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争吵
    ,精彩小说免费!

    想是一楼的人家听见两人呼声跑过来查看,一家四口从围墙探出头却看到了苏洛在上何轻音在下衣衫不整的一幕!

    母亲急忙遮住儿女的眼:“别看别看,看了小心辣眼睛!”

    父亲推了推眼镜倒是瞪大了双眸:“这样的**……竟然在小区花丛里?果然是我老了么?”

    七岁的女孩扬起稚气的脸蛋问:“爸爸,地上的哥哥姐姐身上也没着火啊?”

    十岁的男孩两手掐腰一脸嫌弃的教育妹妹:“笨蛋,你没看到大哥哥身上沾了不少的草棍么?在古代青草也叫作柴,电视剧里就是这么演的!”

    何轻音听到一家四口的对话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更何况,到底哪个电视剧这么误人子弟胡编乱造啊?

    那位母亲却不理会孩子们的问题,急忙扯着老公孩子死劲拽回了屋。

    “你怎么不解释两句?”何轻音见苏洛用两臂支撑着身体并不说话,焦急地噘起了小嘴,她可不想人家误会两人行为不检。

    苏洛却突然轻笑起来,他翻过身体躺倒在地,手臂搭在额上看起来十分开心。

    “你不觉得……这家人很有意思么?让他们这样误会……也很有意思……”

    “奇怪的家伙!”何轻音疑惑地瞥了身侧的苏洛一眼,却见他轻软的眸光凝望着悬挂在天的星辰,这样的幸福眼色,是很少在他脸上见到的。

    何轻音觉得光这样看着苏洛,心脏就已经砰砰急跃不能自抑了,她责怪苏洛导致了这样的变化,忍不住气呼呼道:“你真讨厌!干嘛突然从五层楼爬下来?又不是蜘蛛侠!”

    听到何轻音的娇嗔,苏洛侧过身体单手支头,另外那只手掌却轻轻抚摸起何轻音披散在草地上的发丝来:“本来我在阳台上看到楼下一家和睦美满正羡慕着,突然见到情人同志出现,自然会急切地想要下来与你生猴子了。”

    “咳咳咳咳,”显然何轻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她脸色红得发紫,尴尬下她推开苏洛的手翻身坐起:“谁给你生……生猴子啊……”

    “也对,明年是狗年,要不生一群乖乖狗也是好的。”苏洛神情单纯而无辜,他的瞳仁闪烁着真诚的星芒,完全看不出他是在插科打诨。

    何轻音忽地觉得心头漾动起幸福温暖,刚才还腼腆害羞的神情被这融融暖意化于无形。指尖不经意地触及到口袋,骤然之间,纸张的锋利却让她从甜美的梦中惊喜。

    她碰到了父亲何正义的认罪书。

    苏洛见到何轻音脸色突变,微微露出惊讶的神情也坐了起来:“怎么了?难道你今天去找项浩然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我去找他?”何轻音瞪大了眼睛。

    “静下来细想,我自然知道以你藏不住话的脾气一定会去找他当面说个清楚。难道他生你的气了?”

    “没有……其实是……”何轻音欲言又止,她双臂抱住膝盖,干脆将面颊深深埋到膝间。

    其实苏洛今天与白夜一同查看监控也有所发现,虽然没有项浩然是凶手的直接证据,但是在莫浅希被杀的时间段,项浩然一直身处24小时营业的书店。一般到这种书店看书打游戏过夜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青年,以项浩然四十出头的年岁来说,还真是有些奇怪。

    苏洛还没说出这件事,却听到何轻音细小的声线传了过来:“问你个事……我爸之前写过一份认罪书,是在你手里么?”

    苏洛一怔之下默默点头,虽然何轻音低着头看不清苏洛的表情,但是她也猜出了对方的答案。

    “其实……我爸又写了一张。”说完她羞愧地从口袋里掏出认罪书,递给苏洛的时候她的眼神游离散乱,视线明显不敢与对方交汇。

    苏洛急忙接过展开,上面白字黑字写的清楚,除了十年前的六宗旧案,连最近的三起也是何正义的杰作。

    “昨晚他真的人在医院而非监狱?”虽然苏洛明知道自己提出的问题很傻,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提了出来。

    何轻音偷偷看了他一眼,撇嘴似要哭出声:“师傅说今早已经去医院当面向我爸证实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爸干嘛要承认没做过的罪行!”

    她本以为苏洛会柔声宽慰,哪知等待了一会儿,对方却只是凝视着纸张沉默不语。

    “你不会是…….相信了吧?我爸绝不会是杀害你姐姐和莫检察官的真凶!”何轻音忍不住焦灼起来。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苏洛突然抬头,目光炯炯而深邃:“如果这一连串的案件并非一人所为的话……”

    “你的意思是有人与我爸合谋??”何轻音的脸上显出愤怒的神色:“按照你的逻辑,该不会认为我爸与师傅其实是一伙儿的吧?”

    她说这话原本带着几分嘲讽,她想见到苏洛显出慌乱的神情向她解释,可结果却是失望。

    苏洛依旧是表情严肃地看着她,两人的目光这样对视了几秒,何轻音突然明白了。原来此时苏洛的心里,真的是这样怀疑的。

    一怒之下何轻音立即起身,其实她也知道苏洛并没有错,毕竟父亲自己都承认罪行了,他相信这种可能无可厚非。只是何轻音无法接受父亲是坏人,她更是隐约地想到,若父亲是真凶,那么她与苏洛的感情便只能在此打住了。

    苏洛绝对不会接受一个杀了姐姐的恶魔之女!

    苏洛轻叹一声抓住了何轻音的手腕,可是何轻音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不,不是不给,是不敢,她害怕对方因此提出分手。于是借题发挥,何轻音使劲甩脱了苏洛转身就跑没了踪影。

    苏洛有些怔然地望着她的背影,毕竟他没有女人细腻,所以连这位鬼才也没想到何轻音会从案件联想到两人的感情问题。最初他的沉默,只是苦恼着如何能将自己的猜测告知对方。

    可心思缜密的何轻音已然自己察觉了答案,甚至不给他分说的机会就这么跑掉了。

    苏洛独自在草地上站了一会儿,随即他拿出手机打给了白夜。

    “何正义对本次连环杀人案的九宗案件全部认罪了,看来我们要查清楚他到底在案件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至于项浩然,我几乎可以断定,他一定脱不了干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