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何轻音伤人事件
    ,精彩小说免费!

    想到刚才一定是有人偷偷接近了何正义,苏洛与白夜一起转头望向项浩然。

    何轻音看到他们的眼色便猜到,这两人一定又是在怀疑师傅。

    “绝对不会是师傅,刚才宣布休庭之后……我们两个……我们两个与师傅都没离开啊!后来听到白夜的消息,师傅比我们到的还晚!”情绪激动下,她甚至握着匕首扬了扬。

    “小心一点啊轻音!”林轻心愁眉苦脸地叫了一声,随即耷拉着脑袋愧疚道:“对不起……本来是我负责看守你爸爸的,但他说口渴想要喝水,于是我就留下他一人在房内出去倒水了……一定是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潜入……”

    “这件事和你无关,项浩然想要何正义的命,你又怎么能够阻止得了。”苏洛口中是在安慰林轻心,但目光并没离开项浩然。

    见苏洛完全听不进自己的话,何轻音咬着唇瓣向前一步:“你总是认为自己的决定都是对的?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么?”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他!”苏洛走近何轻音,两人的距离只在咫尺:“你别忘记了,我在姐姐被杀的现场发现了与你一模一样的发夹,那枚发夹可是项浩然送的!”

    听到苏洛的提醒项浩然才记起,自己似乎确实买过一对发夹。当时为了接近苏洛的姐姐取得作案机会,他曾将其中一枚送予对方。另外那枚则是送给了何正义当时年幼的女儿。

    自信的表情僵住了几分,他的脸上终于呈现出紧张。但此时何轻音是背对项浩然站着的,所以她根本看不到项浩然的表情。

    几位法官听到报告称被告人畏罪自杀急忙赶了过来,进房的刹那正好听到苏洛的指责。

    冷思悠意味深长地打量了几眼项浩然,随即咳嗽一声清了清嗓:“看起来何正义真的是凶手所以才畏罪自杀……”

    “冷法官,公安都没有进行深入调查,你怎么可以毫无证据地胡乱抹黑我爸爸?”何轻音愤怒地瞪视着冷思悠,明亮的双眸喷出炽热的火焰。

    冷思悠向来养尊处优无人敢这么和他说话,听到何轻音毫不掩饰的斥责,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甚至遗忘了自己此刻的法官身份。

    “你爸爸就是个杀害九条人命的杀人魔!连他自己都招认了,你还想维护他到几时?啊对了,他不仅是杀人魔,还是个喜欢女干尸的变态佬!”

    虽然此刻并不在法庭上,但是作为法官当着刑警和律师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在场的几人都惊讶地长大了嘴。

    何轻音显然是被冷思悠的话重伤了心神,屈辱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激动下手中的匕首转了方向,毫不犹豫地朝着冷思悠扑了过去!

    冷思悠实在无法想象何轻音会突然动手,震惊之下连躲避也是忘记了。

    电光火石间,站在身侧的苏洛一把推开了冷思悠。随着他“啊”的一声惨叫,何轻音手中的匕首深深刺入苏洛的左胁。苏洛按住伤口的白皙指间不断地渗出鲜血,他不敢立刻拔出匕首,只是神情痛苦地后退了几步,幸好白夜及时上前扶住了。

    何轻音显然也被自己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她错愕地站立了几秒,随即慌乱下转身就跑。

    项浩然最初也惊得呆了,但是见到徒弟情绪激动地奔了出去,他急忙抬步追赶。路过满头冷汗面色苍白的苏洛身侧,项浩然传递过去的眼神带着明显的胜利宣言。

    那个眼神仿佛是在说,你不仅在法律上抓不到我,连轻音也最终离你而去回到我的身边!

    苏洛读懂了这话的刹那,项浩然已经追着何轻音跑没了踪影。

    一切发生的太快,刑警们反应过来时刚要追击,苏洛却跌坐在地面色忧郁地说:“不用……不用了……我不想追究她责任……”

    “怎么可能不追究??她可是想杀我啊!果然杀人魔的女儿也是杀人魔!”冷思悠恼怒地啐了一口,临出房门的时候,他还瞪着白夜吩咐道:“白队要赶紧抓住这个女人,重伤他人可是公诉罪不是自诉罪。”撂下这句,他才气鼓鼓走出了房间。

    ……

    何轻音奔出法院便立即上了一台出租车,通过后视镜的折射,她清楚的看到项浩然也上车跟在后面。

    她只觉得心儿砰砰急跳,到了自家楼下,她匆忙付了车钱跑上楼去,却在刚打开大门的时候被项浩然追上了。

    “轻音!你别怕,不过是伤人而已,有师傅在即使提起公诉你也不会有事的!”项浩然伸臂拦住将要关闭的大门,脸上是关切爱护的神色。至少他对于何轻音的父爱之情,并没有掺假。

    何轻音感受到师傅的维护周全,终于默默转身流下泪来。

    项浩然走入房间关上大门,他轻拍着何轻音的脊背,一脸的舐犊深情。

    “苏洛是左胁受伤,这里没有什么关键器脏并不会致命。”

    何轻音颤抖着双手拉住师傅衣袖,扬起的脸蛋是后悔与恐惧:“师傅,我不是故意的。是冷思悠他们不好,是他们逼死我爸的!要不是那些流言蜚语一直刺激着爸爸的神经,爸爸一定不会选择自杀!”

    项浩然眉眼间满溢着怜惜与父爱,他轻轻拉着何轻音的手,语音是轻缓地安抚:“你说你爸是被人逼死的那他就是被人逼死的。也许他真的不是凶手,但是他受不了人们的质疑与闲言碎语,所以才精神崩溃自认真凶甚至自杀。”

    何轻音随着这话茫然地点头,她的神态十分疲惫,显然父亲的死亡已经使她的精神几近崩溃。

    她喃喃自语地叨咕起来,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不仅爸爸死了,我还刺伤了苏洛,他一定不会原谅我了。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师傅一个亲人了……”

    项浩然的眼睛也升腾起雾气,他伸手抹了抹即将溢出的泪花,刚想再安慰几句,却听何轻音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是短信的声音。

    何轻音陷入混沌跟本没有理睬,项浩然却伸手拿起了徒弟的电话。

    短信是韩情发过来的,何轻音并未设置隐藏,所以即便不知道开机密码,屏幕上依旧显示出了具体内容。

    “快到秘密据点来,我们已经找到当年买给项浩然发夹的人,白夜已经在带他回来的路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