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遗属大联盟
    ,精彩小说免费!

    遗属慰问会上,记者孙谈采访中突然发狂差点刺瞎苏洛一事,几乎是举国皆知的娱乐新闻。

    这位文质彬彬的记者当时由于苏洛言语的刺激,虽然面露怒意,但也看起来并不像会做出暴力行为的人。

    直到苏洛凑近对方,在外界眼中是他故意气恼孙谈,没有人发现他将一枚展成尖针状的回形针迅速塞给对方。

    孙谈感觉到掌心中被强塞过来的异物,一怔之下刚想质问,苏洛却突然伏在他的耳畔轻声说:“杀了我!”

    明明苏洛的声音几不可闻,但是孙谈却从中感受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命令口吻!

    电光火石的刹那,孙谈鬼使神差地听命于苏洛,甚至忘记了刚才被对方话语引起的滔天怒火,他果断地拿起尖锐的回形针对着苏洛的右眼刺了过去。

    苏洛自然可以避开孙谈的袭击,但他故意让额头被对方划伤,见血的目的,是为了取信电视机前的凶手。

    何轻音看得出孙谈有种锄强扶弱的正义感,这使她相信对方只是因为路见不平而愤怒。在那天她并未继续深思,直到白夜提出这样的假设,她才惊觉到孙谈的真实身份。

    “你让孙谈伤你,是为了让真凶相信孙谈恨你入骨……你觉得……真凶会接近孙谈?”口中这么猜测着,何轻音对苏洛的谋略才智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

    苏洛微微点头,随即他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来:“这是从那天开始所有接近孙谈的嫌疑人名单。不仅是孙谈不认识的陌生人,连同他的熟人我也加在里边。也有可能真凶从最初便监视着遗属们,所以任何细节都不能遗漏。”

    见白夜拿过纸张端详,何轻音不禁由衷赞叹:“估计你告知孙谈真相时他也被你吓了一跳!”但她转念想到遗属慰问会上另外三位,脸色变得惋惜起来:“可惜那日一位母亲用粪便丢你……”

    “那也是我事先与他们说好的。”苏洛扬起淡淡的笑意,甚至见到何轻音这回没有猜中,眸光中闪现出熟悉的戏谑:“可以查到身份的遗属只有当日那三位,除了其中一人因为失去女儿得了精神疾病外,另外两位早已和我结成了联盟。”

    何轻音鼓起嘴巴有些不满:“你都告诉他们,却不告诉我。”

    “告诉他们也是冒着极大风险的,但是为了引出真凶,我必须这么做。我也猜到会有遗属不显示身份出现在慰问会上,所以见到过于激动的孙谈,我大致明白了他一定与某位被害人有着联系。”

    “他是哪位被害人的亲属?”

    “他并非是被害人直系亲属,所以案卷中并没有他的记录。后来我告诉他事件的前因后果,他才向我表明,案件中第四被害人是他的初恋女朋友。”

    “为了女朋友报仇!”何轻音惋惜地叹息了一声。

    “不光是他们,其实……电工周慧也是我安排的。所以对于他想要谋杀我的罪行,请你撤销立案调查。”苏洛说完这话,目光诚恳地盯着白夜。

    何轻音惊讶地瞪大眼睛,到底苏洛的心机可以谋算到哪一步?为何他能够步步为营每次都料敌在先?

    她搔了搔有些凌乱的马尾,充满好奇地问道:“原来你们都是串通好的!米乐故意刺激蒋文雅由你来观察她的反应,而周慧则是装成仇恨你的遗属引出真凶……”

    “其实最初这么布置是为了探出蒋文雅的目的,我当时怀疑她是真凶派来的杀手。”

    此时白夜已经详细看完了嫌疑人名单,抬起美丽却又寒凉的眼光,他先是看了一眼何轻音这才将视线放到苏洛身上。

    “这么说你成立了遗属大联盟,那么其余几位遗属你一定也让他们列出了嫌疑人清单。”

    “是的,除了第三位被害人的妹妹,其余的遗属基本都已经联络完毕,等一下莫浅希就会收集好名单,上面同时出现的交集人物应该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不过其他人也不能忽视排查。”

    何轻音觉得白夜刚才望向自己的眼色有些古怪,本想开口问问,此时听到苏洛提起莫浅希,心里的醋意使她忘记了向白夜提问。

    “莫浅希检察官……你将真相都告诉她了?”问这话的同时,她赌气地甩开了苏洛的手。

    白夜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一定不小,但他却神情不变地傲然转身,仿佛对那两人暧昧的气氛没有看见,踏着流星大步,他向出口走去。

    “我去找莫检察官核对名单。”留下这句,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宽敞的舞台乃至诺大的大厅,只剩下何轻音与苏洛两人。

    苏洛是何等聪明,他又怎会看不出何轻音一脸小情绪的真正原因?

    “我被真凶诬陷遭到现场逮捕后,曾经要求单独会见公安局长与林检察长。我将自己的身份以及计划告诉了两位领导,最终得到了他们的支持。莫浅希是林检察长派来支援我的,这些遗属信息也是通过她调查得到的。”

    苏洛这话似乎是在解释,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何轻音歪着脑袋仔细观察,也实在看不出苏洛的真心。不过儿女私情虽然没见到,但她却感受到苏洛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波涛潮涌。

    是啊,如果易地而处,自己亲眼目睹了亲人被杀的现场,她别说无法镇定下来,恐怕她早就哭晕在厕所了!

    何轻音的眼光柔和下来,她微微抿起小嘴,故意作出一副争风吃醋的样子。这种时候什么样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唯一她能为他做的,就是尽量转移他的思绪,即便能有一秒让他忘记那痛苦的视频……也是好的。

    “我暂且原谅你吧。但是有个问题拖了很久你还没答复。”何轻音提到这个话题脸蛋立刻通红起来,她尴尬地双臂环抱努力表现出趾高气扬的架势:“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我爸也是被真凶冤枉的,既然没有了这层阻碍……那天在我家门口白夜提出的问题,你一直没回答……”

    苏洛看着她娇羞妩媚却又故作傲气的表情,被痛苦纠缠的心微微舒缓了几分。嘴角牵动着勾了勾,这是他看到姐姐被杀视频后首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痕,连回答也恢复了腹黑帝式的调侃。

    “既然是白夜提出的问题,为什么要将答案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