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懊悔与自责
    ,精彩小说免费!

    再次听闻七夜组织里的天才黑客第三夜参与到本次案件之中,苏洛不禁眉头深锁。何轻音知道,能让苏洛露出这样的表情,那个第三夜绝对不简单。

    国际犯罪集团七夜组织向来强大而神秘,上一次少女祈祷案件里涉及到第二夜贩卖人体器官,专案组也只揪出了齐景瑞这个收取贿款帮忙处理后续问题的杂鱼,连真正的第二夜衣角都没摸到。现在相隔十年之久的连环杀人案竟也有七夜的成员参与,可见这宗案件一定也是错综复杂。

    “第三夜不是号称世界级天才黑客之首么?听说他制作的病毒无孔不入,连那些恐怖组织都很难请到他帮忙。怎么这次他会与真凶一伙儿?会不会弄错了?”何轻音凑近电话向白夜问。

    “希望只是真凶从某种渠道得到了第三夜的病毒而非有他的直接帮助,否则......我们平时电话短信的联络,甚至连走在大街上也不安全。只要有网络连接的地方,就有第三夜的眼。”白夜的话绝非危言耸听。

    苏洛伸手揉了揉眉心,他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莫浅希,不知不觉间,这让他想起了大学时自己的失约导致校花肖楠被杀。眼底闪过内疚自责的感情,但他努力不让别人发现。

    “现在胡乱揣测也是无用,既然发生了杀人案,以凶手张扬不服输的个性一定会再次录下杀人视频并且黑入电视台播放。所以我们要赶在他的前面进行信号拦截,只要不是第三夜本人现场操作,我相信技侦科的专业人员绝对能追踪到攻击的ip。”

    白夜也同意苏洛的意见,他连忙挂断电话开始部署。苏洛则与何轻音、韩情三人赶往莫浅希被杀的案发现场,由林轻心等待方警官到来一起护送被害人遗属回家。

    何轻音知道苏洛看似如常,但莫浅希的死一定让他心情沮丧,路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陪在苏洛的身边。

    韩情的脾性向来古怪,原本何轻音还担心他说话刻薄令苏洛不快,今日倒是让她意外,韩情只是沉默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倒影不语。

    三人来到了莫浅希的住处,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区,一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房间。莫浅希所居住的地方,仿佛就是她故意想要淡化自身的存在感。

    看来她一心想要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身边的任何朋友都不知道她的身世,甚至连她的家都没有人来过。

    莫浅希神情平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她睁着眼,其中却没有临死前的仇恨与恐惧,看起来就像是已经不再留恋尘世而欣喜的迎接死亡。

    她同样是被一刀封喉,也同样是全身**。但是韩情进行了初检之后,却惊讶的发现,莫浅希死亡后并未被凌辱。

    “奇怪……从干净利落的刀工和咽喉间伤口的损伤程度上看,确实应该是同一个凶手所为,但是为什么凶手却没像以往那样对待尸体?”

    苏洛自进入案发现场目光就没有看过遗体一眼,何轻音知道,虽然工作上苏洛很少有机会见到**的异性尸体,但他也不是个会因为这样的场景而害羞的性格。此时苏洛故意逃避,应该是他的心中觉得愧对莫浅希。

    苏洛背对遗体似乎在勘察现场环境:“上一宗旧校舍发生的案件中,凶手之所以没有侮辱尸体,大概是因为那宗案件的主要目的是想要陷害我。当时他引我到了现场后来不及进行女干尸行为。再看这宗案件,应该也是有另外的目的或者迫于什么紧急事态而没有进行。”

    “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何轻音听到苏洛的话忍不住开口:“真凶最开始明明是想诬陷你为凶手,但你后来当众认罪后,他怎么又自己冒出来了?”

    “人类向来就是矛盾的结合体。”韩情初检完毕后摘掉了手套:“凶手开始的时候确实想陷害苏检,这没错,但是苏检那样高调的承认了一部分罪行,却否认了另外一部分,并且以各种伤人自尊的词汇去刺激真凶。恐怕真凶是个自负自傲的家伙,他不甘心被苏洛指责为‘赝品’‘狂热分子’之类,所以这才改变了让苏检顶罪的想法。”

    何轻音不是没想过这样的原因,但是她无法理解什么人会为了这种变态的理由作出如此疯狂的行为。想着想着,她突然记起一事:“对了,你不是怀疑我师傅是真凶么?现在案件发生了,派去监视师傅的人怎么说?一定是你瞎疑心吧?”

    苏洛还未接口,门口便响起了白夜清凉而又凝重的声线:“接到案发的电话我第一时间就赶到项浩然那边了。负责监视的刑警汇报,这几日他似乎并无什么可疑举动。”

    何轻音转过头时白夜刚刚走入房间,他虽然俊美如旧却看起来憔悴了不少。何轻音认为一定是这几日奔波各处忙于案件所至,只有白夜自己清楚,失恋的情殇才是身心俱疲的主要原因。

    不管怎么说,听到项浩然没有什么嫌疑,何轻音双掌轻击高兴地跳起来。

    “太好了!这么说师傅终于清白了!”

    苏洛眉头微凝没有说话,看那样子他还是不能摆脱对项浩然的怀疑。

    白夜看出苏洛的心事,他扬了扬手中的光盘,神态间是同样的凝重:“我将监控数据拷贝来了,一起回林警官家里看看吧。”

    何轻音见那两人依旧心存疑惑,并不想在此与他们多作争执破坏气氛。她的心中已然打定主意,等会儿她一定要去向师傅说句对不起。

    自初中起便是师傅扶养她长大,她竟然对师傅的品格产生了怀疑?这一点,使她感到十分羞愧。

    苏洛本应想到何轻音的莽撞,但是此时的他被自责与懊悔纠缠。他想起自己遭真凶陷害后莫浅希是第一个对他说“相信他人品需要帮忙只管开口”的人,也是莫浅希证明了案发那日自己先在检察院出现过。甚至联络各位遗属布局引出真凶一事,也都是莫浅希暗中相助的功劳。可结果哪?是他的考虑不周害死了对方!

    如果他早些发现莫浅希的真实身份派人保护,那么对方就不会因为自己的疏忽和傲慢而枉死,就好像……当年的校花肖楠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