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审
    ,精彩小说免费!

    何轻音真想撕烂手中的认罪书,她根本无法相信纸上书写的案件事实。

    “这封信一定不是爸爸写的,是有人模仿他的字迹……”她尖锐的指甲深深陷入项浩然的手臂。

    项浩然被她掐得生疼,可是面上依旧是慈爱宽厚却带着遗憾的落寞:“我当时也有质疑过,但是你爸爸亲口向我承认了一切。其实前段时间他就写过一张认罪书给我,只是我当时将那张交给了苏检。新近发生的案子,最初我也以为是模仿犯做的,毕竟韩法医的鉴定结论称不是同一人所为。但是清早听说了昨夜发生的惨案,你爸爸又指名要见我,我就立刻前往了监狱,他却……却再次写了认罪书,甚至告诉我最近这三宗也是他做的……”

    “无法相信!我要亲自去问他!”何轻音捏着纸张转身就往门外跑,却被项浩然用力抱住拦了下来。

    “轻音,你先别冲动!因为苏检与凶手在电视节目自认一事,现在中院已经启动再审程序重审此案!由于案件重大影响恶劣,刚才我已经收到了七日后开庭审理通知书。”

    “真的?爸爸的案子要再审了?”何轻音终于露出一分喜色,案件再审这事她已经和师傅一同申请了多次,可是每次都被中院驳回,没想到苏洛这次逼迫真凶现身的计划取得了如此意外的收获。

    她渐渐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了前因后果,她还是无法相信父亲的认罪。她觉得,父亲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就好像苏洛当时的自认一样,难道也是为了令真凶露出马脚?

    “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想亲耳从父亲那里听到。”何轻音轻轻推开师傅的手腕,用力吸了吸鼻子。

    项浩然从她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倔强,他知道再劝也是无用,便长叹一声让到了一旁。

    何轻音匆匆赶到监狱,但结果依旧让她失望,父亲至今还是不愿见她。大抵上,父亲是觉得无法面对她吧!毕竟当着女儿面前承认自己是女干尸杀人的凶手,无论这事是真是假,世上恐怕也没几个能像苏洛那样处之泰然的。

    在监狱外徘徊了许久她才离去,口袋内的认罪书被她掌心冒出的热汗捂得潮湿不少。想要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可是一颗心却总是静不下来。她拿起手机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没有拨打苏洛的电话而是直接前往了对方的住处。

    虽然何轻音没有去过苏洛的家,但地址她是知道的。此时这样心慌意乱的时刻,与其倾听电话里恋人的声音,她更想扑进对方温暖的怀抱!

    苏洛的家位于一座十分幽静的小区,里边都是五层高的叠墅。

    何轻音走到小区内最为偏僻安静的那栋才找到苏洛的门牌号,他是住在三层至五层的。

    苏洛还未回家,何轻音只好坐在对面树木下的石头上。

    太阳已经西沉,这真是漫长而又难熬的一天。

    楼下的那户人家已经亮起灯火,敞开的窗户内隐隐飘出了饭菜的香气。外围的院子是铁制栅栏围起来的,透过大门可以见到欢快跑动的两个孩子。里边的母亲边摆放碗碟边训斥孩子不要乱跑,父亲则端了一盘狗粮走到花园放在了欢快摇着尾巴的金毛面前。

    夕阳的美好、美食的飘香、孩子的欢笑、父母的宠爱,一切的一切,使得刚才极度失落的何轻音突然觉得幸福起来。这样的家庭,正是她所渴望的未来!

    从小便失去双亲爱护的她,最终的梦想就是再次感受亲情的温馨,而眼前的一幕,正是她梦中的理想。

    这么想着,她倏然惊醒,是不是苏洛之所以选择这间房子,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至少自己的身边还有亲生父亲在世,还有慈爱如父的师傅陪伴,但是苏洛哪?

    虽然他被人收养,但似乎苏洛与养父母的关系并不亲密。至少她从未听苏洛提起过父母的事,甚至没有见到他们通过一通电话!

    也许正是苏洛渴望着人世间的温情,这才选择了这样一个家。即使自己不能拥有,但偶尔从楼上眺望一下理想中的幸福也是好的么?

    何轻音的心中涌起满满的怜惜,她越发心疼起苏洛来。

    正在这时,楼上的电灯亮了。

    何轻音急忙从地上站起,她想要迈步赶往苏洛所在的地方,却看到对方那修长如竹的身姿已然立在五层露台的栏杆边上。

    黄昏的朦胧中,苏洛并未发现树下的少女,他的目光温柔地落在一楼的两个孩子身上。这对孩童此刻已经从屋内跑到了庭院在与狗狗追逐。

    何轻音从未见过苏洛这样的目光,不同于往昔故意为之的柔色,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轻忽缥缈。仿佛那柔媚的感觉从人心底化开,一丝一丝、一点一点,渐渐四溢、渐渐绽放。只是这样看着苏洛,何轻音竟然心疼地流下泪来?!

    她觉得自己最近很奇怪,以前她最瞧不起动不动就哭泣撒娇的女生,可自己却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这么感性软弱了。

    就在她偷偷抹泪的时候,苏洛的视线与她偶然交汇了。对方先是露出惊讶的容色,随即惊讶变成暖人心脾的笑颜。他就那样痴痴地看着她,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何轻音一人……

    也许是何轻音想起那日苏洛展臂与她相拥的场景,也许是受到此时柔美黄昏的暧昧影响,不知怎地,她也张开了双手作出渴望将对方相拥入怀的动作。

    她一时忘记了,这可是五楼。

    令人无法想象的是,苏洛扯了扯精致的唇畔微微浅笑,随即他竟然走到露台侧面抓住栏杆便一跃而起!

    直到这一刻何轻音才惊觉两人之间的高度差,她急忙跑到苏洛跃下的方位,却见对方已经手脚敏捷地顺着管道溜了下来。

    何轻音担心他掉落跌伤,所以只是仰头焦急地看着而忘记了躲开。苏洛最后从二层下跃时身处空中才发现了被树木遮住一半的何轻音,闪避不及下只听两人同时惊呼,随即苏洛抱着何轻音滚倒在青草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