频的证据在对方手里,他终于相信了第二夜的身份。

    第二夜答应他会除掉眼中钉白夜,交换的条件是让冷思悠从法院内部调阅几份档案。冷思悠按要求将档案的电子备份发给对方了,可白夜到现在依旧毫发无伤。

    所以今日看到白夜的粉丝们守在法院门口高呼的样子,他的心情极度不爽,这才会忘记了第二夜的可怕身份而打电话发发牢骚。

    再审案件的主审法官就是冷思悠,而检察院派来的公诉人则是恢复了原职的苏洛。两人再次在法庭内见面,除了虚情假意的微笑外,几乎没有说什么话。

    苏洛对任何人表面上都温柔优雅,所以他与冷思悠一直处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平时私下偶尔也会有点联系,但却并非是像白夜一样可以信赖的真正好友。

    如今经历了开机仪式上米乐的移情别恋,冷思悠自然也对苏洛起了怨怼之心。倒不是他有多喜欢米乐,这种怨恨更像是当众伤害了尊严。

    心中有了芥蒂,苏洛与冷思悠连面子上的虚假也不想伪装了。

    被告人的代理律师当然是项浩然。他的头发打理的十分整洁干净,除了眼角几抹皱痕,从那挺直的身板上一点看不出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了。

    他的脸上挂着憨厚而温和的笑容,声音带着这个年龄段男性特有的沉稳:“上次在公安局偶遇苏检,我还记得苏检提过想在庭审时与我论战一番,没想到,这样的日子这么快就到了。”项浩然看似亲切慈祥,但是这话背后的深意却像是在挑战。

    何轻音作为助理律师就坐在项浩然身边,她的目光并未望向苏洛,仿佛两人之间的争吵已经彻底变成了冷战。

    苏洛仪态优雅地颔首点头,随即微微眯起眼眸浅笑道:“能有机会向项律师讨教是我的荣幸。不过今日案件的结局似乎没有什么悬念,因为真凶在电视上进行的杀人宣言成真,那么几乎可以确定,何正义真的是遭人冤枉白坐了这么多年冤狱。”

    项浩然只是耸肩笑笑,神态颇为随意:“看来这次案件能够再审,主要原因并非我向法院提交的再审申请,而是公诉方自己发现了冤假错案所以主动启动了审判监督程序。”

    “项律师是在替检察院担心错案率的问题吗?放心,作为人民的检察官,我们不会考虑这些世俗的业绩考核,只要是以身试法的犯罪分子,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最终都会难逃法律制裁。”苏洛的笑眼弯月似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